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六章 祸心暗藏
    众人都有些愣..la偷与藏,的确是有些差别的。而且苏拙方才也的确说的是藏,连一个偷字都没有从他嘴里说出来过。

    可是,这难道有很大差别吗?洛云天不怒反笑,道:“苏拙,你若是现在就走,我可以当你什么也没有说过。”

    洛云天虽然还在笑,但郭子善已知道,他实则已很愤怒。他与洛云天共事二十年,如何会不了解他的脾气?因此,他只有去劝苏拙:“苏先生,你还是先走吧,这件事以后再说!”

    但他不知道,苏拙也是一样倔强的性格。只要是苏拙认准的事,他就一定会去做。苏拙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洛神捕手下的捕快,个个都是好样的!来洛阳的这几天,我们都深有体会。因此我相信,绝对不可能有人能从上百个捕快守卫森严的白马寺来去自如。就算真有这样的高手,捕快无法抓到他,也绝对不可能一点行踪都不被发现。”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浮想起无我的身影。他知道就算以无我的身手,也绝对做不到。

    众人沉默,苏拙说的这一点简直是毋庸置疑的。苏拙又道:“可是偏偏就有人能够在佛会前一天晚上盗走古佛,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人一定是内部的人!”

    还是没有人说话,连郭子善也默然了,气氛安静得压抑。或许很多人都已经发现了这个事实,只是没有人愿意承认罢了。

    苏拙又道:“可是郭捕头告诉我,知道古佛真正收藏地点的,只有圆空大师、洛神捕和他。这也是很好解释的,越少人知道,古佛就越安全。起初,我以为这件事是圆空大师做的。可是那晚圆空大师检查过后,洛神捕说他也在半夜去检查过,没有发现异常。洛捕头这句话,无意中为圆空排除了嫌疑。后来,我又怀疑到郭捕头身上。”

    郭子善一怔,茫然看着苏拙。苏拙继续道:“因为我想,郭捕头给洛神捕做了二十年副手,始终无法出头。或许他是想要借此机会,让洛神捕之名蒙羞,借机上位。可是看到郭捕头对待洛神捕的态度,我知道,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么答案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亲手将古佛藏起来的,就是神捕大人!”

    郭子善忽然浑身颤抖起来。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颤抖,也没有人关心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洛云天身上,神捕大人静静坐下了,什么也没说。他的眼神也似乎变得空洞了。

    苏拙道:“在佛会当日,洛神捕也说过,他在半夜去检查过。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将古佛藏了起来。而且也只有他,是最不会被人怀疑的!”

    段丽华小声问:“可是,洛捕头为什么要这么做的?”

    苏拙看她一眼,幽幽叹了口气,道:“是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古佛既不能给他带来金银,相反丢失古佛,还会招来朝廷的责罚。洛捕头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他还是做了。只因他要利用古佛丢失的影响,让大家把注意力从女尸案上移开。他在维护那个凶手慕容萍,他就是夜里救走慕容萍的黑衣人!”

    “嗒嗒嗒”一串念珠忽然摔在地上,珠子滚得满地都是。一个三四十岁的淡雅妇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屋里,她是从后堂进来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但几乎没有人会问她是谁,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的,只有洛云天的夫人,洛谦的母亲。

    洛夫人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只因大家都已被苏拙的话震惊到了。这下子,连苏拙的朋友都有些不相信他了。因为他的话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华平小声道:“苏拙,不要乱说!”

    段丽华讶然道:“师父,这怎么可能?洛捕头怎么会与慕容萍勾结在一起?”

    苏拙冷笑了几声,道:“一开始我也根本没有怀疑到洛捕头身上。可是当我想到,洛捕头就是那个藏起古佛的人的时候,我便开始怀疑到他的头上。这也才能解释很多问题,比如说洛谦为什么会从昨夜开始就失魂落魄,因为他从昨天黑衣人的招式中已经认出了,他就是自己的父亲,洛云天!”

    洛谦浑身一震,段丽华也呆住了,看看洛谦,颤声问:“洛谦,是真的吗?”

    洛谦不答,怔怔地望着洛云天。洛云天则一脸阴沉,比洛谦还要沉默。屋里静得吓人,只听见粗重的呼吸声。

    苏拙道:“当我们发现第一具女尸的时候,尸体手上有一枚捕快官服的腰带环扣,我想那一定也是洛捕头的吧?慕容萍是故意想要让洛捕头看到的。可是每当我说到此事,洛捕头便会生气,不想让我追查下去。起初我以为是洛捕头起了争胜之心,可是许多人却都说,洛捕头不仅是个好捕头,还是正气凛然、谦逊有礼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嫉妒我这个一介草民呢?答案就是,洛捕头根本不想让我查到慕容萍!”

    “后来我想到,凶手既然能制造出与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惨案,一定深知当年的内情。可是洛捕头与郭捕头当然不可能是凶手。这时候,我得知在城西一家茶馆里,又有说书人开始说当年的公案。于是我便想去那里查探。”

    他说到这里,忍不住向卫秀看去,只见她眼眶中已经噙着泪水。苏拙叹了口气,继续道:“然而奇怪的是,我们在半路上,马车的马腿却被人用瓷片割破了。在洛阳城中,能将飞奔中的马腿割破的人,恐怕不多。我想,这一定也是洛捕头做的。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拖延我们的时间。他早就知道当年的采花盗计疏狂没有死,他也想到,这件案子若只出一次,可能还是巧合。若是出了第二起,就一定与计疏狂有关!”

    卫秀忽然脸色变得惨白,浑身都发起抖来,双拳紧紧握起。她恨恨地看着洛云天,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若不是这个人,她也不会失去最宝贵的东西。若不是他,她还是高高在上的望月楼主,而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

    苏拙声音也变得冰冷,他说道:“我不知道洛捕头与计疏狂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计疏狂在设计我之后,想要放火将我熏死。谁知道他又被洛捕头一掌打死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没有人报案的情况下,洛捕头竟然能那么快赶到现场。他是要赶过去,销毁作案留下的证据,同时将这次的凶手也定为计疏狂。这样也就能使慕容萍不会暴露了!”

    洛谦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他忽然站了起来,凝视着洛云天,沉声道:“父亲,苏先生说的,可都是真的?”

    洛云天依旧沉默不语,洛夫人却忽然奔上前来,口中大声道:“不是的!这都不是真的!谦儿,难道你宁可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相信你的父亲吗?”

    洛云天忽然一拍桌子,沉声道:“不要说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掠进屋里。只见曲梅把挟着的那人往地上一扔,赫然正是慕容萍。原来自从出了那件事,曲梅始终守在卫秀身边。方才听到苏拙说黑衣人就是洛云天,曲梅便到洛府寻找。结果果然在柴房找到了被捆起来的慕容萍!

    慕容萍虽然口中塞着布团,无法说话,但他的脸上却在笑。洛夫人像是被人忽然抽空了全身的力气,愣愣地瘫坐在凳子上。

    卫秀忽然上前一步,颤声问道:“洛捕头,你……你当真与这件事有关?你与那计疏狂商量好的?”她声音颤抖,几乎是在哭诉。曲梅冷冷看着洛云天,只要卫秀一声令下,她便可以动手杀了洛云天!请输入正文</br></br>++(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