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四章 佳人同路
    段丽华眼珠转了转,便明白了苏拙的意思。她听从计策,去找洛谦帮忙。苏拙站在林中又沉思一阵,这才迈步走出树林。

    刚到白马寺门外,就看见卫秀站在一乘马车旁,似乎正在等自己。两人已经两天没有说过话,此时见到卫秀,苏拙不由得有些纳闷。他上前问道:“卫姑娘是在等我么?”

    卫秀冷然道:“上车!”说着先行上了马车。

    苏拙有些奇怪,眼珠转了转,忽然笑道:“卫姑娘现在是想帮我的忙吗?”

    卫秀头也不回,冷冷说道:“我只是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是靠着望月楼的人手,才占了上风的!”

    苏拙知道她既想与自己争胜,又不想占自己的便宜。他笑了笑,便跟着上了车。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苏拙一上车,车夫挥动马鞭,将车赶了起来。苏拙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卫秀目视前方,看也不看他,反问道:“你难道不是想去找那个把二十年前采花盗的案子编成故事的那个说书人么?”

    苏拙一怔,笑道:“卫姑娘,你莫非能看到我心里在想什么?”

    卫秀叹了口气,道:“我若是能真看透你心里在想什么,那就好了!”

    苏拙知道,卫秀还是因为他不肯说出心底的秘密而耿耿于怀。他也只得苦笑两声。幸好卫秀也没有再追问,她说道:“自从发生了第一件女尸案之后,我就知道你肯定要找当年那个说书人!碰巧我得到消息,在城西一家茶馆里,已经有人又开始讲当年的采花盗的故事了!”

    苏拙笑道:“你看都没看过那女尸,居然已经知道这么多。看来小依把什么都跟你说了!”

    卫秀冷哼一声,道:“你们师徒二人若是能相互匀一下,那就再好不过。一个什么秘密都藏在心里,一个口无遮拦,心里全藏不住事!”

    卫秀的口气真好像恨铁不成钢。苏拙不禁笑道:“看来你让小依拜我为师,当真是未雨绸缪啊!”

    卫秀哼了一声,道:“你为什么会怀疑,那凶手是从说书人那里知道当年的案子的?”

    苏拙道:“两具女尸的情形与当年那件案子的情形实在太相似了,要么是熟知当年案卷的捕快干的,要么就是从当年的说书人那里听来的!”

    卫秀问:“那你为什么不怀疑是捕快做的呢?你们不是还发现了一枚捕快的腰带环扣么?”

    苏拙笑道:“那环扣是凶手故意摆在那里,想要混淆视线的。之所以不怀疑捕快,因为现在洛云天手底下那些捕快,都不过二十来岁,绝不会有人参与过当年的那件案子。”

    卫秀皱眉道:“难道你没有怀疑过洛云天和他的副手郭子善?”

    苏拙笑道:“不会!在洛阳的捕快中,的确只有他们两人对当年那案子熟悉。但是这两人都已年过不惑,子女都已成人。一个男人若是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一份还不错的差事,他是绝不会成为疯子的。而这两件案子的凶手,分明就是一个疯子!”

    “仅此而已?”卫秀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我所知,他们都至少有三个动机,会做这种事情!”

    苏拙摇摇头,道:“你若是看过第一具尸体的现场,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小依虽然能告诉你,终究没有亲眼所见能得到的多!首先,那女尸右手的那枚环扣本就是个疑点。洛云天和郭子善当了二十多年的捕快,现在为何要陷害自己人?其次,这两人的佩刀,都是挂在身体左侧,说明二人是习惯用右手的。而女尸手里的环扣既然是凶手放的,而碰巧又放在右手上,说明凶手很有可能是个左撇子。”

    卫秀只是冷笑,既不肯定苏拙的说法,也不驳斥他。忽然听得一声马嘶,马车剧烈颠簸起来。整个车厢猛地晃动一下,卫秀身子登时失去平衡。两人相对而坐,卫秀顺势撞向苏拙,苏拙忙一把抱住她的身子,伸手扶住了厢壁。

    过了一会儿,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卫秀忙从苏拙怀中爬起来,整了整衣衫和鬓发,不由得低下了头,脸上泛起红晕。苏拙却无暇顾及卫秀的窘态,眉头皱起,自语道:“城中的道路如何会这么颠簸?”

    卫秀也忽然明白他心中的疑虑,也疑惑道:“望月楼的马和车夫,绝不会发生这样的失误!”

    两人对望一眼,一起掀开车帘,跳下马车。那车夫已经在安抚受惊的马儿,卫秀问:“怎么回事?”

    那车夫沉默寡言,手指着马腿,口中却道:“不知道。”

    苏拙低头看去,只见那马的一条腿膝盖上竟已流出了血。卫秀并没有夸口,望月楼的马都经过训练。这马虽受了伤,但此刻站定,依然动也不动,叫也不叫。

    苏拙看看那马腿,膝盖处有一道口子,显是被利器割伤的。他心里一跳,往回走了几步,果然看见地上有一枚带血的瓷片。这显然是有人故意做的,而且此人武功绝对不低!

    苏拙忽然警惕地看看四周,但一切如常,再也无法发现这个割伤马腿的人。卫秀问:“发现了什么?”

    苏拙摇头不语。卫秀叹了口气,对那车夫道:“这马若是不赶紧救治,只怕就要废了。老三,你先去给马儿治伤吧!”

    那叫老三的车夫居然真的点点头,牵着马儿先行走了。真想不到,他关心自己的马儿,居然更甚于望月楼的尊主。苏拙不禁笑道:“你们望月楼的人,都是这么古怪么?”

    卫秀道:“这叫各司其职!”

    苏拙抬头看了看周围,这里已有些偏僻,房屋也显得低矮破旧。大白天所有人都出去劳作,街上也没有几个人。他说道:“城西比起城东,要衰颓许多啊。”

    卫秀讶然道:“洛阳的城东,都是达官富人的宅子,自然要比这里繁华。况且城西这几条街,更是穷苦人家聚居的地方。贩夫走卒,三教九流,都住在这里。看来今天咱们要走路过去了!”

    苏拙笑道:“能与佳人同行,这等美事,我向来是不会推辞的。不过,你认得路么?”

    卫秀也忍不住失笑道:“曲梅她们都被我安排到别处去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走。甚至,哪里是东南西北,我都不知道了。”

    两人虽然迷路,却都自嘲着笑了起来。谁也想不到,聪明绝顶的两个人,居然在这城里迷了路。就在这时,拐角走来一辆驴车,赶车的看见二人一愣,喊道:“苏先生,卫小姐,你们怎么在这里?”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体积小省流量,无广告,查找小说更方便,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