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一章 佛前辩经
    圆空话音刚落,众人就一同鼓起掌来。更有许多人大声欢呼,欢呼声中,就见那尊巨佛身周的地上,有九个龙头。每个龙头口中忽然射出了一道水柱。那水柱又粗又直,射到半空,如下雨一般淋了下来,将巨佛由顶浇透。

    经过水这么一淋,那佛像更显金光奕奕,耀人双目。苏拙看向那地上的龙头,原来这龙头下面连着水管。而每根水管连着的,都是一个水龙队。这些水龙队本是官府成立,专门用来救火的队伍,此刻倒是派上了大用场。

    段丽华忍不住问道:“这仪式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拙解释道:“这是浴佛仪式。据传,释迦牟尼降生时,足踩莲花,向东南西北四方各走七步,而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说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同时,九条神龙围在佛祖身边,吐出甘霖,为佛祖洗净身体。后世便在四月初八这天,举行浴佛仪式。这一次的想必是古往今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了!”

    凌霜也附和道:“没错,中原自从唐末动乱,已经有上百年没有这等万国来朝的景象了!”

    段丽华笑道:“不就是小孩儿生下来洗个澡么?居然也成了一个节日!”

    苏琴瞠目道:“那可是佛祖降生!”

    段丽华笑道:“管他是谁降生,只要有热闹瞧,那不就行了!”

    众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别的人哪里会去管他们这大逆不道的言语,那水龙喷洒出的甘霖,浇过佛像,又淋到了众人头上身上。大家无比兴奋,都觉这水淋到身上,一定会带来好运,纷纷挤着上前,想要多沾一些甘霖。

    水足足喷洒了半炷香功夫才停了下来,百姓的热情也渐渐冷静下来。圆空又站了起来,众人又同时安静下来。只听圆空微笑道:“如是我闻……”

    众人知道他要开始讲佛经道理了,无不洗耳恭听。谁知道,圆空只说了这么几个字,忽听得一声闷响。圆空身边一人瓮声瓮气地道:“非是我闻!”

    苏拙定睛看去,说话的正是那吐蕃国师,巴朗上师,无我和尚!他嗓音浑厚,兼之方才这一句以内力说出,只震得人耳膜一荡,心旌摇动。

    段丽华捂着耳朵,皱眉道:“这两人在说什么?”

    苏拙解释道:“如是我闻是佛经的开头语,意思是佛祖的弟子就是听到佛祖这样说的。而那吐蕃僧却是在强词夺理了,意思就是这不是我听到的东西!”

    凌霜皱眉道:“这和尚是在向圆空大师挑衅么?”

    卫秀冷哼一声,道:“只怕不只是挑衅这么简单。若单单向一位僧人挑衅,不可能在这第一句就开始驳斥。他这么说,几乎就是在驳斥佛祖了!”

    燕玲珑惊讶道:“他不是佛门弟子么?怎么会驳斥佛祖?”

    苏拙暗暗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无法就是八部天龙中的阿修罗。而阿修罗在佛经中,就是经常反驳佛祖的观点。看来,无我的攻势,从这一刻已经开始了!

    果然,那吐蕃僧话音刚落,百姓中起了一阵小声议论。圆空也皱眉看向了无法,不知他是何意。见无法没有再说话,圆空又道:“佛曰众生平等……”

    他说了半句,那无法又插口道:“放屁放屁,臭不可闻!众生何曾平等!皇帝与乞丐平等么?住持与沙弥平等么?”

    众人都是一愣,看来这吐蕃和尚是摆明来挑衅的了。圆空怔了一怔,合十对无法道:“原来上师是要与贫僧辩经来的!”

    无法起身道:“今日大吉,何不就在佛前辩经?白马寺既然是中土第一寺,当是佛法精深,难道还怕我藩国小僧么?”他汉化难听,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阴诡的笑容。

    圆空脸上阴晴不定,对这吐蕃上师实是摸不着头脑。广场上的百姓早已在议论纷纷,许多人还在讨论方才无法那句话,都觉得他说得有理。段丽华问道:“师父,方才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华平、燕玲珑两人读书也不多,都瞧着苏拙,等他解答。苏拙道:“圆空住持所说的,出自妙法莲华经。意思是世间众生都一样,若是犯业障,就会堕入六道轮回;只要勤奋修习,也能得证大道,获得解脱。而那吐蕃上师却是在诡辩,以尘世的地位差距来驳斥圆空。”

    燕玲珑道:“那他岂不是在强词夺理?”

    卫秀叹道:“虽是强词夺理,但他的话更让百姓理解。若是圆空绕不开他的诡辩,谈再多佛法,也是不得人心!”

    苏拙也微微叹了口气,暗想:“无法再这种场合公然出来给圆空难堪,自然是受了无我的示意。但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正沉思着,另一边圆空道:“既然上师有此意,我若不应战,岂不是扫了大家的兴?方才上师所言,似乎没能明白我的意思。莲华经上说的,乃是有情众生无一例外,要在三世六道中轮回……”

    不等他说完,无法又道:“佛祖得脱轮回之苦,莫非是佛祖乃是无情众生?若佛祖无情,何谈慈悲普渡?”

    圆空一怔,坐在旁边的那些寒山寺、法华寺、灵隐寺等名刹的老僧一个个都直摇头,知道无法是在诡辩,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驳斥他。苏拙在远处,也摇了摇头,忽然想起前日无我对自己说的话,大道无情,及时是佛祖,只怕面对众生时,也绝不是有情的面孔。这对师兄弟,果真是心意相通,连说出的话,也大同小异。

    无法见圆空不说话,又道:“金刚经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请问住持大师,你有没有心?”

    无法已经不满足于强词夺理的诡辩,开始发出了攻势。圆空一怔,若答有心,自然是背离了经义;若答无心,那自己岂不是与猪狗畜生无异?

    百姓的议论声又响了几分,显然对圆空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僧居然回答不出番邦僧人的问题而失望。苏拙也不禁摇头,心想:“这些老和尚一板一眼,若是正经辩论,恐怕没有敌手,偏偏碰上无法这个诡辩的高手,自然处处吃瘪。”

    他眼睛瞥见无我,只见他面露微笑,淡然地看着人群。苏拙心中一凛,暗道:“这些高僧今天在百姓面前丢面子,日后大家自然不会笃信他们的话。而他菩提门,自然是比这些名刹一板一眼的修行教义,更有蛊惑性的!难道无我是打的这个算盘?”

    无法见圆空张口结舌,哈哈大笑,道:“怎么?方丈大师的佛法,也尽于此了么?我听说近日有一尊千年古佛运抵白马寺,由方丈大师保管。照我看,方丈大师能耐也只不过此,难道有资格守护这佛宝么?”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