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章 黄雀在后
    屋外的小帘自以为藏得隐蔽,却不知苏拙早已经知..la净尘面上的疑33之色更重。苏拙似乎已经猜到他心中的想法,道:“净尘,你不必奇怪,其实这人的脚步已经是很轻了,动作也已经很慢。我能察觉到她,还多亏了前殿那位诵经的老居士!”

    “哦?”

    苏拙道:“这座佛堂年代久远,屋顶和院墙都已衰朽不堪。不论是谁,不论他的脚步有多轻,要想越墙而过,或攀上屋顶,都只会弄出更大的动静。因此,佛堂大门就是唯一的入口。而前殿有一位诵经的老居士,旁人进来,从来都不会抬头看一眼。唯独门外这个女子进来,他会去看一眼。也正因此,他手中敲的木鱼,便有了一丝迟疑之声。你听惯了这声响,没能注意也是难免。”

    净尘笑道:“苏先生或许耳力不是最高,但这份心智,却是无人能及!”

    苏拙笑道:“你太抬举我了!这个女子来此并无恶意,咱们也不必与她相见,免得难堪。”说着附身过去,在净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净尘点头,思索了一阵,起身道:“既然如此,我便先送先生出门。”

    这么小的声音,躲在门外的小帘已经根本不能听见。她胆子稍稍大了起来,想要再靠近一点。于是她凌空一跃,挂在了屋檐下的廊柱上。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不但能听见屋里人轻微的说话声,甚至能透过窗户上的破洞,看见屋里人的声影。

    她正看见苏拙凑近了净尘,似乎在咬耳朵一般。看见两个大男人如此亲密的模样,她不禁想笑。然而她却笑不出来了,只因她鬓角发丝忽然被疾风吹动。她想要回头,却已经来不及,只感到背心一麻,当即失去了知觉。

    苏拙、净尘二人起身出门,刚打开房门,就看见门前走廊上卧着一人,正是那叫小帘的女子。两人面色一变,起初还当作恶作剧,却万万也想不到她竟会倒在这里。更令人惊骇的是,她被何人下手点倒,两人居然浑然无觉。

    苏拙上前试探小帘鼻息,知道她只是被人闭住了经脉,一时晕了过去。他面色阴晴不定,沉思许久,才缓缓道:“净尘,你将这女子送到邻街客栈,交到卫秀手上,再去办我交给你的事!”

    净尘什么多余的话也没问,点头道:“好!”背起小帘便出门去了。

    苏拙目送他离去,喃喃自语道:“看来我还得再去问问玉娘了!”他并不知道玉娘被关在哪里,但他猜方白石很有可能还在邢府。因此他去的方向,正是邢府的方向。

    苏拙心中憋着一团火,因此便走得极快,脚下生风,很快就到了。邢府门口的确站着几个皇城司的捕快,把门口守着,禁止人员进出。苏拙早想到方白石会这么做,因为除了邢府里的人,城中还有几百名丐帮弟子,散落在各处。他们现在还不知道邢荣死亡的消息,若是让他们知道,只怕又要掀起一场波澜。

    苏拙上前询问方白石,那捕快却冲着街对面指了指。苏拙万万没有想到,方白石会把案发的馆驿当作了落脚办案之处,也将玉娘关押在里面。

    方白石似乎早知道苏拙会来找他,已经站在了大门口,他径直道:“进来吧!”

    苏拙脸色阴沉,走进驿馆大门,开口就问:“你为何还派姬如风跟踪我?莫非你仍旧怀疑我?”

    方白石愣了愣,茫然道:“我派姬如风去找那无我和尚的下落了,何时让他跟踪你?”

    苏拙在他脸上看了半晌,似乎想找到一丝撒谎的迹象。然而终究没有找到,他皱起眉头,沉吟道:“姬如风没有跟踪我?那么小帘是被谁点倒的?”

    “出了什么事?小帘是谁?”方白石问道。

    苏拙摇摇头,关于卫秀的事情,他一个字也不想对方白石说。因为卫潜虽然伏法,但他一对儿女还都是朝廷钦犯。若是让方白石知道望月楼主就是卫秀,而自己与卫秀交往甚密,只怕又是说不清的事情了。

    苏拙道:“没什么。玉娘在什么地方,我有些话想问她。”

    方白石双眉一挑,疑惑道:“你还见她做什么?”

    苏拙道:“或许有些问题,还要着落在她身上解决!”

    方白石皱眉道:“玉娘的脾性难道你不清楚?她说的话,你能分辨出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么?”他虽这么说着,脚下却已经迈开步子,向着关押玉娘的房间走去。

    苏拙笑道:“她虽然喜怒无常,性情古怪,谎话连篇。但你莫要忘了,她总归还是个十多岁的少女。她说的话虽然可能有假,但只要本性不坏,终归还是有办法让她说实话的!”

    方白石忽然停下脚步,轻笑了一声,道:“我差点忘了,对付女人,你总是不缺少办法的!”说着向前一指,道:“就这里,你自己进去吧!”说完转身就走,似乎对苏拙要进去说什么做什么,一点也不关心。

    苏拙却知道,以方白石的耳力,就算再走远一点,也是可以听见二人对话的。他无奈地笑笑,推开房门。玉娘就坐在屋里,既没有镣铐,也没有绑缚。她一见苏拙,惊地猛然站了起来。但她随即又拉下脸背过身,根本不愿见苏拙。

    苏拙反身将房门关上,讪讪笑道:“玉姑娘,看来他们并没有难为你!”

    玉娘冷哼一声,继续沉默。苏拙道:“玉姑娘,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玉娘忽然回过身来,气得喘起了粗气,胸口起伏,骂道:“苏拙,你真不要脸!原来你对别人好,就是把她关起来么?”

    面对一个发火的不讲理的女人,这是让所有男人最头疼的一个问题。可苏拙这个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他说道:“汉人还有句话,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救了你,你却好要反咬一口!”

    玉娘即使再傻,这一句也听懂了。她扑上去,双手乱舞,对着苏拙拳打脚踢,边打边骂:“你居然敢骂我是狗!”

    但她如何是苏拙的对手,拳头打在苏拙身上,也当挠痒痒一般。苏拙任她打了几下,伸手捉住玉娘两只手腕,道:“我有正事问你,不要胡闹!”

    玉娘气呼呼地扭过头去,但手上终究停了下来。

    苏拙放开她手,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受人胁迫了?”

    玉娘一愣,面色犹豫不定,却始终没有说话。苏拙又道:“以你一个人之力,是无法毒杀邢荣,抢夺古佛的。因此我猜,你若不是背后有靠山,便是受人胁迫。我同意方白石把你关起来,还有一个原因。这里戒备森严,几乎无法攻破。这里很安全,你若是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本站推出的一款免费小说阅读手机软件。为您提供丰富的小说资源,支持无网络阅读!为了节省手机流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shengwangll(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