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七章 往事如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卫秀满眼祈求,等待着洛云天的回答。然而她的心却是空落落的,她似乎只是想要一个答案,却又不知道就算得到了答案,她能做什么。

    她难道想要报仇吗?给她下春药的计疏狂已经死了,而夺她贞洁的苏拙,难道她能忍心去杀吗?她只想得到一个答案,因此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洛云天。

    所有人都在等洛云天的答案。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一句话,他也知道,他该开口了。洛云天长叹一声,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句话果然没有讲错啊!”

    众人不知他为何会发出这样的感叹。郭子善忽然大声道:“洛捕头,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跟你没有关系……”

    他竟想为洛云天顶罪。洛云天摇摇手,忽然笑了,笑得那么凄然。他缓缓说道:“苏先生,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黑衣人,也一直都想掩藏慕容萍的罪行。只因……只因,慕容萍是我的儿子!”

    “什么?”就连最波澜不惊的苏拙,这下也真的被震惊了。他甚至惊呼出声。谁能想到,慕容萍是洛云天的儿子?可偏偏这是洛云天亲口说出来的。大家这时候再看慕容萍,果然发现,他的眉眼竟真的与洛云天有些相似。

    洛云天继续说道:“这件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了。当年我刚刚做上捕快,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恰好那时候发生了计疏狂的案子,我便一心想要抓住这个采花盗,扬名天下。有一天夜里,计疏狂又抓了一户人家的女儿。正巧那天是我巡夜,正好看到此情景,二话没说便追了上去。”

    “计疏狂带着一人,一直奔到城外,始终无法摆脱我的追踪。于是他索性在树林里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等着我。虽说当时我也只是孤身一人,却也不惧他。我上前让他揭下脸上的蒙面,束手就擒。谁知道他竟要把那女子让给我,只要我放他一马……我自然不会接受这肮脏的交易。可谁知道在打斗中,我竟不小心中了计疏狂的春情散!”

    苏拙心一沉,隐隐间已经猜到后来都发生了什么。洛云天懊丧道:“我年少轻狂,中了奸计。计疏狂却没有杀我,反而把那女子衣衫撕去,扔到我怀里。当时我们两人春药毒发,难以控制,竟……竟做出了……”

    卫秀脸色更加难看了,她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并不是第一个受害的人。洛云天无视众人或怜悯,或惋惜的眼神,继续道;“计疏狂狞笑着走了,全然不管我。因为他已经抓到了我的把柄,不怕我了。而我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竟一时懦弱,吓得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里。当时妻子已经有了身孕,我不敢对她说出真相,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后来我发现,只要碰过那春情散的人,不管是服用,还是使用的人,身上都会散发出一种醉人的香味,持续数日。正是因此,我又找到了计疏狂,并将他打落悬崖。”

    “可是,我没想到,计疏狂居然没有死!过了几年,市井中忽然有人将采花盗的事编成故事,在茶馆里说书。我查到源头,竟发现,这一切都是计疏狂策划的。但是他并不害怕,反而威胁我要把我的丑事宣扬出去。【w】于是我只得与他达成协议,只要他再不出现,再不提起当年的事,我便不为难他。谁知道又过了几个月,他忽然主动找到我,说当年被我奸污的女子,给我生下一个儿子!这种事当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但计疏狂不肯告诉我那女子的姓名和住处。直到前两天看到那具女尸手里拿着的那枚环扣,正是当年我做出那苟且之事时掉落的!我才知道,凶手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儿子!”

    郭子善忽然接口道:“当年在计疏狂落下山崖后的第三个月,有一个女子忽然来找我,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见洛捕头。当时洛捕头办差去了长安,我便问她有什么事。结果那女子说,她怀了洛捕头的骨肉,可是自己还未出阁,犯下这种丑事,不为家族所容,被赶了出来。因此她想求洛捕头给她个名分。这种事我当然不敢做主,也不敢声张,于是我将她悄悄带来洛府,见到了夫人……”

    洛夫人泣道:“郭捕头带着那个女子来见我,说她被云天奸污怀孕。当时我刚刚生下谦儿,却得知云天竟在外面做出了这种丑事,自然十分生气。于是我不但将那女子大骂了一顿,更说出了许多恶毒的话。最后我告诉她,云天是绝不会让她这种女子进门的。这孩子是不是云天的,都不一定,说不定是她在外面鬼混怀上的……”说到这里,她已经说不下去,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些事情,洛云天半点也不知情。他愣愣地看着生平挚友和结发妻子,虎目中泪水潸然而下:“你们……你们……”

    苏拙叹了口气,终于解开了所有的谜题。他黯然道:“郭捕头和洛夫人为了洛捕头的前程,将此事瞒到现在。而那女子并不知道洛捕头不在家,以为他本就无情无义,所以心灰意冷。后来这女子流落到城西,又因未婚生子,不为世俗所容,受到左邻右舍的鄙夷和嘲讽欺侮。慕容萍从小受人恶气,怀恨在心,到现在终于开始报复原来的那些邻居。”

    他看看卫秀,见她眼中的仇恨,尽皆消散。几个女子都已默默流下了泪水,就连最为冷漠的曲梅,也不忍再听下去,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苏拙叹道:“洛阳只有一户姓慕容的大家族。计疏狂当年专门**富家女子,那天所掳的,一定就是慕容家的女子……她给儿子取名慕容萍,就是代表着他们母子二人身如浮萍,漂泊无依……”

    洛云天轻轻取下慕容萍口中的布团,哽咽道:“孩子,刚开始我并不知道是你,直到苏先生指认出来,我不得已,只能化身黑衣人,将你救出来。我本想,让你从此改过自新,远走他乡。可是,可是……这一切罪孽,都是由我而起,你若是要恨,就恨我吧……”

    慕容萍早已泪流满面,但他嘴里却在笑:“洛云天,你不是我爹,你也不用救我。我做的事,都是我自己想做的。哼……”只听“砰”的一声,慕容萍把头重重撞在地上。顿时脑浆迸裂,立毙当场。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竟会忽然自尽。苏拙心一沉,看向洛云天。慕容萍不会武功,洛云天离他这么近,怎么可能拦不住?洛云天根本没有想拦,他终于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了自己面前。

    洛云天缓缓站起身,抬头看向众人。这一瞬间,他似乎苍老的许多,褪去了神捕的威严,而变成了一个犯过错的男人,一个伤心的老父亲。

    洛云天看向洛谦,微微一笑,道:“谦儿,他是你的弟弟,但是走上了邪路……你比爹爹有本事,你在成都府,敢跟贪官污吏斗争,有勇气抛下一切声名,决然而去。这些都是比爹爹强的地方,爹爹很高兴,也很自豪……谦儿,你一定会超过爹爹的……”

    洛云天转向苏拙,道:“苏先生,昨天并不是我设计害你们。我本想割破马腿,让你们找不到地方。我找到计疏狂,却发现这次的案子,跟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后来再返回的时候,就见他准备放火。我这才知道,你们竟找到了他,更被他设计……我怕他说出真相,一时冲动,便下手杀了他……”

    苏拙叹了口气,道:“可是你终究没有问清楚,慕容萍为何能学到计疏狂的那些手段。是谁告诉他身世之谜?又是谁教他如何报仇的?”

    洛云天凄然一笑,道:“是啊,我做了二十年的神捕,其实也不过徒有其名而已……还有,藏起那尊古佛,并不是我自己的主意,而是受人胁迫。有一个算命先生忽然来找我,让我这么做。否则他就要把我孩儿作案的事情,告诉别人。我不得已,才……唉……”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奋起双掌,重重向自己太阳穴击去。只听“噗”地一声,双掌已经落在了头上。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br></br>\+(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