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三章 敲山震虎
    玉娘怔了怔,似乎下定了决心,道:“我师姐便是南青囊门的门主。可是我们两人向来不和,这次我又与她吵了一架,偷偷跑了出来。师姐根本就不是当掌门的料,可是我武功比不上她!我听说那尊天竺古佛上有神秘武学的秘密,这才想要去抢古佛。”

    苏拙道:“你想要学会古佛上的武功,便可以打败你师姐,夺取南青囊门的掌门之位?”

    玉娘笑道:“果然我的心思一点也瞒不过你的眼睛!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便依你,将南青囊门的名儿改了,就改成五毒教!不,五仙教更好听些……”她似乎已经在憧憬以后的安排了。

    苏拙叹了口气,道:“你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儿,为何也学着别人打打杀杀,争权夺势?”

    玉娘怔了怔,道:“你什么意思?你不愿帮我?”

    苏拙道:“五毒教一事不过是我一时气话。南青囊门本也算是名门正派,在你师姐手里,未必就会衰落。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玉娘眼眶中忽然涌出泪花,道:“你真不帮我?莫非你也被邢荣的威势吓到了?”

    苏拙没有说话,但态度却很坚定。玉娘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只得跺了跺脚,道:“苏拙,你不要后悔!”说着便裹着被子,出门而去。

    苏拙叹了口气,心中始终沉甸甸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和衣躺倒,迷迷糊糊坠入梦乡。

    当方白石带人推开邢府的大门,苏拙也几乎同时惊醒了。泸州城的捕快按着事先的部署,冲进各个院子,守住路口。他们平时或许有些懈怠,但现在来了一个铁一般的雷厉风行的上官,每个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苏拙也赶忙整好衣衫,打开房门。方白石就站在院门口,两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心照不宣。

    邢荣并没有出现,只有一群乞丐站在院中,面面相觑。武三两就在方白石身边,但他低着头不说话。一个老丐道:“捕头大人,您这是要干什么啊?咱们可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这些丐帮弟子终究对官府还是有些敬畏,只能好言询问。

    方白石冷哼一声,道:“奉公守法的良民?要真是守法良民,你们这群乞丐,能住在这么好的院子里?”

    “这……”老丐顿时无言以对。

    方白石沉着脸,道:“你家主人在哪里?还不叫他出来!”

    那老丐见方白石出言不善,也有一股傲然之性,冷然道:“这位捕头,您想见我家主人,恐怕还不够资格吧!”

    方白石冷笑:“我倒要看看,我够不够资格!”说着一把捏住老丐的肩膀。这老丐能在邢荣手下,也并非庸手,没想到被方白石一招制住,居然连还手之力也没有。

    他终于明白,眼前这个捕快,跟以往见到的都不一样。方白石不但身手不凡,而且并不怕他们丐帮。要是朝廷的鹰犬都是这样的,那他们这些江湖帮派也就无立锥之地了!老丐如是想着,肩头传来一阵剧痛,直痛得他说不出话来。一旁的武三两看不下去了,拱手道:“这位捕头大人,何必为难我们这些草民呢?帮主就在后园梅林,您请吧!”说着向花径小道一指。

    方白石哼了一声,放开那老丐,径直沿着武三两所指的路径而去。丐帮众人都被捕快看在原地,苏拙倒是紧跟着方白石,走到梅林。过了月门,满眼是一片梅树林,梅花开得正盛。树丛间一座石亭里,邢荣和无我正相对而坐,一边饮茶,一边对弈。苏拙心中一动,暗想:这邢荣果然不简单。外面闹成这样,他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在此下棋。昨日若不是自己留了心眼,只怕就要被他的猥琐模样骗到了。

    邢荣能坐上丐帮帮主的位子,自然不简单。只听他“哈哈”一笑,道:“大师,你这一子落得可大失水准啊!我只要在此补上一子,你这一角岂不是全军覆没?”

    他说话的功夫,苏拙已经走近,就见邢荣将一枚黑子填在右下角。这一子当真如画龙点睛,登时将无我的右角的白子生机尽数封死。数十枚白子,已经是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无我却淡淡一笑,径自将手中一枚白子落在中腹。邢荣呆了一呆,只见无我虽然右角失守,但整个中原腹地,已尽是白子纵横驰骋之处。而且中腹白子与另几处边角势力遥相呼应。不管是左冲,还是右突,只凭无我的心意。

    苏拙忍不住笑道:“俗话说金角银边草肚皮,邢帮主套路固然不错,可惜无我大师却更是技高一筹啊!”

    两人都站起身,道:“苏先生来了!”

    无我合十道:“原来苏先生也是棋道中的高手!”

    苏拙摇头笑道:“不过是略知皮毛而已。无我大师径取中腹,如此雷霆手段,才是大家手笔!”

    无我合十道:“非是我手段高明,而是邢帮主格局小了些,只看见了一时一地的得失,虽然赢了边角,终究也要失掉广大河山啊!”

    无我说话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莫测高深的笑容。他明说下棋,实则暗含深意,苏拙和邢荣都陷入沉思。方白石忽然大声道:“几位倒是好兴致!”

    邢荣早已听到外面吵闹,一点也不惊讶,笑道:“这位捕头大人面生得很,不知如何称呼啊?”

    方白石没有回答他,正色道:“你就是邢帮主?”

    邢荣“哈哈”一笑,道:“正是在下!不知您找在下,有什么公务么?”

    方白石沉着脸,冷然道:“邢帮主,前些日子,在您这宅院对面的驿馆里,发生了一桩惨案,不知道您可有耳闻?”

    邢荣面色如常,道:“恕在下孤陋寡闻!”

    方白石冷哼一声,道:“可是我怀疑你与这案子脱不了干系!”

    邢荣点点头,笑道:“原来大人带人冲进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邢某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大人心有怀疑,不如就让你的手下到处搜一搜!”

    方白石等的就是这句话,把手一挥,手下捕快便分散开来,到各处院落翻箱倒柜,搜索起来。邢荣一点也不在意,对无我道:“大师,这一局是我输了,不如再来一局?”

    无我却摇摇头,道:“贫僧还有俗事未了,就先告辞了!”说着向苏拙合十一礼,道:“苏先生,咱们后会有期!”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