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八章 夜色冷 惆怅到天明
    铁屋之中,光线本就昏暗,全然不知道时辰。r?a?  ?nw?en?w?w?w?.??只能从窗帘缝中看见外面天空已经有了几点明星。苏拙与卫秀经历了什么,两人似乎已经全不记得,却有似乎刻骨铭心,到死的那一天也不会忘记。

    然而他们都没有说话。卫秀默默穿上衣裙,瑟缩到屋子角落里,紧紧地抱着双膝。那模样,仿佛一只受了惊的羊羔,让人忍不住去爱怜。然而偏偏她骨子里透出来的倔强刚强,又让人感觉凛然不可侵犯,甚至连靠近也不敢。

    苏拙手足无措,靠在墙壁上,借着一点星光,可以看见卫秀的轮廓。他很想上前安慰她,或者索性一把抱住她,让她在自己怀里哭出声来。然而苏拙往日破案时的机灵口才,到了这种时候,一点用也派不上了。

    苏拙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很没用。先是自己自以为是,上了计疏狂的当,害得两人身中春毒,受困于此。后来竟又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邪念,做了这样的事,害了卫秀一生的清白。他很想鼓起勇气,大声对卫秀说:“嫁给我吧!”

    然而,卫秀愿不愿意嫁给他呢?她说的那番话,到底是真心话,还是被毒药控制了神智呢?苏拙纵使心有七窍,也理不断这复杂的情丝。往日卫秀虽然从来没有表达过爱意,但两人还可以成为朋友。现在呢?只怕不成为仇人,就是好的了。

    两人就这么木然呆坐,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始终都沉默着。苏拙抬眼,小心地看向卫秀。却见她脸上光亮一闪,映着星光,竟看见了她脸上滚落下来的泪珠。

    苏拙心中一颤,嘶哑着嗓子,道:“我……”话一出口却有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他在心中又把自己骂了千百遍,若自己能克制住,卫秀也就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若不是自己放松警惕,也一定不会中计疏狂的毒计。甚至如果不是自己爱凑热闹,自己没有来洛阳,也就根本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原来一切的痛苦伤害,都是自己带来的!可是所有的事都不会重头再来了,苏拙只有深深悔恨。他看着卫秀,颤声道:“卫秀,你打我骂我吧,我绝不会还手的……”

    卫秀依旧沉默着,甚至连动也不动。苏拙胸中忽然生起一股怒火,猛地站起身,重重一拳,锤在那铁窗上。随着药性过去,他的内力也终于恢复。这一拳以内力发出,竟将那铁栏杆打得弯了几寸。

    卫秀并没有因为苏拙的动作而吓一跳,在她眼里,似乎什么事情都已不足以让她心动。苏拙依旧一拳一拳打在那栏杆上,栏杆也一寸寸越来越弯。拳头上皮也破了,肉也烂了,血终于流了出来,苏拙却一点疼痛也感觉不到。

    那铁栏杆终于承受不住苏拙的拳头,砰地一声断了。苏拙如同疯魔一般,继续捶打第二根栏杆。直打断了三根栏杆,终于露出一道空隙,而他的双手,也已经血肉模糊。

    苏拙回头对卫秀道:“你别着急,我这就带你走……”说着从那打出的缝隙中钻了出去。屋子里顿时只剩下卫秀一人。然而这忽如而来的孤寂,依旧没能让她有一丝的害怕。她依然如木头一般,缩在墙角。

    苏拙在门框上摸索了许久,才终于找到机关,将铁门打开。他迫不及待地冲进屋里。卫秀也没有因为他的去而复返而愉快起来。苏拙黯然道:“卫秀,我带你走……”

    卫秀既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苏拙等了半晌,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的外衣盖在卫秀身上,伸手将她横抱而起。卫秀没有抗拒,仿佛他抱的根本不是自己。两人又走到那小院子里,苏拙这才看见,铁屋外面堆了一堆柴火。他略略一想,便即恍然,原来计疏狂竟然想要放火将他们困死在屋里。

    可是为何他又放弃了呢?苏拙感觉有些奇怪。再向外走,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计疏狂竟已倒在进后堂的过道上,死去了多时。不过苏拙此刻再也无心去管他,甚至再也没有向计疏狂看上第二眼。他只想赶紧带着卫秀离开这里。

    茶馆大门敞开,那伙计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外面天色昏暗,街上更没有一个行人。苏拙尽量把脚步放得又稳又快,向着白马寺的方向而去。东方天际出现一抹霞光,远处的街道在眼中也渐渐明晰起来。店铺的伙计陆续打开门,行人也开始多了起来。

    苏拙不愿让人见到卫秀这番模样,展开轻功,从人迹罕至的小巷和屋脊快速通过。到了白马寺,他也尽量避开了附近的捕快和寺中的和尚,从院墙外一跃而入。

    净尘早已坐在屋里念经,听见院里动静,叫道:“什么人!”

    他这一喊,也把其他屋里的人惊动。燕玲珑、苏琴二人见到两人这副模样,卫秀衣衫不整,发髻散乱,脚上一只绣鞋已不知落到那里去了。两人心中一跳,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们对望一眼,什么也没说,上前从苏拙怀里接过卫秀,扶到了房中,将房门紧紧关上。

    凌霜与华平看着苏拙,欲言又止,只是叹了口气。唯独段丽华年纪还小,懵懵懂懂,不明所以,冲苏拙道:“师父,你莫非又欺负秀姐姐了?”

    凌霜忙拉开她,小声道:“你少说两句!”

    段丽华一怔,见到平时经常与她说笑的凌霜忽然一本正经。她这才明白必然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敢再说话。华平忍不住问道:“苏拙,到底出了什么事?”

    苏拙哑声道:“我们找到了二十年前那个采花盗……”

    身边几个人都吃了一惊,惊呼道:“采花盗?他难道竟然没有死?”

    苏拙摇摇头,道:“但他现在已经死了……”

    段丽华忙道:“师父,昨天你让我去查当年的卷宗。我发现当年那个采花盗每次作案,都是给受害的女子下了春药,才能这么容易得手的!”

    苏拙微微叹了口气,其实已经不用段丽华说,他也已经知道了计疏狂当年的手段了。

    段丽华又道:“卷宗上记载,这春药毒性猛烈,但是却有一样不好。凡是沾到这春药的人,不论是服用,还是下药的人,身上都会带着一种独特的香味。当年洛神捕就是靠这种独特的香味,才找到那个采花盗的踪迹的!”

    苏拙想起昨天见到计疏狂时,的确曾经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只是由于那茶香扑鼻,竟没能注意到春情散的香味。他心中忽然一动,道:“那两具女尸身上并没有那种香味!”

    段丽华奇怪道:“什么香味?难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苏拙不答,转向华平,问道:“昨天查古佛失踪的案子,查得怎么样?”

    华平无奈地摇摇头,道:“每个在场的百姓都经过讯问,没有一个人有可能接近那古佛。你的推测没有错,古佛一定是前一天晚上就别盗了。”

    苏拙点点头,极力把全副心思都投入到这两个案子当中去,似乎只有如此,才能逃避心中的负疚、罪恶。

    凌霜接着道:“昨天那些百姓都已经放回去了,洛神捕只把那些番邦的高僧留在了寺中禅房居住。没有他的同意,所有人暂时都不能外出。”

    苏拙点头道:“洛捕头的做法是对的,有可能偷走古佛的,的确只有那些所谓的高僧。”他顿了顿,故意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那个菩提门的无我大师,也一直在寺中吗?”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