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六章 陈年旧案
    苏拙离开无我的房间,脑子里还在想着无我的那..la以至于他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从大门口走出了茶楼。卫秀等人都还站在门口,猛然看见他从茶楼里出来,都吃了一惊。

    凌霜道:“苏拙,你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卫秀也皱眉问道:“小依呢?”

    苏拙愣了愣,支支吾吾,既不想说出实情,又一时想不出来怎么搪塞过去。就在这时,段丽华居然从街上跑了回来,看见苏拙,愣了愣,道:“师父,原来你已经回来了!凶手呢?”

    苏拙道:“什么凶手?”

    段丽华道:“你难道不是已经猜到凶手是谁了,才匆匆离去的么?”

    苏拙知道若是被她打破砂锅问到底,势必会牵扯出无我的事来。他反问道:“我不是让你留在洛捕头身边么?你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

    段丽华没什么心机,听苏拙问,便老实答道:“哦,现场也没有找到更多地线索,洛捕头便命人将尸体抬回去,先到城里打听有没有哪家丢了女儿的案子。”

    苏拙点点头,皱眉道:“真的什么线索也找不到了?”他此刻才有些后悔,方才自己联想到无我的时候,气血上涌,有些冲动了,没有好好检查现场,就跑来了这里。

    段丽华道:“师父,我虽然还不如你,却也不算笨。那一片树林经过我仔细搜索,的确什么都找不到了。”

    “那女子的衣服呢?难道不能从衣服上找出这女子的身份么?”苏拙问道。

    段丽华笑道:“什么衣服?树林里不要说衣服了,就连一片布条也没找到!”

    “什么?!”苏拙有些吃惊,“凶手将衣服都拿走了?”

    段丽华点头道:“是啊,我还纳闷,这凶手是不是有些什么癖好,专门喜欢搜集女子的贴身衣物。想想便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她说着,忍不住真打了个寒噤。

    不光是苏拙,就连其他人也开始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洛谦眼珠转了转,忽然大声问道:“那女尸是不是被人先奸后杀,身上布满伤痕,而死因则是被割破喉管?”

    段丽华惊讶道:“你莫非已经去过了现场?”

    其他人自然知道,洛谦根本不可能去看过尸体。可是他又是如何知道得一清二楚的?苏拙疑惑道:“洛谦,你是如何知道的?”

    洛谦反问道:“郭伯伯和家父难道没有提到二十年前的一件采花盗的案子么?”

    苏拙与段丽华对望一眼,两人都想起了在树林中,洛云天与郭子善讳莫如深的表情。苏拙皱眉道:“二十年前?那时候你恐怕还在襁褓之中,怎么会知道什么采花盗的案子?”

    洛谦道:“哦,这件案子不但是家父破的第一个大案,而且在当时的洛阳掀起了很大的动静。洛阳家家谈采花盗而色变,富贵人家更是延请许多武林高手,来府上看家护院。更有甚者,举家迁出洛阳!这案子这么大,谈论的人自然很多,各种流言蜚语也甚嚣尘上。直到近几年,我还听说有人写成了书,在茶馆里由说书人穿凿附会地演绎呢!”

    众人悚然一惊,想不到一个采花贼,就能在诺达的洛阳城内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苏拙皱眉道:“既然这件案子是令尊破的,为何他却似乎并不想提起这件事?”

    洛谦叹了口气,道:“家父不想提起这件事,也是情有可原。当年这个案子实在是太过惊心动魄,直到今天,也有人谈之色变。只因当时被那采花盗害死的女子,实在是太惨了。她们被采花盗从家中掳走,奸污之后,又遭到各种鞭笞摧残,直到浑身伤痕累累,面目全非。最后那采花盗才会一刀割喉,将受害女子杀死。”

    段丽华惊呼道:“这简直与今天那个女尸的情形一模一样!”

    此时虽是白天,天气也暖和起来,但众人都不免觉得脊背寒。苏琴毕竟是柔弱女子,不比其他人。此时她打了个哆嗦,颤声道:“莫非……是当年那采花盗又回来了……”

    苏拙断然道:“不可能!既然当年洛捕头已经破了这案子,怎么还会让那采花盗逍遥法外?况且时隔二十年,江湖上也没听说有什么采花大盗出没。”

    洛谦点点头道:“听郭伯伯说,当年父亲追捕那采花盗一直到城外断崖。众捕快赶到时,亲眼看见家父将那恶贼一掌打下了山崖。那山崖高逾百丈,落下去势必粉身碎骨。”

    他们两人虽然这么说,但苏琴终究是有些害怕。凌霜伸胳膊搂紧了妻子,给她一点安慰。燕玲珑也道:“苏姑娘放心,采花盗不过就是有些轻身功夫罢了。我倒要看看,他的能耐会大到哪里去!”

    华平正色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咱们都是光明正大,却最难防小人暗算。那些奸险之徒的手段,让人闻所未闻。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洛谦点头道:“华兄说得对!这次虽然不可能是当年那个采花大盗重出江湖,但从这人作案手法来看,只怕也非善类。在家父没有破案之前,咱们大家还是多加小心为妙!”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看向段丽华,显然对她十分关心在意。

    众人当中,只怕除了段丽华自己之外,其余人都已对洛谦的心思十分清楚明白。偏偏最关键的段丽华,在这事上反而如呆傻一般,像是完全感受不到洛谦的爱意。众人只瞧得大摇其头。

    众人边走边说话,不多时就到了白马寺院墙外。段丽华奇怪道:“师父,你为何带我们来这里?”

    苏拙道:“自然是给你们安顿住处!城里的大小客栈都已爆满,只怕你们就算有钱,也找不到房间了。不如就跟我这个穷光蛋学一学,借宿在庙里!”他说着,手指着院墙外的两排院子。

    白马寺的禅房并不足以供全国各地的古刹高僧居住,官府特地在寺院东西两面又修建了两排禅院。动用了上千的工匠,在短短半月之内,已经修建完工。这两排禅房虽不说富丽堂皇,也尽善尽美,颇具匠心。更因为这些禅房有门直通白马寺,这里的房间,那是有钱也买不来的。

    洛谦笑道:“果然还是苏先生想得周到,我正愁怎么为大家安顿住处呢,想不到苏先生已经找到了这么好的去处!”

    段丽华“哼”了一声,道:“你若是有心,怎么不让我们去神捕府见识见识?”

    洛谦十分尴尬,不知说什么好。卫秀笑道:“洛谦不想领我们回家,只是因为洛神捕虽然名气很大,为人却谦逊廉洁,居住的院子也不算豪华,自然也没有那么多地方让我们住!”

    段丽华点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是我错了!”

    正说着,就看见一个青年和尚从院门中走出来,远远走来,口中道:“苏先生喝顿茶的功夫,居然大变活人一般变出了这么多好朋友来!”请输入正文\+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体积小省流量,无广告,查找小说更方便,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