<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妖神九戒 > 第六章 心丹
    妖神戒的事情只有老爷子和小狐狸知道,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看出来的,但他不想多问。

    老爷子告诉他,妖神戒事关重大,绝不能再告诉第三人。

    所以仲九风只能编。

    “配方?”仲朝东惊得站起,呼道:“是什么配方!”

    “这……”

    “磨叽什么,快说!”仲朝东急吼吼。

    林三妹撩起一把筷子甩过去:“别吓着我儿子。”拍拍儿子的手:“慢慢说。”

    仲九风笑道:“是肉身开发药剂。”

    这不是他瞎说,确实有这配方,是他小时候在地摊上淘来的。

    仲朝东身体一震。

    “**开发,难道是……上面有标识吗?”他紧问道。

    仲九风道:“没有,只有配方名字和所需的材料。”

    仲朝东眉头紧锁。

    顿了顿,问道:“还差哪些药材?”

    仲九风道:“只差一种,是西霓学院这次毕业大比第一名的奖励。”

    “恩?”

    西霓学院,是西霓王朝最大最博学的学院,为王朝培养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天才修士。

    很多大家族大军团都盯着西霓学院里面的学生。

    做为平西大将军、青虎军军团长的仲朝东自然也不在例外,他早一个月就关注这次比赛了。

    仲朝东问道:“衍魂草?”

    “是的父亲。”

    这次学院大比,第一名奖励有两件物品,衍魂草和孔雀灵魂。

    仲九风要的是后者。

    孔雀灵魂!

    炼制妖神一戒孔雀戒最后一种物品。

    孔雀戒一成,他就能借其力量立地成灵,直入灵道,而不再需要一步一步从先天慢慢修炼。

    仲朝东瞧了瞧大门口假寐的小狐狸,道:“参加比赛没有问题,不过你要当心归海家的女儿,这妖狐不是她的对手。”

    “知道。”

    仲九风随口回了句,心里暗道:“那可不一定!”

    归海璇比他大十岁,也是金丹后期,差不一步成灵。

    但她不像归海云逸那种用药物堆上来的软虾,归海璇的根基十分牢固,实力也非常强大。

    而且昨天,来自妖山深处人仙之地的人仙已经与她接触过了,保不得有什么大的底牌。

    但仲九风不怕,他也有底牌。

    如果对上,他的手段能让归海璇狠狠吃一惊。

    仲九风起身道:“爹娘,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哪去?”林三妹撇了撇嘴:“这里就是你的家。”

    “那必须的。”仲九风笑道。

    林三妹给儿子整理了下头发,责怪道:“这刚回来娘还没好好看看你呢。”

    父亲道:“老大不小了,有什么好看的,看来看去都一样,操心!”

    仲九风道:“娘,您老伴儿是在赶您儿子走呢。”

    “他敢!”林三妹转头拍了仲九风脑袋一下:“你也是,没大没小!”

    “嘿嘿。”

    仲九风拖着小狐狸的尾巴出门。

    林三妹在后面喊道:“早点回来,娘做你最爱吃清蒸雪鹰。”

    仲九风摆摆手。

    “您回去,晚上我准回来。”

    家族典藏室。

    书架角落,仲朝东翻开一本被灰尘覆盖的古籍。

    “肉身开发药剂,遥远时代的产物,又叫细胞活力增强液体注射剂。分为普通、精英、贵族、王族四个等级,分别供给四类人使用……”

    仲朝东震惊道:“细胞活力,此乃何物?!”

    ……

    四天后,西霓学院大比前一天。

    仲九风接到包财的传讯,包富已经把凶手引到了城外。

    “终于来了!”

    仲九风整理一下,离开了灵兽会所。

    此时正值午日,烈阳高照,是一天最热的时辰。

    仲九风易了容,不是熟悉的人很难认出他。

    从南城门出了百花城,仲九风松了口气,他是去杀人,又不是巡街,没有人知道最好。

    这时候,城门外走进一对女主仆,与他擦肩而过。

    等仲九风的背影在远山中消失,女主人皱眉道:“刚才那人,你认不认识?”

    女仆是个小姑娘,脑袋大条,问道:“小主,您说的是哪个人?”

    “没什么,我认错了。”女主淡淡道。

    女仆可怜道:“小主,咱们快点回去吧,这人皮带在脸上好吓人呀!”

    “人皮面具,不是真的。”

    “可小蓝儿还是很怕嘛。”

    “……”

    午日西落,昏日东升,距百花城三千里外的山林。

    “他娘的,呼,到了吗?”

    仲九风呼哧呼哧大喘气儿。

    脚边,小狐狸轻轻一跃,竟跳上一棵百米大树的树巅,抬着脑袋看了看便传音仲九风:“主人,就在前面,那小子快死了。”

    它说的是包富。

    金丹修士对金灵仙,丹道对灵道,若不是有仲九风给的几张遁地符,包富早去了。

    “你去帮他,让我,呼,歇会儿。”

    仲九风倒在地上。

    他天生残魂,无法修炼,体内没有灵力,也不能用符。靠嗑药嗑了三千里地,现在腿都在发抖。

    “您注意安全,桀桀……心丹是我的!”

    小狐狸怪笑着飞往远处战场。

    心丹,灵仙所修。

    不只是人族,所有种族的灵仙体内都有心丹,心丹是灵仙力量的源泉,失去心丹,重入轮回。

    生吃心丹,是妖族本色。

    战场。

    屠杀龙犬除妖队的凶手是一个青年,身穿白袍,体表金光璀璨,乃金灵仙的标志。

    “有那么点意思,可惜你终会是我枪下亡魂。”

    青年挥舞着一柄天火枪,枪间火焰大放,所过之处一切都被点燃。

    区区凡人,连追三千里也没有弄死,他有点生气了。

    包富满头大汗,面色苍白,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

    他站着青年三十米之外,背靠大树勉强站立,咬牙切齿的说道:“身为人仙,残杀族人,你有何面目存于世间!”

    青年脸色一青:“灵界六洲,凡人亿亿万,于妖魔眼中如猪狗,本仙杀一两个又何妨?”

    包富怒骂道:“畜生!你不配为人仙!”

    “那又怎样?”

    青年的眼睛微微泛红,身上冒出一股暴虐的杀意。

    “凡人,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本仙?死!”

    轰!

    手中长枪一指,熊熊火焰朝着包富喷发而去。

    灵仙真火!

    融金化钢!

    包富眯着眼睛看着真火朝自己焚烧而来,他不怕,除妖人早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

    “王爷,请为我等报仇!”

    包富狂吼,歇斯底里。

    “咯咯……”

    青年口中发出牙齿死咬的声音,表情异常的残酷暴虐。

    不像人,似妖兽一般。

    “不甘么?桀桀……没人能为你报……”

    啪!

    一只胖呼呼却又利齿锋利的爪子突然间拍在他的身上。

    青年暴飞数十米,口中,鲜血哇的一声喷出。

    “谁!”

    他手中天火枪还未抬起,三条数米长、毛茸茸的尾巴已经将他整个缠上,犹如巨蟒缠绕。

    咔咔咔咔……

    骨头,像是枯木一般碎裂。

    “啊!你找死!!”

    青年惨嚎一声,天火枪凭空斩下。

    三条尾巴立马退缩,小狐狸连滚带爬,逃离而去。

    “区区金丹狐妖也敢偷袭本仙,给我死来!”

    青年用尽全身力道扔出天火,杀意、恨意、暴虐的情绪,都在枪中。

    哧!

    天火枪瞬间飞跃数十米,刺穿小狐狸的肚子,将它牢牢钉在地上。

    “狗杂种,本仙要活剐了你!”

    青年掏出一把灵丹放进嘴里,和着口中鲜血一起咀嚼,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痛叫的小狐狸。

    他身上十几处骨头裂开,伤了心肺,暂时不能动,但他却咀嚼着满是鲜血的灵丹,面目狰狞,一点一点挪向小狐狸。

    在他的周身,已有火气在蔓延。

    “妈的!”

    一声怒骂,从小狐狸身后不远处的树后响起。

    “你这狗/日的也配自称人仙?”

    仲九风走出,脸上满是愤怒。

    青年一惊,转而阴冷的笑道:“又来一个送死的凡人!”说着,周身的火气更浓了,像是蜘蛛的爪子插进地里。

    “谁死?!”

    仲九风体内冲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将青年笼罩,这种力量高高在上。

    “这……”

    青年惊恐的瞪着眼睛。

    瞬间,一柄金色的长剑刺穿了他的脑袋。

    金剑并没有留下伤口,青年的脸色却是一片死灰,眼中血红色消失,周身火气如触手般钻进地底,消失不见。

    青年动了动嘴巴,还没死,不过已是没有还手之力。

    “我……我……我……”

    青年仰面躺在地上,右手颤抖的指着仲九风,口中咕咚咕咚冒着鲜血。

    仲九风把他拎起来坐着。

    青年眼睛灰白无神,却死死的盯着仲九风。

    片刻后,青年吐着鲜血,断断续续的说道:“妖……妖物,小……小,小心,杀……杀……杀它……”

    “什么?”仲九风皱眉。

    青年的脸色更灰暗了,乌黑的头发也变得枯黄。

    “去……去人仙……仙……之地……找……找……找人……杀……杀妖……藏……藏洲……不……不保……小……小心……火……火……火……火……”

    仲九风感觉事情大条了。

    “说清楚!”

    青年紧紧的抓着仲九风的手臂。

    “告诉他们,我是人仙!人族灵仙!”

    说完,青年的双手滑落,砸在地上,死了,眼睛却没有闭上。

    “……”

    仲九风说不出话来。

    随着青年的死去,笼罩包富的真火也消失了。

    包富没有被真火烧死,是仲九风救了他。

    “你都看到了?”仲九风对走来的包富说道。

    包富点头,脸上只有对仲九风一剑击杀金灵仙的震惊,却没有仇人死掉的喜悦。

    仲九风站起来:“他毒火入体,心魔焚身,早晚会死。恩,杀你兄弟,应该不是他的本意。”

    不远处,小狐狸拔出插在肚子上的天火枪,轻飘飘的。

    包富看得呆滞。

    这狐妖,不怕痛吗?

    小狐狸跑过来把天火枪递给仲九风,在青年尸体上嗅了嗅:“主人,他死了,要不小的来?”

    “我来吧。”

    仲九风摇了摇头,右手插进青年的胸膛,抓一团血物。很快,血物变成一枚金色的珠子。

    心丹。

    灵仙力量的源泉。

    青年是金灵仙,所以心丹化珠后呈金色。--本站免费app阅读器正式上线啦!热门小说免费全部任您看!支持离线下载功能,让读者无网阅读更轻松!下载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xuanhuan11(按住三秒复制)安装手机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