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真假苏拙卷第九章 市井之中 三教九流 步步杀机
    苏拙哑然失笑:“莫非皇上也对江湖中人比武斗殴感兴趣?”

    方白石道:“皇上自然也想看看,你们两个江湖中风头最劲的年轻人,到底谁更出色一些。”

    他顿了顿,又道:“其实皇上早已想到,这次比武可能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突发情况。因此他让我到华山盯着,防止有人趁机捣乱。”

    苏拙眼珠转了转,忽然笑道:“那方捕头方才一时兴起,救了苏某一命,现在岂不是要后悔了?”

    方白石奇怪道:“这是为何?”

    苏拙道:“如果方才那人一箭将我射死,也就不会再有华山之战,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捣乱了!方捕头岂不是省去了很多事?”

    方白石瞪着眼睛,看苏拙的表情简直不可理喻。他道:“既然不能有人捣乱,自然也是要防止有人对你们两个进行暗杀。这本是我的职责,岂能为了省事,而眼看着你被人所害?”

    苏拙呵呵一笑,道:“我不过开个玩笑,方捕头何必动怒?方捕头当真是尽职尽责,为朝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方白石哼了一声,过了一阵才问道:“四海盟已经开始对你采取措施了,你准备怎么办?”

    苏拙笑笑,整理好缰绳,一下跨上马背,道:“还能怎么办?只能睡觉睁着一只眼睛!”

    方白石把手一挥,示意手下跟着。他骑着马与苏拙并辔而行,不甘道:“你真能咽得下这口气?”

    苏拙忽然看了他一眼,笑问道:“方捕头莫非有什么好办法?”

    方白石一怔,摇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不过你放心,凭咱们的关系,我一定会护你周全,免遭四海盟的暗箭!”

    苏拙微微一笑,道:“有方捕头一路护送,我想那群杀手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再来了!”说着拍马前行。

    方白石紧随其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路向西,果然如苏拙所说,自从两人同路,再也没有遇到麻烦。那场刺杀,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一行人紧赶慢赶,总算花了十来天的功夫,赶到了华山地界。华山东面,朝阳峰脚下有一座小县城,傍山而建。山上流下一条山泉,穿城而过。

    走过了荒山野岭,终于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方白石长长出了一口气,似乎终于放下心来。

    苏拙淡淡道:“一路平安,顺利到达!看来方捕头有些失望了!”

    方白石闻言一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拙笑道:“方捕头这么好的身手,一路上也没有得到施展的机会,岂不是憋得难受?”

    方白石啐道:“胡说八道!”他面上虽然没有异常,但看到苏拙那古井不波的深邃眼神,心里不由得一颤,竟冒出一丝忐忑来。

    苏拙哈哈大笑,抱拳道:“方捕头,过两天就是七月十四之期。这两日我要幽居调养,恕我不能相陪了!”

    江湖中人比武之前,都要闭关一段时间,以求将身体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方白石自然也理解这样的做法,也没有多说什么,抱拳道:“苏先生保重!”

    苏拙又行了一礼,算是答谢他护送之情。施礼完毕,便牵着那匹早已满身污泥的白马,缓缓走进城中。

    这县城坐落于华山群峰东面,抬头就可以看见看见朝阳峰,也就以此为名,叫朝阳城。朝阳城不是什么交通要地,也没有建城墙,只立了个牌坊,上面挂着匾额,写着朝阳两个大字。

    从这里去朝阳峰道路最近,因此这两日城里已经来了许许多多的江湖人士。很快几间小客栈便住满了,甚至许多民宅也被人包下了。

    苏拙走在路上,看见原本冷清的小城,忽然变得人满为患,不由得摇头嗟叹。现在的人是不是已经无聊得发慌?居然不远千里来看一场子虚乌有的比武。幸好自己一路上始终隐匿行踪,这才免去了许多麻烦。

    街上这些人本来就是来看苏拙热闹的,可是苏拙此刻就站在他们面前,却没有人认得出。想到这里,苏拙又觉得十分滑稽。

    看热闹的武林中人来了,自然也带来一大批贩夫走卒,三教九流之人。他们沿街摆起了摊位,想要乘着这个机会,多赚点银子。更有甚者,当街摆起赌档,吆喝众人押注。

    苏拙轻轻摇头,在街边买了几个包子,边走边啃。他赶了几天路,正好趁此机会放松放松。街道并不长,苏拙逛到街心,忽地看见前面围了一大群人,十分热闹。

    他牵着马走上前,也想瞧瞧前面在干什么。走近一看,就见大街中央,一个**着上身的汉子抱拳冲众人道:“在下途经宝地,谁知道身上盘缠用尽了,特地在这里耍一套功夫。您若是看得高兴,随手赏两个铜板,让我凑足路费,也好早日回家!”

    说着,他便在空地上打了一套拳。这套拳法稀松平常,他打得也算有力气。旁观的有武林中人,看过之后,只是冷笑。而大部分都是些普通百姓,看不出什么门道,都大声鼓掌喝彩。

    苏拙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这时就听人群里有人喊道:“快看!那边还有热闹呐!”

    喊声将众人注意力吸引过去,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想要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一时间人头攒动,所有人同时往一个方向挤去。街道本来就不宽,被人这么一挤,几乎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苏拙被人流裹挟着,也只得跟着往前走去。只因他想要回头,也是不可能了。

    人群挤了一阵,几个挑着担子的人忽然挤到了苏拙身边,隐隐将苏拙拱卫起来。苏拙微微一愣,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手中牵着的白马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

    “呜——”

    苏拙茫然回头,就见那白马肚腹上破了几道口子,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白马支撑不住,四蹄软倒,瘫倒在地上。一对马眼看着苏拙,竟似流下泪来。

    苏拙从这双畜生的眼睛里,似乎竟能读出恐惧、悲凉、绝望……他心一颤,茫然四顾,果然见那几个挑担的汉子,每人手里都握着一柄带血的短刀。

    这几人刺死白马,又将短刀笼进袖子里,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苏拙停了下来,周围的人竟似乎也都停了下来,也没人往前挤了,只是将苏拙围在了百十号人中间。(未完待续。)</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