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二章 女人心
    苏拙暗呼好险,坐在床边,伸手想要为玉娘..la谁知她猛然坐起身,抓住苏拙胳膊,拉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苏拙一惊,忙抽回手臂。但已经迟了,手臂上被咬下两排齿痕,血痕宛然。

    他皱眉道:“我当真大意了。你既然能说话,身上的穴道自然也已经解了!”

    玉娘脸上挂着笑容,道:“多亏了你怜香惜玉,点穴的时候舍不得下重手,我才能这么快解穴啊!”

    苏拙叹了口气,忽然感觉被咬之处麻麻痒痒。他惊道:“你又下毒!”说着忙运使内力,想要将毒从伤口逼出。

    玉娘看他神色,笑道:“别费力气了,我这毒没有解药,断然是无法解的!苏拙,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我就将解药给你……”

    她话音刚落,苏拙额头已出了一层汗。那毒确实猛烈,进入血液很快遍扩散到半身。他已无法将毒逼出,然而让他奇怪的是,这剧毒并没有让他难受多久。体内的毒素顺着经脉,流到了丹田中。原本就在丹田中的那一团气息又运转起来,似乎将毒素吸进去了一般。

    玉娘看见苏拙不过运功片刻,脸色便恢复如常,不禁面色一变。苏拙虽也无法解释其中的道理,但知道自己已无大碍。他抓住玉娘手臂,重重哼了一声,沉声道:“你身上到底还有哪里没有毒?!为何一定要下毒害人?”

    玉娘见苏拙当真动了怒气,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瘪着嘴,泫然欲泣。苏拙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蓦然想起她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一股怒火又不由得平息下去。他叹了口气,放开玉娘手臂,想要规劝两句,谁知道最后出口却是:“以后不准下毒害人!”

    玉娘忽然又展颜笑了,道:“我只给你一个人下过毒。谁知道你居然什么毒都不怕,真是个魔鬼!”

    苏住这才发现,自己又被她的可怜模样骗了过去,重重叹了口气,起身就想离去。玉娘吃了一惊,赶忙从后抱住苏拙,央求道:“苏拙,你不要走嘛!”

    苏拙狠狠道:“我不愿同一个满口谎话,心机歹毒的人多说一句话!”

    玉娘却笑道:“我千方百计想要给你下毒,还不是想得到那尊古佛么?难道你就不能体会我的苦心?”

    苏拙冷笑道:“不能!”说完,挣脱开玉娘的双臂,大步前行。

    玉娘哼了一声,道:“你若是现在走了,有个秘密就永远也别想知道了!”

    苏拙果然停下了脚步。玉娘笑道:“你可知道,你走之后,有人来找过你?”

    苏拙霍然回头:“谁?!”

    玉娘娇笑道:“你怎么会如此紧张?莫非来的那人,是你的相好不成?”

    苏拙凝视玉娘的面容,一时间真不知她到底是在说实话,还是又在说谎。对付女人,有时候比对付最最阴险的敌人,还要困难。苏拙只觉头大。原本有一个卫秀,已经让他尝到女人的苦头,现在居然又来了这么一个。

    但是玉娘又跟卫秀不同。卫秀的麻烦在于她的聪明,让苏拙感觉深不可测。而玉娘则根本不需要智慧和谋略。她将女人的赖皮、撒娇、说谎等等手段,发挥得淋淋尽致。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

    女人的武器,往往比男人的刀剑,更管用。

    玉娘将被子裹在身上,走到苏拙面前,笑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在想,我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苏拙摇摇头,冷笑道:“不,我心里此刻在想,你若是再不说实话,我该用什么手段对付你!”

    玉娘全然不怕,道:“你不会这么想的。像你这样喜欢故作清高,又爱面子的男人,绝不会出手对付女人的!”

    苏拙冷笑:“你似乎将我的心思看透了!”

    玉娘却叹了口气,道:“我若是真能看透你,恐怕也就不会喜欢你了!”

    苏拙道:“废话少说,到底是谁来找过我!”

    玉娘“咯咯”一笑,道:“看你着急的模样,比什么都有趣!好了好了,告诉你就是。来找你的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年轻的男人!”

    苏拙眉头一皱,问道:“男人?你可曾看见他的模样?”

    玉娘没好气地说道:“哼,莫非你忘了,你点了我的穴道。我根本动弹不得,如何去看他的模样?”

    苏拙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又问道:“那他可曾说什么?”

    玉娘反倒坐在床沿,翘起腿,道:“你想知道他说了什么?那就得答应帮我把古佛抢到手!”

    苏拙没想到她说到最后,还是想要那尊古佛,叹了口气,道:“好!”

    玉娘瞧着苏拙无可奈何的模样,“咯咯”直笑,道:“你走后不久,就有个人轻轻把门推开。当时我可吓坏了,不但动弹不得,连声音也不发出来。那人走进门,似乎把我当成了你,轻轻喊了几声‘苏先生、苏先生’。不过我自然没法回答他。于是他就上前轻轻将被子拉开了。谁知他只看了一眼,就似乎被吓坏了,忙盖上了被子,退到门口,口中连连说道:‘罪过、罪过……’可惜我看不见他的相貌,不然他那表情,一定笑死人了。”她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拙耐着性子,等她笑完。玉娘继续道:“后来他就出去了,将房门关上,还发出了好大的动静。之后我便听见院子里声音渐渐响了起来。过不多久,你便回来了!”

    苏拙怔了怔,道:“就这些?”

    玉娘点头:“就这些!”

    苏拙无奈,转身又要走。玉娘急道:“你怎么又要走?莫非你想说话不算不成?”

    苏拙回过头,叹了口气,道:“你为何非要去抢那古佛?你可知道,邢荣对那古佛也是势在必得?泸州这潭水已经够浑了,那又何必趟进来?”

    他这几句完全是出自肺腑,就差直接告诉玉娘,邢荣就是幕后的主谋!然而玉娘却似乎并不领情,依旧笑嘻嘻道:“水浑最好啊!你们汉人不是有句话叫浑水摸鱼么?这样正是我们的机会!”

    苏拙正色道:“你若是不告诉我你想得到古佛的真正原因,我是绝不会帮你的!那青春常驻的鬼话,我一个字也不会相信!”请输入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