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二章 走投无路
    那黑影浑身一震,缓缓回过..la月光映照,竟然真的就是慕容萍!他手臂中抱着的,也果然就是段丽华。她口中塞着一团麻布,不出声音来。但一双含泪的大眼睛看见苏拙,眼中的害怕、惊喜,全都化作两行清泪,缓缓滑下。

    慕容萍将段丽华放在地上,看着苏拙,脸上阴晴不定。他缓缓道:“我没想到你会找到这里来!”

    他语气阴冷,与往日相见时全然不同。这两日遇到的事,已经让苏拙有些麻木,心中一丝涟漪也没有泛起。他淡淡道:“我也从来没有想到,你就是凶手!”

    慕容萍道:“那你又为何能找到这里来?”

    苏拙手指着段丽华,道:“是小依给我的提示,我才能想到,原来凶手就是你!能在白马寺自由进出,在这么多捕快眼皮底下带着锄头、砍刀、马鞭来来回回,又不引起别人怀疑的,也就只有你了!”

    慕容萍长叹一声,道:“我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为何偏偏要跟我过不去?”

    苏拙冷然道:“那死去的两个女子,难道就该死吗?”

    “没错!”慕容萍脸色忽然变得狰狞可怖,“她们本就该死!”

    苏拙心中一跳,慕容萍说这话的时候,与计疏狂的神情是何等的相似?苏拙也曾在江湖上遇到过那些身负血海深仇的人,他们与计疏狂、慕容萍的眼神一样,无时无刻不流露出刻骨的怨毒。

    计疏狂只是因为那些富家的闺阁女子瞧不上他,便心生怨恨。而慕容萍又是因为什么呢?这正是苏拙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慕容萍忽然冷笑几声,道:“或许应该说,那些人都该死。她们的父母,统统该死!要不是他们,母亲也不会死,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苏拙一怔,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么?他看见慕容萍闪着泪光的双目闪过一丝痛苦,忽又变得阴冷。

    慕容萍看着段丽华,哈哈一笑,道:“若不是你多管闲事,我也不会这么对你!”他又看向苏拙,道:“我听她叫你师父,你以为能救他吗?”他说着,从腰间解下一柄砍刀。这刀正是他平日为白马寺劈柴的刀。

    苏拙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外表看起来文文弱弱,但是江湖中的人,从来都不敢轻易与他动手的。而且他也已经看出来,慕容萍脚步虚浮,身材消瘦,并没有什么武功。苏拙若是想打倒慕容萍,可以说易如反掌。

    可是他现在还不想动手,因为他根本对这件案子,一点都不清楚。他虽然已经找到了罪魁祸,但是慕容萍为什么要奸污杀人,他还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慕容萍到底与计疏狂是什么关系。而且计疏狂又是被谁杀死的?

    要是不搞清楚这些问题,这个谜题永远也解不开。就算将慕容萍打死,也无济于事。

    所以苏拙并没有着急。他看着慕容萍握着砍刀的左手,道:“你果然是左撇子!你原来用的是砍刀。怪不得他们从尸体颈项上的伤口看不出你是左撇子!因为你根本不是用刀割喉,而是用这刀直直砍下去的!”

    慕容萍点点头,道:“你的确有些门道。”

    苏拙又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将那枚捕快的腰带扣放在第一具女尸的手上呢?你为什么要陷害捕快?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

    慕容萍冷笑一声:“我不是要陷害捕快,我是要找洛云天报仇!”

    “洛云天?”苏拙疑惑道,“你与计疏狂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计疏狂。慕容萍与计疏狂有什么关系,他难道是要为计疏狂报仇?

    “计疏狂?”慕容萍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就是那个说书先生?若不是他讲的那些故事,我也不会想出来这些花样!哈哈哈……废话少说,苏拙,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就不要想活命了!”说着他已经举起了砍刀,向苏拙走出了一步。

    他本以为苏拙会被吓住,然而事与愿违。苏拙并没有害怕,但也没有动手。慕容萍也停下了脚步,他不是怕了苏拙,而是已经听见了由远及近的急促的脚步声。

    慕容萍面色一变,又退回到原来的位置,惊道:“你把捕快叫来了?”

    苏拙暗暗好笑,方才还口出狂言,要找洛神捕报仇的人,此时一听见捕快的脚步声,就吓成了这样。洛谦果然没有辜负苏拙的期望,带着一队捕快找到了这里。

    但他却没有看见洛云天。只有郭子善领着头,赶了过来。凌霜、华平等人自然也跟来了,甚至卫秀也到了。大家都因为担心段丽华,一听到消息便赶了过来。

    洛谦看见躺在地上的段丽华,又看见握着刀的慕容萍,怒道:“竟然是你!”

    慕容萍嘶声大叫道:“洛云天呢?!”

    苏拙也回头问了一句:“洛捕头呢?”

    郭子善回答苏拙道:“洛捕头下午说要去找你,后来便没再见到。我想,他也许因为破了案子,所以回家去了吧。”

    洛谦补充道:“我来不及赶回家了,只好拉上了郭伯伯赶来。”

    苏拙点点头,郭子善问道:“凶手不是计疏狂么?怎么又变成慕容萍了?”

    苏拙道:“计疏狂早已是废人,慕容萍正是听了他的故事,才会这么作案的!那两具女尸身上伤痕累累,我们反而忽略了她们脑后的那个伤口。那伤口是被锄头砸的。而且这两个女子都是来白马寺拜佛的时候,被害的。有谁能在佛寺里带着砍刀、鞭子和锄头,而不让人觉得奇怪呢?只有在白马寺打杂的慕容萍!”

    众人经他一解释,都有些恍然。郭子善大声道:“哦!怪不得。案的两个晚上,我们负责守卫的弟兄都看见慕容萍拉着粪车经过。可是因为知道他是谁,大家都没有防备,更不会仔细检查拉粪的车。他带走那些女子的衣衫,也就容易多了。”

    苏拙点点头,又道:“后来我听说,死的那两个女子,竟然都住在城西,而且与慕容萍是邻居。因此我就猜想,这件事一定与慕容萍脱不了干系!”

    慕容萍忽然哈哈大笑:“好好好!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凶手是我,看来我也活不过今天晚上了!”

    郭子善怒道:“慕容萍,你快快束手就擒!”

    “笑话!”慕容萍忽然拉起地上的段丽华,将手中的砍刀横在她脖颈上。

    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那砍刀十分锋利。银白的刀刃在段丽华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只轻轻一碰,便留下一道红印。谁也知道,慕容萍根本就是个疯子。若他稍稍一用力,段丽华就算有十条命,也要送在这里了。

    谁也不敢动了,就连隐在暗处的曲梅,也有些投鼠忌器。

    苏拙凝视段丽华的双眸,沉声道:“小依别怕,师父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段丽华自然对苏拙十分信任,但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苏拙叹了口气,问道:“慕容萍,方才你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些人到底与你有什么刻骨深仇?他们又为什么会害死你母亲?”

    慕容萍被众捕快围住,已然知道自己今天肯定逃不了了。他凄然一笑,眼神中尽是绝望。他说道:“当年母亲怀上了我,走投无路。好容易在城西找到一处小屋,却又受尽那些人的冷眼和辱骂!她是被那些人硬生生逼死的!”请输入正文8</br></br>、++(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