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八章 雪中送炭
    苏拙略一思索,已经明白怎么回事。而且他原本来此,就是为了见人,14不是被玉娘的事耽误了这许久,只怕早就见到了。他已有些迫不及待,对小二道:“前面带路!”

    小二将苏拙领到二楼一间雅间。这里比楼下又要安静许多,环境也更雅致。苏拙推开房门,就看见卫秀坐在桌前,正倒了一杯酒。卫秀没有抬头,笑道:“我想你在楼下定然没有吃饱,便备了酒菜。放心,楼下那桌的酒钱,我也已经为你付过了!”

    苏拙苦笑,反身关上房门,在卫秀对面坐下。他笑道:“我看到那几位姑娘在邢府门前的举动,便大致猜到你已经来了!中原门派有这么多女弟子,又对少林如此恭敬谦让的,只怕也只有望月楼了!当年怀善大师牺牲自己,救你一命。想不到你到如今还感念在心。”

    卫秀叹了口气,将酒杯送到苏拙面前,道:“小帘回来跟我说了事情经过,我就知道你肯定能猜到是我!”

    苏拙道:“原来那位姑娘名叫小帘,好名字!”

    卫秀道:“你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姑娘名字的好。楼下那一位还不够你头疼的么?”

    苏拙听她口气,倒像是有些醋意,不禁笑道:“卫姑娘教训的是!看来楼下发生什么事,你都已经知道了?”

    “你们那么大动静,我想不知道也难!”卫秀道,“那位叫玉娘的姑娘,想必对你已经要由爱生恨了!”

    苏拙无奈摇头,道:“她喜怒无常,连我也猜不到她的心思。”

    卫秀淡淡道:“这种女子才是最可怕的!”

    苏拙琢磨一阵,也不知她这句话什么意思,终于放弃思考,问道:“你来找我,一定有事吧?”

    卫秀点点头,道:“除夕之夜你不辞而别,旁人或许不能理解,但我却知道,若不是因为最重要最危险的事,你是绝不会丢下朋友的!”

    苏拙心中一暖,笑道:“知我者,卫姑娘是也!”

    卫秀微微一笑,道:“我虽然想明白其中道理,却并不高兴。你遇到难事,居然连我也瞒着。不过,你虽然没有请我帮忙,我却也要来的。第二****将大家安顿好,便带人赶来。不过我并没有直奔泸州,而是绕道去了一个地方!”

    “哦?”卫秀专门要去的地方,一定不同寻常,苏拙十分感兴趣。

    卫秀道:“我先赶到了华平他们救人的江边!”

    苏拙眼睛一亮,兴奋道:“卫秀,你果真帮了我的大忙!我正因为疏忽了此事而懊悔不已!”

    卫秀道:“华平说过,他们自江边救起一人,可是这人却没能活下来。他们只能把那人就近埋葬。后来我找到埋尸的地方,将坟挖开,仔细检查了尸体。那人身上穿的,正是大理国的服饰!而且从他的衣着装饰来看,身份定然不简单。我又想到,华平曾说那人临死前只说了个高字。因此我猜想,那人定是想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高姓是大理的显赫世家,就连大理丞相一职,也都是由高家担任!”

    苏拙面色凝重,道:“我如果没猜错,那人一定就是大理国护送古佛的首领,大理丞相之子高崇进!”

    卫秀又道:“我让人查看了他的死因,你猜他是怎么死的?”

    苏拙盯着卫秀,急切想知道答案。卫秀道:“他是被一种阴寒之力冻伤筋脉而死的,而他全身上下只有胸口一个掌印。”

    “这是什么功夫?”苏拙疑惑道。

    卫秀面色凝重,沉声道:“检查的人告诉我,这掌法是吐蕃密宗的大手印,而内力则很有可能是吐蕃雪山教的大雪山心髓!”

    “密宗大手印?大雪山心髓?”苏拙不解道。

    卫秀道:“为此我专门去查了这门功夫。大雪山心髓本是多年前昆仑极乐教的独门心法。后来极乐教灭亡,世上便没有人会了。后来吐蕃国一位上师无意中得到心法,练成了这门功夫。此人便是巴朗上师,后来自称莲花罗睺法王,一手创立了大雪山教!”

    苏拙皱眉长叹,喃喃道:“这件事怎么又跟什么吐蕃上师扯上关系了?”

    卫秀道:“我也顺便派人打听了一下这位巴朗上师,听说他青年时就遍历吐蕃大小寺庙,为的就是与众寺活佛辩经。仗着口才厉害,他竟将众高僧辩得哑口无言。即使是在诡辩,他也能自圆其说。又听人说,他身材壮实,脾气暴躁,喜爱与人动武。后来有一次,他在惹萨金顶与人比斗,战败之后便从此失去了行踪。直到两年前创立雪山教,才重新出现在吐蕃!”

    苏拙皱着眉头,新潮起伏。他道:“我也曾听闻过这个雪山教,却没听说他们会到中土活动。”

    卫秀道:“自从雪山教成立以来,的确没有涉足中土。这次是第一次,看来中原武林,又要有一场风波了!”她叹了口气,目光中含着忧色。

    苏拙面色凝重,沉思许久,忽地脑海中灵光一闪,脱口道:“你方才说,高崇进是如何死的?”

    卫秀吓了一跳,回答道:“被大雪山心髓的手印打伤的……”

    苏拙喃喃自语:“大雪山心髓掌力阴寒,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双目忽然闪出精光,道:“我知道古佛在哪里了!”

    卫秀眉头一扬:“哦?”

    苏拙十分兴奋,大声道:“这件事如果能够解决,功劳全在你身上!我现在要去见一个人,只有先行告辞!”

    卫秀笑了笑,道:“我已经派小帘去查探那两位少林僧人的落脚之处,很快便会返回,你不妨稍坐一坐!”

    苏拙怔了怔,想不到卫秀早已猜到自己全部的心思,提前就将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他端起酒杯,道:“交友若此,夫复何求?当浮一大白!”

    卫秀却露出狡黠的笑容,道:“苏拙,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还你一个人情而已。咱们是对头,而不是朋友。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苏拙又是一愣,忽地又笑了:“有你这样的对手,也是人生一大乐事!”说着仰头将杯中酒饮尽,所有情意都赋酒中。

    酒杯刚放下,那位在邢府门前见到的名叫小帘的女子便推门而入。她看了苏拙一眼,对卫秀道:“尊主,找到了!离这里不远有个佛堂。他们便在那里落脚!”

    卫秀点点头,目视苏拙。苏拙起身向两人都鞠了一躬:“多谢卫楼主,多谢小帘姑娘!”说着开门而走。

    待他走远,小帘忽然笑道:“主人,这位苏先生倒也是个有趣的人物!”

    卫秀淡然一笑:“你越是了解他,就越会发现他的有趣之处!小帘,悄悄跟着他。我倒也想知道,这尊古佛到底为什么能吸引这么多人来争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