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七章 针锋相对
    几个捕快站立的位置,将店堂前门后门的通路都已经堵住。r?anw  enw?w?w?.??姬如风则独自上前,脸上依旧是一点生气也没有,似乎从没有一件事能让他的脸色好看一些,即使是抓到了嫌疑犯。

    苏拙当然知道姬如风是来抓捕玉娘的,他当然也知道玉娘与邢荣的死一定脱不了干系。但是玉娘方才最后一句话又让苏拙心里产生了一些动摇。虽然他知道玉娘撒谎只怕比吃饭还寻常,但在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他并不想让姬如风带走玉娘的。

    谁知道姬如风却率先开口了。苏拙原本以为这人万万不会多说一句话,可是姬如风还是开口了。他第一句话,便让苏拙有些惊讶。他道:“苏拙,你果然与凶犯是一伙的!”

    苏拙一愣,原本想说的话,变成了一句疑问:“我如何与凶犯是一伙的?”

    姬如风冷哼一声,道:“若不是一伙的,你们会在一起喝酒么?方捕头说的没错,跟着你果然就可以找到玉娘!”

    苏拙一怔,暗想:为何方白石会认为跟着我就能找到玉娘?他为何会对我有所怀疑?昨晚他的表现就有些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拙叹了口气,不单女人心如海底针。有时候有些人的心,比海还要深,比世间最复杂的难题还要难以琢磨。

    而玉娘却只听了姬如风那一句“跟着苏拙找到凶犯”,顿时面色一变,凝视苏拙,颤声道:“你带他们来抓我?”

    苏拙叹了口气,无心向她解释。姬如风道:“苏拙、玉娘,你们二人现在都是本案的嫌犯,是乖乖跟我走,还是要我们动手?”

    苏拙冷然道:“姬捕头,方捕头虽不算我的至交,却也有些交情。你将我定为嫌犯,难道不需要向他禀报一声么?”

    姬如风板着脸,道:“这么说,你是要动手了!”

    苏拙没想到他如此不近人情,正不知如何收场,门外却响起方白石的笑声:“如风,苏先生帮我们抓到本案重要嫌犯,你怎么要与他动起手来?”

    苏拙转头看去,果然见方白石大步跨进店门。他身后还带着一大队的捕快,但这些人都站在街上,并没有进入店内。

    店中的酒客早已意识到事态不对,匆匆付钱离去。诺大的店堂内,就剩他们几人。气氛骤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方白石虽然在笑,却无法化解苏拙心中的疑惑。方白石道:“苏拙,我并没有怀疑你与凶犯有关系。”

    他这解释反而更显得欲盖弥彰,苏拙只是冷眼看着他。方白石虽不如其师兄金九命那般阴鸷,却比金九命更加坚忍倔强。若是他要藏住什么秘密,别人一辈子也休想从他嘴里听到。

    方白石此刻并不想与苏拙谈论这个问题,他看了玉娘一眼,道:“是你毒死了丐帮帮主邢荣?”

    玉娘不答,眼睛只是看着苏拙,眼眶中晶莹闪烁,哑声道:“真是你带他们来抓我?”

    苏拙知道方才姬如风要抓自己,方白石是在为他解围。可是这样一来,玉娘则误会得更深了。他叹了一口气,不知如何解释。方白石却冷哼一声,道:“玉娘,丐帮杀害大理国使者,是不是你主谋?古佛是不是在你手上?”

    玉娘眼中含泪,瞪了苏拙一眼,冲着方白石冷笑道:“如果古佛在我手上,我何必留在这里?至于什么大理国使者,我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方白石道:“你可知道,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开口说实话!”

    苏拙忽然一拍桌子,满桌的杯盘都一震。他大声道:“方白石,案情未明,你便想用刑么?”

    方白石霍然转头,瞪着苏拙,道:“苏拙,你莫要忘了,是你推断出邢荣是被玉娘下毒杀死的!”

    苏拙针锋相对,吼道:“可是我并没有说她就是抢夺古佛的主谋!”

    两人寸步不让,眼神相交,做着无声的交锋。方白石终于叹了口气,冲手下道:“把玉娘暂且押回去!”

    两个捕快应声而上,玉娘脸色一沉,怒道:“谁敢动我!”

    话音刚落,方白石身子已经蹿了出去。玉娘只觉眼前一花,人影闪过,双手一空,原本挂在腰间的药囊已经到了方白石手上。这一下兔起鹘落,竟连苏拙也没想到。玉娘没了装毒药毒虫的药囊,便如猛虎拔了利爪。两名捕快顺势上前,按住她肩膀。

    玉娘瞪着苏拙,怒道:“苏拙,你居然真不帮我!”

    苏拙叹了口气,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杀邢荣?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愿对我说实话么?”

    玉娘本是个性极强的女子,顿时赌气道:“是我杀的,那又怎样!让他们把我杀了抵命吧!”说完,再也不向苏拙看上一眼。

    方白石手一挥,两名捕快押着玉娘出门而去。苏拙看着玉娘背影,忽然想起段丽华来。两人年纪相若,都是古灵精怪。只是一正一邪,段丽华有卫秀照顾,又拜自己为师。而玉娘则要孤独许多,独自一人行走江湖,凡事只能依靠自己。

    想到这里,苏拙心中升起一股不忿,对方白石道:“方白石,你最好不要动她!”

    方白石也有些火气难泄,怒道:“苏拙,我身负皇命。若是再找不到古佛的下落,查清凶手,要死的那个人就是我!”

    苏拙一怔,当真各人有各人的难处。他长叹一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在此之前,我不希望玉娘收到虐待!”

    方白石道:“好!我只剩一天时间,我也只能给你一天时间!”

    苏拙胸中豪气陡生,道:“若是一天之内查不出真相,你负命身死,我也自裁谢罪便是!”

    方白石凝视苏拙半晌,缓缓点了点头,手指门外的众捕快,道:“他们都是皇城司的好受,奉命前来协助我,刚刚赶到。你若是需要人手,随时都可调用!”

    苏拙向门外看了一眼,方白石这次带来的捕快,果然与早上的泸州城捕快不同。他们已在门外大街上站了许久,却仍旧是一动不动,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原本热闹的大街,此刻竟是一个人也没有。百姓见到这些捕快,居然都不由自主地绕道而行。

    苏拙叹道:“皇城司捕快,果然与众不同!不过我独来独往惯了,不需要帮手!”

    方白石点点头,把手一挥。众捕快雷厉风行,一齐转身,沿着来时路又散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样。方白石又看了苏拙一眼,什么也没说,大步离去。

    苏拙目送他离去,脸色又凝重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客栈小二战战兢兢走上前来,小心问道:“客官可是苏先生?”

    苏拙点头。小二道:“有位客人在二楼雅间备了酒菜,请先生移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