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四章 三个问题
    苏拙一愣,问道:“大师这就要走?难道不想看看传说中的古佛?”

    无我笑着摇摇头,道:“古佛再奇珍,也不过是一尊摆设罢了!”说着衣袂飘飘,扬长而去。火?然?文??  w?w?w?.?

    邢荣也不挽留,笑着对苏拙道:“苏先生请坐。”

    苏拙却无心去坐,只因为方白石的手下陆续回来禀报,在府中并没有发现异常。方白石面色凝重,苏拙心中也暗暗嘀咕:莫非我想错了?

    邢荣笑道:“怎么样,捕头达人,有没有发现你要找的东西?”

    方白石冷笑道:“邢帮主,看来你是成竹在胸了!其他地方都找过了,就剩这片梅林了!”

    邢荣笑道:“这片树林一眼便可看到头,莫非你以为这里可以藏什么东西?”

    苏拙心中灵光一闪,忽然瞥见石亭北边几棵梅树,道:“这几棵树被亭子遮住阳光,梅花反而开得比别树都要盛!”

    方白石恍然:“自然是因为,有人给这几棵树施了特殊的肥料!”他向手下喝道:“来人,挖!”

    邢荣面色微微一变,眼睛在方白石与苏拙两人之间看了看,似乎从方才的举止中,已经猜到些什么。几名捕快拿着铁铲,将梅树下的泥土挖开。邢荣忽然笑道:“苏先生,我正想告诉你,你昨夜托我办的事,我已经有眉目了!”

    苏拙一愣,霍然转头,目光灼灼看着邢荣。邢荣不以为意,继续道:“那本修罗道,我派人连夜去打听。你也知道,我丐帮弟子别的不行,想要打听点消息,比什么人都有办法。于是他们今早就向我禀报,说是已经发现了线索!”

    他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似乎就在等着苏拙开口询问。然而苏拙还没开口,就听见捕快手中铁铲“咯”地一声顿住了,有人喊道:“找到了!”几人加快动作,不多时便挖出一个大坑。坑中横七竖八,躺着几十人,有的人皮肉已经开始腐烂。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邢荣脸色依旧平静,眼睛只是与苏拙对视。苏拙一时竟忘了尸体的事,心中波澜汹涌,只是想着修罗道三个字:难道邢荣当真就是八部天龙的主使?否则,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知道用修罗道来向我暗示?

    方白石并没有看出苏拙与邢荣之间此刻这奇怪的关系。他只是冷哼一声,道:“邢帮主,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么?”

    邢荣笑道:“我要解释什么?难道就是这些尸体么?”

    方白石道:“你何必装模作样?这些尸体,总不会是我埋在这里的吧?”

    邢荣道:“既然你会到我这里搜查,一定也知道,这座宅院是我刚买下不久。这里埋着尸体,我也不得而知。你应该去找原来的主人才是!”

    方白石冷笑道:“邢帮主,你莫非没有看见这些尸体身上的服饰?他们都穿着大理国护卫的衣服!除了前几天驿馆发生的血案,总不会还有这么多大理武士死在泸州吧?邢荣,看来你要跟我们走一趟了!”

    邢荣没有说话,看了看苏拙。苏拙叹了口气,道:“方捕头,邢帮主看来是断断不肯离开这间院子的。既然如此,还是让他留下来吧!”

    方白石一愣,不知道苏拙为什么忽然说这种话。但他还是想要把戏演下去。他指着苏拙,故意说道:“你是何人?”

    苏拙叹了口气,道:“方捕头,不用演戏了。邢帮主早就看出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方白石无法掩饰自己的惊愕,眼光向邢荣脸上看去,果然看见他莫测高深的笑容。邢荣端起茶盏,笑道:“苏先生都已经发话了,方捕头还要抓我回去吗?”

    方白石却有些不甘心,道:“苏拙,你到底搞什么鬼?”

    这句话正是昨晚苏拙问他的,想不到现在他原话奉还。苏拙可以想到他心中的怒气,摇了摇头,反而在邢荣对面坐下,道:“我倒是没想到邢帮主原来是深藏不露!”

    邢荣也赞道:“我也没想到苏先生原来早就成了朝廷鹰爪!”

    苏拙道:“我有几个疑问,不知道邢帮主能不能为我解答。”

    “哦?”邢荣笑道,“想不到鼎鼎大名的苏拙苏先生,居然也有问题向我这个乞丐头子请教!”

    苏拙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沉声道:“第一个问题,单独一本修罗道根本没有用,你抢这本书到底为了什么?”

    邢荣似乎根本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问这个问题,脸上现出茫然之色,脱口道:“我何时抢过这本书?”

    他话一出口,苏拙也愣住了,暗想:他的表情不是作伪,而且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必要对我撒谎。莫非是我想错了?邢荣与修罗道根本没有关系?那么他与八部天龙也就没有关系了?

    苏拙想到这里,忽然隐隐感觉到自己走入了歧途,对邢荣的怀疑或许本就是被人利用了。他沉吟了许久,终于才问出第二个疑惑:“邢帮主可听说过八部天龙?”

    邢荣更加纳闷,道:“什么八部天龙?我从来都没有听过。”

    苏拙凝视他半晌,似乎要把邢荣内心看透一般。然而这两个问题对于邢荣来说,根本没有半点意义,他更加不需要掩饰什么。苏拙再次印证了心中的判断,邢荣根本对于八部天龙组织全不知道。这么说来,他也只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个棋子罢了!

    苏拙又问了第三个问题:“邢帮主,背后指使你的人,到底是谁?”

    这一次邢荣面色微微一变,却故作轻松神色,转身往后看了一眼,笑道:“我背后并没有什么人啊?莫非苏先生眼花了?”

    方白石面色一沉,怒道:“邢荣,你不要装蒜!你就算是丐帮帮主,也一样难逃王法!你最好给我乖乖说实话!”

    邢荣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但他兀自笑道:“我一直都说的实话啊!只是不知道捕头大人喜欢听什么样的实话?”

    方白石顿时失去耐性,一把揪住邢荣衣领,怒道:“邢荣,你若是再耍花样,休要怪我无情!你是怎么杀死这些人的?给我一五一十招出来!”

    邢荣嘶哑着嗓子,似乎费了好大的力气,牙关中挤出几个字:“不……不是我杀的……我只是……埋尸……”他声音越说越小,最后简直如蚊呐一般。

    方白石大声道:“你说什么?大声点!”

    然而邢荣再也没有回答他,双目一瞪,嘴角流出一道黑血,竟然已经气绝身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