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一章 不眠之夜
    “没错!”苏拙肯定了他的猜测,“就是这四十五个人当中的某一个人,或者某几个人,造成了这场血案!”

    方白石疑惑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把所有的尸体,都运走了呢?又有谁有这样的本事,在一夜之间搬运走这么多的尸体,而没有引起别人发觉?”

    苏拙道:“他搬走尸体,是因为他还没有得到古佛!如果让人知道谁是队伍中的叛徒,很有可能就会顺藤摸瓜,查出幕后主谋。因此凶手索性将所有尸体都运走,一了百了。”他沉吟片刻,忽然一惊,脱口道:“能在一夜之间搬走几十具尸体,又不引人注意的,恐怕只有丐帮了!而且要想不惊动旁人,这尸体一定不会搬得太远!”

    方白石恍然:“尸体就在邢荣的院子里!”他恨恨道:“果然是邢荣做的好事!”

    苏拙道:“邢荣既然还想找我帮忙找古佛,说明古佛并不在他手上。那么又会是谁将古佛带走了呢?他会藏在什么地方?”

    方白石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条,展开递到苏拙面前,道:“这是那四十五人的名单!”

    苏拙接过一看,纸条上头一个写的便是一个和尚的法号。他轻轻念道:“云木大师?”

    方白石道:“云木大师是大理天龙寺大德高僧,这次是大理皇帝专程请他护送古佛前来大宋的!”

    苏拙点点头,接着向下看。方白石指着第二个人名,道:“高崇进是这次护送队伍的头领,也是大理丞相的次子、皇宫的护卫,年纪轻轻,就已深得大理皇帝的信任!”

    苏拙喃喃念了几遍这个高崇进的名字。再向下看,后面的名字便是队伍中其他人,除了几个礼部的文官外,都是精挑细选的武士。从这名单上,自然无法看出谁忠谁奸。于是苏拙又将名单还给了方白石,道:“看来明天你得带人到邢荣府上拜访拜访了!”

    方白石却皱起眉头,道:“这样不会打草惊蛇么?况且邢荣乃是丐帮帮主,若是处理不当,只怕”

    苏拙明白方白石的担忧,丐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帮众遍布天下。要是真因为邢荣的事,引起丐帮帮众作乱,只怕难以收场。他叹了口气,说道:“眼下也别无他法,唯有敲山震虎!邢荣很聪明,没有给我们留下更多的线索。我们只有想法子逼一逼他了!”

    方白石点点头,苏拙算算时辰,说道:“我已经出来半个多时辰,如果没有猜错,现在邢荣手下那帮人一定已经开始找我了!”

    方白石笑了笑,说道:“苏先生小心!”

    苏拙迈步出门,忽然回头道:“如果不是因为金九命,说不定我们可以做朋友!”

    方白石却摇了摇头,笑道:“就算不是因为金师兄,我们恐怕也不会成为朋友!”

    苏拙疑惑道:“为什么?”

    方白石却不想回答,拱手告辞,一纵身,翻过围墙,率先离开了驿馆。苏拙无奈耸耸肩,沿着原路返回。邢府似乎没有异样,而等到他翻上墙头,果然看见十几个丐帮弟子如临大敌,四处搜索,却又不敢发出太大动静。一切都如苏拙所料!

    苏拙并不想惊动这些人,专挑了荒僻小径,又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他一脚迈进院门,心中警觉陡生,眼睛向院内一瞟,果然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站在院中。

    那人也感觉到了苏拙,回过身来,赫然正是丐帮的执法长老武三两。武三两目光灼灼,盯着苏拙一阵打量。苏拙心神一凛,这目光凌厉,倒真与白日里所见的那个武三两有些不同。然而此刻苏拙已经心有防范,便笑道:“武长老深夜来此,有何指教啊?”

    武三两上前两步,道:“苏先生”刚说了这三个字,就听院外邢荣的声音传来:“哎呀,苏先生,原来你在这里!”

    武三两随即不再说话,退到一旁。苏拙微觉奇怪,回头一看,就见邢荣顺着花径小跑而来。苏拙笑问:“邢帮主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邢荣跑上前,拉住了苏拙的手,道:“方才有手下来禀报,说家里进了毛贼。我特来看看有没有惊扰到先生的清梦!”

    苏拙笑了笑,还没开口,就听无我的声音响起:“清梦怕是没有扰到,春梦只怕难免要被打扰了!”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无我从几丛梅花树下中缓步而出。他一袭白衣,在月光下更显出尘。邢荣眼珠转了转,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说道:“原来如此,苏先生不但智慧过人,这风花雪月的手段,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苏拙并不觉得奇怪。邢荣等人发现自己不见,必然已经到处搜查过了,自然也会发现玉娘不在自己屋里。既然邢荣误认为自己与玉娘正在行男女之事,反而就不会怀疑其他。苏拙笑了笑,并不否认,说道:“原来无我大师出世之人,也会被俗事所扰啊!”

    无我呵呵一笑,道:“人虽然出家,却还要无时无刻不留在红尘之中。不瞒二位,我方才正是去追那毛贼去了!”

    苏拙微微一怔,方才自己与方白石两人,都没有觉察出有人跟踪。就算自己武功不如无我,可是方白石却是做了多年密探捕快,耳朵比狗还要灵,万万没有被人跟踪而没有一点知觉的道理。

    苏拙又想起看见方白石之前,听见的那声轻响。先前那人的武功,只怕远在自己和方白石之上,因此自己根本无法发现对方的踪迹。而这间房间离无我的屋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无我更不可能发现那人的踪迹。因此无我也必然不可能是去追这人。

    这么说来,今晚一定还有第三个人!苏拙想到这里,眉头不禁又皱了起来。这件事当真越来越热闹了!

    邢荣笑了笑,道:“夜已深了,我们还是不打扰苏先生了。那毛贼只管交给我,一定不会再让他坏了苏先生的好事!哈哈”说着冲武三两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消失在花径尽头。

    无我也向苏拙合十道:“苏先生保重!”说完转身走了。

    苏拙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知道自己风流成性的名头只怕洗不掉了。他无奈摇头,忽然又想起房中的玉娘,也顾不得其他,赶忙快步回屋,反身关上了房门。床上被褥起伏,玉娘仍旧躺着,只露出一个脑袋。

    苏拙笑道:“幸好他们没有闯进来,否则我纵使有两张嘴,只怕也说不清了!”

    玉娘忽然娇笑道:“可惜他们没有闯进来,否则你这辈子也别想甩掉我了!”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