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九章 螳螂捕蝉
    (那什么,遥之乐盟主大人,这一阵红包雨下的,拜伏。还有少儿不宜01216,什么鬼。总之,小川拜谢各位捧场!)

    在闹市中的佛堂不多,而能有眼前这座佛堂如此清静的,就更少了。苏拙跨进佛堂高高的门槛,就知道为什么少林和尚会选择在这里落脚了。这座佛堂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围墙危危欲坠,屋顶青瓦也满是青苔。佛殿里香烟缭绕,只有一个年老的居士在低头诵经,当真如遗世**。苏拙进来,他也不曾抬一下头。

    苏拙只得从正屋旁的小径绕到后院。院子里有几间禅房,也是十分安静。苏拙站在院中,开口喊道:“净尘、净尘!”

    喊了两声,正面一间禅房的房应声而开,从内走出一个青年僧人,面目清秀,不过二十出头,穿一身朴素的灰色僧袍。如此寒酸的打扮,任谁也看不出来,他就是当今少林寺方丈净尘!

    净尘走到苏拙面前,合十行了一礼,神色间极为恭敬。他道:“苏先生,我早知道以你之能,一定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

    苏拙笑道:“你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就算再笨,也猜到是你来了!”

    净尘羞愧地笑了笑,将苏拙请进禅房,关上门,才说道:“苏先生勿怪,我也是没有办法。昨夜我便去找过你,谁知道……”

    苏拙怪笑道:“谁知道你掀开被子,里面居然躺着的是个女子,害得你破了色戒!哈哈哈……”

    净尘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苏先生,此事纯属误会。我想佛祖也不会怪罪的!”

    苏拙道:“我昨夜就该想到是你的。能逃过菩提门高手无我的追踪,天下间恐怕也没有几人!不过我倒是对你刮目相看了,从三年前潜伏卫府,抢来江湖名册,到如今机智百出,武功深藏不露。看来当初怀善大师选你做住持,果然是没看错!”

    净尘自谦道:“全是苏先生教得好!”

    苏拙一惊,忙摇手道:“你可不能这么说!我从来没有教你支使小和尚当街调戏妇女!”

    净尘摸摸光头,愧然笑道:“我想引起你的注意,又不想太早暴露行踪,这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想要让少林弟子在邢府门前闹出点动静。我想,以苏先生的聪明才智,一定很快就能知道其中的深意!”

    苏拙笑了笑,他知道面前这个年轻的方丈,实则是禅机深藏,大象无形,而偏偏他还心若赤子,纯良天真,这才是十分难得的。他不再取笑净尘,正色道:“净尘,你这次来泸州,想必也是为了天竺古佛了?”

    净尘点点头,道:“苏先生猜的不错,我的确是为了古佛而来。而且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不得不暗中前来。”

    “哦?”苏拙不知道有什么原因使得堂堂少林方丈不敢暴露行踪。

    净尘叹了口气,道:“你可还记得净相师兄?”

    苏拙恍然,说道:“当然记得!当年他在京城公堂上诬告我,可让我吃了一番苦头。”

    净尘道:“他当年并没有参与卫潜的谋反,是以并没有受到处罚。如今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伙天竺的僧人,竟然说要重历当年达摩祖师一苇东渡的奇迹,兴复少林!”

    苏拙微微一笑,道:“他这么做,当然是冲着你来的!”

    净尘点点头,道:“没错。当年他没当上少林方丈,始终耿耿于怀。如今他既然虎视眈眈,我更不能轻离少室山。但是皇上又专程派人送给我一封书信,让我接应大理国使者。我这才不得不暗中前来!”

    苏拙点点头,道:“这天竺古佛也算是禅宗佛宝,整个中原也只有少林寺有资格供奉这尊佛像了!”

    净尘道:“我很早就从少林出发,一路南下,风闻江湖上许多帮派都在觊觎这尊古佛。很多人传言,这古佛有神奇威力,不但内藏高深的武功心法,还能使人延年益寿,青春永驻。我知道事情有些棘手,想请先生前来助我一臂之力。可是始终不知道先生的行踪,因此只能独自前来。谁知道还没到泸州,便听闻大理国的护卫和古佛一起失踪的消息!”

    苏拙道:“这件事我已经略有眉目了。这么多人都风传古佛的消息,自然是有人暗中散布的。目的当然就是为大理国的队伍添些麻烦,扰乱视线,他们就可以浑水摸鱼。”

    净尘点点头,说道:“实不相瞒,我从一开始就料到会出事。因为这进贡古佛的主意,正是我给金襕寺住持出的!”

    “嗯?”苏拙听得一头雾水。

    净尘解释道:“在一个多月之前,我忽然收到一封大理金襕寺送来的书信。信是住持大师写的,他说寺中藏有一尊天竺古佛,已有千年的历史。可是最近,却有对头觊觎这件宝物。只因对头太强,金襕寺乃至整个大理国可能都无力相抗,因此他请少林将古佛请去,妥为保管,也好过落入歹人之手!”

    苏拙眉头一挑,道:“这当然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净尘点头道:“没错,当时我也不敢轻易应承这件事,便回信过去,给他们出了这么个主意。只可惜,唉,全都怪我!”

    苏拙摇摇头:“你这主意并无不妥,以大理国进贡为名义,可以得到两国朝廷的军队护送,的确是最稳妥的办法。只不过后来出事,那也是人力难以预计的事情,你不必自责!”

    净尘默然片刻,道:“我现在只想请先生助我找到古佛,也不枉金襕寺老住持的嘱托!”

    苏拙道:“我虽已经猜到古佛的下落,但现在却不能说。”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略略向背后房门出瞟了瞟。

    净尘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面色一变。他自认为多年禅修,武功更是更上一层楼。想不到自己居然没有能发觉屋外窥伺之人。他定下心来,立时便听到屋外轻微的脚步声。从这脚步声听来,来人还在百步之外。

    净尘看了苏拙一眼,心中暗想:当年我在少林初见苏先生时,还未觉他武功有多高,莫非经历一番生死,当真能让人脱胎换骨么?他念头还未转毕,忽地眉头一挑,疑惑道:“是个女子?”

    苏拙含笑点了点头,又有些疑惑道:“这两天我始终有种感觉,似乎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可是我始终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跟踪我,甚至以为这只是我的错觉。难道真是她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