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三章 由爱故生怖
    慕容萍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这平淡中,却带着锥心的..la在场众人的心都猛地揪了起来。苏拙心念电转,猛地想起慕容萍曾说,自己不知道父亲是谁。

    他暗想:“难道慕容萍的母亲是未婚生子?洛阳的慕容氏都是大家族,慕容萍正好是二十岁,难道……”苏拙目瞪口呆,脸上尽是骇然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慕容萍的身世竟是如此坎坷。

    可是他忽然又有些奇怪:“若慕容萍真是其母被计疏狂奸污后怀孕,他又为什么会模仿计疏狂呢?他又为什么会恨洛云天呢?”

    看着众人投来的怜悯的目光,慕容萍却狰狞大笑:“哈哈哈……若是前些年,你们这般惺惺作态,我或许还会感动。但是现在,我是绝对不会上你们的当的!”

    苏拙沉声道:“慕容萍,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也是苦命人,或许……”他忽然说不下去了,慕容萍犯下这么重的罪,难道还能逃脱王法么?他苏拙又能给出什么承诺呢?

    慕容萍冷笑一声:“我终究难逃一死了。可是我化为厉鬼,也会去找洛云天报仇的!”

    苏拙皱眉道:“慕容萍,你为什么这么恨洛捕头呢?”

    慕容萍狂笑道:“苏拙,你不是很聪明么?你自己去问他啊!”

    郭子善怒道:“废话少说,把凶手拿下!”

    众人吃了一惊,段丽华还在慕容萍手中,郭子善怎么忽然冲动起来?洛谦忙喊道:“郭伯伯别冲动!”

    然而捕快已经开始行动,慕容萍手上的砍刀也已经举起。眼看着这柄刀只要落下,段丽华便要身异处。苏拙眼中忽的红光一闪,人已经到了慕容萍面前。这身法哪里像是人间的武功?分明就是厉鬼索命!苏拙在危急时刻,再度使出六道轮回的功夫。

    慕容萍眼前一花,手中刀已经被苏拙抓住,再也落不下去。他双目一瞪,不可思议地看着苏拙。随即握刀的手一松,横拍一掌,直直击在苏拙胸口。苏拙知道他并不会武功,也没有闪避,但体内护体真气反击之力,竟将慕容萍震飞出去,摔倒在地。

    一群捕快顿时围了上去,手中钢刀全指着慕容萍。段丽华终于得救,心神一松,双腿一软,便要倒下去。苏拙忙伸手扶住她,卫秀记挂她安危,也上前抱住段丽华。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一切都已结束,尘埃落定。然而苏拙却回头凝视了一眼郭子善,淡淡道:“郭捕头方才为何不顾小徒安危,执意命人冲上来?”

    郭子善一愣,这才觉苏拙目光中寒意森森。方才的确是他鲁莽行事,差点害了段丽华的性命。他无话可说,黯然低头道:“是我不好……苏先生若是要怪罪,就怪我吧!”

    洛谦叹了口气,原本对郭子善的埋怨,转眼消失于无形。他瞪视着慕容萍,恨恨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慕容萍,你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有什么话说!”

    慕容萍看着洛谦,忽然冷笑起来。他越笑声音越大,仿佛在嘲笑洛谦,也在嘲笑所有人一般。他越笑越大声,但是没有一个人觉得他是狂妄,反而都从他的笑声中,听出了悲凉。

    段丽华忽然不顾卫秀和苏拙的阻拦,走上前两步,道:“这世上有许多不平的事,世人皆苦,大家岂不是都在痛苦中煎熬呢。慕容哥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在寺院这么久,难道始终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苏拙一怔,想不到段丽华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慕容萍似是痴了,愣愣看着段丽华。段丽华又道:“慕容哥哥,你就算杀尽当年带给你痛苦的所有人,难道就能解脱吗?冤冤相报何时了,唯有放下,才能真正解脱啊!”

    慕容萍忽然冷笑一声,道:“少说风凉话了!我方才想要毁了你的清白,还想要杀你。难道你现在不想杀了我么?”

    谁知段丽华果然摇了摇头,道:“起初我的确很害怕,可是当我听到你的身世的时候,我只觉得你可怜。为什么一个人要背负这么沉重的担子呢?所以,我不会怪你,更不会想要找你报仇。”

    慕容萍一怔,眼角忽然流下一滴泪水。他木然一笑,忽然猛地站起了身。正当众人都以为他想要故技重施,再度挟持段丽华的时候。慕容萍却直直向着捕快手中的刀锋上撞去。

    他竟是想要自尽!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如一阵风一般,落在包围圈中间。那黑影一掌将那名举刀的捕快拍倒,一手夹起慕容萍腰身。苏拙又是一惊,猛地出掌,拍向那黑影背心。

    那黑衣人在半空中忽然腰身一拧,一掌凌空下劈。只听“噗”地一声,双掌相交。苏拙心一沉,那人掌上并没有多少力道,反而借着自己掌力,向后飘出了十来尺,一举越过包围圈。

    那黑衣人没有停歇,足尖在地上一点,又跃出去七八步,隐入黑暗之中。苏拙脸色凝重,望着黑衣人远去的方向。不单是他,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洛谦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呆立在原地。

    郭子善安慰道:“小谦,你放心把,我们一定会把凶手缉拿归案的!”

    洛谦木然地点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段丽华兀自惊魂未定,凌霜不住向洛谦使眼色。现在的确正是献殷勤的最好机会。然而洛谦却一反常态,似乎根本没有看懂。

    他叹了口气,淡淡道:“各位,在下有些不舒服,先行告退了……”说着也不等众人回答,转身就走。

    苏拙将他的神态全看在眼里,不禁眉头紧皱。段丽华也皱起了眉头,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往日洛谦总在自己周围嘘寒问暖,她只觉烦不胜烦。可是今日洛谦一反常态,她却比谁都失望。

    郭子善也拱手道:“苏先生,这次多亏了你,我们才能找到凶手。我还要回去部署通缉要犯,就先行告辞了。”说完,带着一班捕快,很快就走了。

    林间就剩下苏拙几人,大家谁也没有因为破了大案而兴奋,反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哀愁。苏拙看看卫秀,又看看段丽华,叹息一声,自语道:“这世间为何会有这么多的仇恨、痛苦……”

    “世间的仇恨、痛苦,无非就是一个执字。而这个执,根源便是一个爱字。”净尘不知何时出现在林中。他早已将林中生的一切看在了眼中,合十缓缓走来,边走边道:“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佛祖想要以佛理来渡化世人,但是又有几人能真正放下执、离于爱?就算以佛祖之能,也是无可奈何的。因此,他最后才会说,佛渡有缘人。”

    众人都不自觉在心间默念起了那一句“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然而,他们看看身边的爱人,看看周围的朋友。又有谁能将这份感情放下?

    净尘终于叹了口气,轻声道:“苏先生,你让我盯着那无我和尚。他此刻已经走了!”请输入正文</br></br>\+(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