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五章 黑白之间
    方白石一愣,苏拙看着邢荣手臂软软垂了下去,心猛地一沉,大叫一声:“不好!”话音刚落,方白石手一松,邢荣身体“噗”一声摔在地上。

    众捕快都惊讶地望着眼前情景,丐帮弟子也站在月门外,向里窥视。所有人都被邢荣的突然死亡吓傻了,忘了该做什么。苏拙忙蹲下身子,翻开邢荣眼皮,就见邢荣两只眼珠已经呈现青色,口中鼻中都流出黑血来。

    苏拙茫然道:“他中毒了!”

    方白石已经拿起桌上的茶杯,凑到鼻尖闻了闻,道:“茶水里并没有毒!”

    苏拙抬起邢荣右手,道:“茶里当然没有毒,因为凶手把毒下在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地方!”只见邢荣那只右手食中二指竟都已肿胀起来,呈现黑紫色。

    方白石恍然,心中更加惊骇,脱口说道:“难道是在这棋子里?”

    苏拙点点头,小心地拿起邢荣面前那个装黑子的棋篓。方白石已经找来一根小木g,苏拙用木g拨弄几下,果然看见棋篓下方的黑子,表面都似有一层水渍,湿漉漉的。苏拙凑近一闻,果然便闻到一阵腥味。

    他叹道:“凶手将毒下在棋子上,盖在下层。刚开始并不察觉,等下棋下到一半,正是紧张激烈的时候,也不会再去细看棋子。不知不觉中,便已经染上了剧毒!”

    方白石道:“莫非是那个和尚下的毒?他事先将剧毒涂在黑子上,引诱邢荣下棋,这样将他毒死!”

    苏拙缓缓摇头,道:“可是他又怎么知道,邢荣一定会执黑子?”

    方白石道:“这很明显,邢荣身为主人,自然会谦让那和尚,自己执黑,让和尚先手!”(中国古代围棋白先黑后,与现代不同。)

    苏拙一边听他推测,一边拿起那一篓白子,也拨弄了几下,皱眉道:“白子也有毒!”

    “什么?”方白石惊骇莫名,“那和尚莫非想毒死自己不成?”

    苏拙道:“若是按你的推测,无我怎么会在自己的棋子上也下毒?这就说明,下毒的人,并不知道邢荣会执哪一子!这毒自然也就不是无我下的。”

    方白石叹道:“有如此高超的下毒手法的人,又会是谁呢?”

    苏拙脸色铁青,沉声道:“有这种手法的,一定是她!”他叹了口气,道:“我怎么会把她疏忽了?玉娘好动,今早这么吵,她哪里有不看热闹的道理?可是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只能说明,她已经离开了邢府!”他忽然想起昨夜玉娘离去时说过的那句话,心中越发沉重起来。

    方白石大声道:“我这就派人去找这个玉娘!”

    苏拙缓缓摇头,道:“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她若是故意藏起来,只怕谁也找不到!”

    话音刚落,站在亭外的一个捕快忽然站出来,冷冷道:“除非她从这世间消失了,否则我一定能够找到!”

    苏拙奇怪地看了那人一眼,只见这人始终面色y沉,仿佛别人欠了他的银子一样。方白石道:“他叫姬如风,是皇城司的高手,这次来帮我。若论追踪的本领,这世上恐怕还没有人比得上他!”

    姬如风听了夸赞,脸上也没有一点笑意。苏拙点点头,方白石对姬如风道:“你现在就去将那个叫玉娘的女子抓回来!”

    姬如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领着自己手下四五个人转身就走。苏拙忽然想到什么,又喊道:“姬捕头,若是遇到无我和尚,也将他请回来!”

    姬如风并没有回头,甚至连脚步都没停。苏拙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到,方白石问:“那个和尚也有可疑么?”

    苏拙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无我为何要匆匆离去?而且他也中了毒,却为何没有毒发?”

    方白石也皱起眉头,道:“我总觉得这个和尚有些奇怪,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苏拙道:“他是菩提门的高手!”

    “菩提门?!”方白石微微一惊,似乎这三个字有很大的魔力,足以让人心悸。

    苏拙点点头,道:“昨日我亲眼看见他使出七步生莲的内功,绝不会有错!”

    方白石道:“菩提门很少在江湖上活动,可说是个十分神秘的门派!”

    苏拙道:“菩提门是禅宗门派,相传是由六祖惠能传下来的。门中都是禅宗的高手,而且行事不同寻常,不可以世俗的眼光来看待这些人。”

    方白石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连菩提门的人都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来,泸州的水可是越来越浑了!”

    苏拙道:“天竺古佛是迦叶传下来的。传说佛祖在灵鹫山**,手拈金婆罗花,而迦叶微笑,自此便开了禅宗一脉。无我既然是禅宗门人,自然对这古佛十分感兴趣。”

    两人正说着话,旁边的泸州捕快已经将土坑中的尸体都抬了出来,整齐排列在空地上。一人上前禀报:“方捕头,一共是四十三具尸体!”

    “四十三?”方白石吃了一惊,“难道就凭两个人,就将四十三人全都杀了?”

    苏拙却摇了摇头,道:“就算是这些人全都睡死过去,只怕也没这么容易。况且还有站岗放哨的,定然不能只有两个叛徒!”

    “这么说的话……”

    苏拙道:“你莫要忘了,这四十五人当中还有个云木大师!”

    方白石恍然:“没错!但云木大师绝不会是凶手。因为凭他的武功,根本不用等到泸州城再下手。除去云木大师,还剩一人,更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杀死这么多人,还*走了云木大师!”

    苏拙点了点头,道:“因此,那些大理国的叛徒,应该也在这四十三具尸体里。他们被人利用,成事之后自然也被灭口!”

    “这主谋尽没有留下一点破绽!线索到这里又断了,看来只能等姬如风将那玉娘抓回来了!”方白石有些丧气。

    苏拙忽然想起什么,口中喃喃道:“难道……”

    就在这时,一个捕快匆匆跑进来,向方白石禀报道:“方捕头,门外出了点事,您要不要去看一看?”

    方白石没好气道:“你没见我正忙着么?”

    那人道:“是两个和尚与几个女子发生了口角!我们想劝,也劝不住!”

    方白石只想翻白眼,当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和尚怎么又跟女人扯到了一起!苏拙不禁笑道:“这种热闹如果不去看一看,岂不是要抱憾终身?”说着迈步向大门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