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四章 古佛下落
    “他走了?”苏拙微微..la『┡

    净尘点点头,道:“不单他走了,那些番邦高僧也都已经离开了。捕快们经过排查,他们能证明自己根本不可能盗取古佛。官府也不可能将他们全都扣押在此,只得都送走了。”

    苏拙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这件案子,要成为悬案了……”

    净尘道:“无我走的时候,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苏拙一怔,无我会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净尘接着道:“他说,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洛阳之行已无遗憾。他唯独对你放心不下,希望你不要因此消沉……”

    苏拙一愣,想不到无我会忽然劝慰起自己来。或许对无我这样的人来说,一个对手,比朋友还要难得。或许两人之间,已经有些惺惺相惜起来。

    净尘道:“他最后还说,佛祖有三十二相,三十二相归根到底,有相即无相。他说,你一定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苏拙很奇怪,无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虽然想不明白,却知道无我既然会给自己留下话来,一定不会是无聊的举动。这句话里面定然有深意,只是这含义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拙陷入沉思,然而华平凌霜等人已经不想留在这树林中。他们问苏拙要不要一起回去。苏拙自然无法一边沉思问题,一边回答他们。于是他们也只好相伴着,护着卫秀段丽华这两个受尽了惊吓和委屈的姑娘,一起向禅院缓步走去。

    等到苏拙回过神来,他们已经走远。净尘站在一边,抬头看月。今夜月光很亮,似乎能把人心底最深处的情感,都照出来。

    苏拙忽然向白马寺方向走去,净尘开口问:“你去哪里?”

    苏拙没有回头,道:“不用担心,我想去走走……”

    净尘望着他落寞的背影,终于叹了口气,低眉合十:“阿弥陀佛……”

    苏拙又从那道小门回到了白马寺。从这里进寺,显得很冷清。而事实上,这个时候,也的确很冷清。与昨日举办佛会时的热闹判若云泥,现在的白马寺,才真正显现出佛门之地的清静庄严。

    苏拙经过大雄宝殿,听见里面还有个小沙弥低声念诵:“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诵经声伴着木鱼敲打声,悠悠扬扬,传出很远。苏拙微微叹了口气,良久无言。他驻足听了一段经,蓦地痴了。他又想起净尘念的那偈子,心想:“我之所以因为侵犯了卫秀,会如此伤心难过,不也正是因为执着于这份爱么?若是对卫秀全然没有爱意,又或者早知道卫秀绝不会对自己动心,难道自己还会这么痛苦么?”

    正是心里的爱,才产生了这种种担心、愧疚。可是,难道要摆脱这些苦厄,当真就要五蕴皆空,或离于爱么?他能割舍得下么?

    苏拙摇摇头,他无法回头是岸,他只能继续向前走。走不多久,就看见前面有一座高塔。

    苏拙知道,这就是前两日安放古佛的经塔了。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走到这里,不过兴之所至,也就迈步继续向前走去。塔前站着两个捕快,两人拦住了想要进塔的苏拙。

    忽然身后有人喊道:“放苏先生进去!”

    苏拙扭头一看,原来是郭子善。他奇道:“郭捕头?你不是回去了么?”

    郭子善笑了笑,道:“我回去安排了人手全城搜捕慕容萍,我这老胳膊老腿,也跑不动了,就想来这里看看。没想到恰好遇到了苏先生。”

    两人说着话,一同走进经塔。这座塔里摆着的,全是一些经书,越往上走,经书越是古旧。郭子善叹道:“这天竺古佛当真是命途多舛,听说在泸州时,已经被贼人盗过一回,想不到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被盗的命运。”

    苏拙没有接话,看着两边书架上摆着的经书。郭子善又道:“这藏古佛的地方,只有我跟洛捕头、圆空大师三人知道。真不知道这盗贼是怎么知道的,唉……”

    苏拙脚步忽然顿住了,皱眉问道:“古佛藏在经塔中,只有你们三人知道么?”

    郭子善点点头,道:“古佛藏在这里,是我们三人一同商议的。不要说外面那些和尚捕快,就连府尹大人,朝廷礼部的都被我们瞒住了。这经塔防御不严,别人都当我们会把古佛藏在守卫森严的佛殿中。谁知道,终究还是被人猜到了……”

    苏拙却缓缓摇了摇头,心道:“无法在佛会上大闹一通,就是要逼得古佛现身。连无我这样的人也猜不到古佛藏在什么地方,还有谁能猜到呢?”他忽然又想起了无我走时留给自己的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呢?

    两人拾级而上,又向上爬了两层。站在窗口向外望去,可以俯瞰整个白马寺。此时已是深夜,寺中一片漆黑,只有佛殿中的长明灯,闪着昏黄的光芒。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各处路口守卫的捕快,他们已经没有了前两日的精神。由于古佛莫名其妙被盗,他们也变得无精打采。

    忽然苏拙脚下一顿,眼角瞥见一处书架上的柱子似乎断了一截。原本新上的红漆,因为断口的灰白色木质,显得十分刺眼。苏拙伸手抚摸着断口,喃喃道:“在佛会当天,代替古佛的木头,原来就是从这里掰断的……”

    郭子善点点托,道:“昨天我已带人来比对过了,那截木头,就是从这里掰断的!”

    苏拙点头自语道:“盗贼自然不可能带着一段木头通过捕快的盘查的……可是,他难道就能带着古佛安然离去么?难道……”

    他忽然想到什么,急往放古佛的地方而去。两人又向上奔了两层,这一层已经很狭小,也很低矮。郭子善佝偻着身子,问道:“苏先生,你到底要找什么?”

    苏拙不答,将书架上的经书拨到一旁。这些经书都经历过上百年时光,残损破旧,怎经得起苏拙如此粗暴翻找?郭子善忙道:“苏先生,你轻一些,若是再把这些典籍毁了,我们就更有口难言了!”

    苏拙手上忽然一顿,他当然不是因为听了郭子善的劝告才停的。他停下来,只是因为看见一本书。这本书纸张崭新,在众多典籍中格格不入。苏拙拿起书,只见封皮上什么也没写。翻开扉页,只见上面写了一行字:贫僧不辞而别,聊以修罗道一卷全册,遗赠苏先生,万勿推辞。

    没有落款,但是苏拙也知道,这一定是无我的手笔。他说自己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自然是已经找到古佛,找到了古佛上面的经文。可是他为什么要把修罗道留给自己呢?

    若是苏拙不知道他的为人,几乎就要被感动了。郭子善问道:“这是什么书?”

    苏拙不答,将书合上,塞在袖中,而后继续翻找。等到将一堆厚厚的佛经全扒开,就见一尊石佛,正安然端坐在书架最里面。赫然就是那丢失的天竺古佛!

    原来自始至终,古佛都安然端坐在这经塔中,藏在这一堆经书后面。苏拙终于知道,无我说的有相即无相是什么意思了。这古佛根本就没有丢,只是一直都在这塔里!请输入正文8</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