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六章 中计
    卫秀黛眉微蹙,惊道:“你是说……”她虽然没听到这说书人到底讲了些什么,但从苏拙的表情中就可以读出,这段故事必然与真实案件十分相似。

    苏拙转头再向那说书人看去,谁知就在二人方才一愣神的功夫,那说书人竟已走了。卫秀霍然起身,道:“快追!”

    忽听得背后几声**笑,两人转头俺去,只见几个粗莽汉子围了过来。几人看着卫秀,眼中直要冒出火来。一人笑道:“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也到这种地方来了?”

    另一人道:“是不是想男人了,哥几个可以陪你好好玩玩!”

    这几人看见苏拙一副柔弱书生模样,全没将他放在眼里。卫秀俏脸含冰,道:“你们是谁?想要怎样?”

    为首那汉子哈哈大笑,他身边一人笑道:“大哥,瞧这娘子穿得不错,怎么也是个大家闺秀了。不如大哥你瞧瞧,她是不是像计先生说的那样,细皮嫩肉!哈哈哈……”

    那几人又是一阵哄笑。这时候茶馆里还有几个人,但他们却对这伙人的行径,视而不见。甚至有几人也在瞧着热闹。他们从没有见过有这么美的大家闺秀来过这里,心里也打起了龌龊的主意。

    苏拙忽然冷哼一声,道:“卫姑娘,我猜这位大哥一定是很仰慕你的芳华,要拜倒在你脚下呢!”话音刚落,那为首的汉子忽然双腿一软,果然双膝跪倒在地,真像是冲着卫秀磕头一样。

    众人一愣,谁也没有瞧见苏拙手中射出的两颗花生米,正好打在那汉子双腿关节的麻筋上。那汉子只觉双腿一麻,连呼见鬼。他身边的两人忙扶着他胳膊,想要扶他起来,口里还纳闷:“大哥,你怎么了?”

    苏拙手中花生米连连射出,不但那为首的汉子,连旁边五六个想要调戏卫秀的汉子,全都站不起来了。店里人看见这五六个平日为非作歹的流氓,全都跪在一个小姑娘面前,只觉十分滑稽。

    但其中苦处,只有那几个人自己才知道。他们只不过有些力气罢了,并不会武功。但瞧这个情形,也终于知道今天是遇上了高人。只不过这高人是这柔弱女子,还是那文弱书生,却是不得而知了。

    带头的一见形势不对,冲着卫秀连连磕头,口中叫道:“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

    卫秀冷笑道:“我还没有那么老!”

    苏拙起身笑道:“你们方才说的计先生,就是那个说书的?”

    那汉子忙点头道:“是是是……”

    苏拙道:“他住在哪里?”

    那汉子道:“计先生就是这家茶馆的老板!就住在后院!”

    苏拙与卫秀对望一眼,当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苏拙一挥手,道:“滚吧!”那几人如蒙大赦,忙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了。

    卫秀冲苏拙道:“看来我今天邀你同来,果然没有错!”

    苏拙笑道:“这就叫好心有好报!”

    卫秀冷哼一声,道:“这些不长眼的狗贼,遇上你也算是幸运。否则,只怕脑袋已经不再脖子上了!”

    苏拙毫不怀疑她的话,只能笑道:“不管他们了,我们快去看看那位计先生吧!”

    两人说着就向后堂走去。茶馆里没有人敢阻拦他们,两人畅行无阻,转过一道门,后面是一个院子。院子另一头,是一间小屋。这屋子虽也不大,但装修得却很好。在这几条街上,在这一片破败砖瓦房中,算是鹤立鸡群了。

    屋门大开,方才说书的那个计先生,此时就坐在屋中,意态悠闲地喝着茶。苏拙与卫秀对望一眼,一齐在门口停住脚步。计先生看了二人一眼,疑惑道:“二位找我?”

    苏拙笑道:“不知道计先生方不方便?”

    计先生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我就是个闲人,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二位高姓大名?”

    苏拙在计先生对面坐下,道:“在下姓苏名拙,这位是在下的……好朋友。”卫秀面色淡然,也不说话。

    计先生朝两人看看,心领神会地笑笑,说道:“我姓计,草字疏狂,这里的人都叫我计先生。不知道苏小哥找我,有什么事?”

    他说着,为两人斟上茶。苏拙本以为这茶定然又是粗茶,谁知道茶盏中轻雾袅袅,一股浓香扑鼻而来。他忍不住赞道:“好茶!”卫秀虽没有说话,但眉头舒展,显然也识得这茶不是凡品。

    计疏狂哈哈大笑道:“二位果然是识货之人。只不过这茶名贵,我也只舍得自己留着慢慢喝。在外堂招待客人的嘛,其实都是些陈年粗茶。不过那些人都是牛饮之辈,哪里会品茶了。哈哈……”

    苏拙笑道:“那我可得好好品一品这难得的佳茗!”说着,将茶盏端起,轻轻品味。那茶水入口清香,咽了下去,几乎要香到肚子里去了。一盏茶饮尽,余味悠长。苏拙忍不住又赞一句:“好茶!”

    卫秀也品了一盏,点头同意苏拙的称赞。计疏狂看着二人,笑道:“二位不要嫌我小气,这茶最多再给二位喝一盏,再多就没有了!”说着又给二人倒了一杯,接着便将茶壶收到自己身边,意思明确,再也不会给他们喝了。

    苏拙笑了笑,想不到这计先生倒是个性情之人。一般肯大方承认自己小气的人,都还不错,苏拙不由得心生好感,又喝了一杯。卫秀见他沉迷品茶,倒像是把正事忘了,不由得又皱起眉头。她径直问道:“计先生,这两天你有没有去过白马寺?”

    计疏狂一愣,苏拙将茶杯一放,笑道:“计先生自然没有去过白马寺。”说着向计疏狂手边一指。只见计疏狂手边正搁着一副拐棍,原来他竟是个瘸子。

    计疏狂笑道:“苏小哥果然好眼力!我是个瘸子,不要说白马寺,就是这茶馆,我也不怎么出的。”

    卫秀一愣,苏拙又问:“计先生,我听你说书,似乎对二十年前那件案子十分熟悉。莫非你知道其中的内情?”

    计疏狂道:“原来二位是为这事来的。实不相瞒,在下今年已经四十有二,当年那采花盗出现的时候,我正在一户大户人家做账房。因此知道些内情!”

    “哦?”卫秀疑惑道,“你一个账房先生,能知道得那么详细?当年那么多人……知道这件事……可是……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会把它编成故事……来讲……”

    卫秀说话声音有些颤抖,苏拙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卫秀额头上冒出点点汗珠,双颊泛红。苏拙开口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话一出口,就感觉到一股热流自丹田中升起。他大吃一惊,脱口叫道:“不好!”

    再去看那计疏狂,只见他双臂夹着一对拐棍,在地上一点,身子已经到了门外。苏拙伸手一抓,也只抓下他一片衣角。计疏狂拐棍在门框上一敲,就听“砰砰”几声响。门框和窗框上忽然落下几道铁栅栏,将门窗全部封闭起来!(未完待续。)】手机客户端正式上线了!百万免费小说的阅读神器!有离线缓存,精品推荐,更新提醒等功能,让您随时随地不浪费流量看小说!客户端下载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