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章 男儿似铁
    黑衣人摘下面上黑巾,赫然正是皇城司密探捕头方~~~la他笑道:“苏拙,果真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才一到你房间的屋顶上,就被你发现了!”

    苏拙眉头皱得更紧了,疑惑道:“你是刚到?”他知道方白石没有必要对自己说谎,那么先前听到的声响,又是谁?

    方白石看苏拙一脸凝重,问道:“怎么了?见到我难道就这么可怕吗?”

    苏拙摇摇头,叹了口气,问道:“你找我做什么?在金陵我们的事情不都已经了结了么?金九命的事情,我都已经告诉你。至于抓不抓得到李宣,也只有看你的本事了……”

    方白石伸手拦住苏拙说话,道:“苏拙,我来找你可不是为了这件事!”

    苏拙眉头一皱,道:“难道你也是为了天竺古佛而来?”

    方白石点点头,道:“没错!自从古佛消失,皇上就令我五天内查清内情。我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换了十匹骏马,这才赶到了泸州!”

    苏拙这才注意到方白石眼中的血丝,这个铁打的汉子,即使已经奔波三天,也没有一丝的萎靡之态。苏拙展颜一笑,道:“今天白天,我已经遇到了至少两个想要把古佛得到手的人!想不到此刻终于遇到一个没有私心的人!”

    方白石道:“你已经看出邢荣居心不良?”

    苏拙笑道:“想要骗我,邢荣的道行还差了些。他说话中气十足,根本不像患有隐疾。而且白天那武三两和娄不知去而复返,分明就是得了邢荣的指示。他自然是不想让我插手此事的,可是一看到几十个人也拦不住我,于是就换了策略,使起苦肉计来!”

    方白石疑惑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帮他?”

    苏拙道:“因为我怀疑,邢荣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谋!”

    方白石眉头一挑,苏拙又道:“我虽然还没有任何的线索,但却有一种直觉。这个邢荣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他看见方白石瞪着眼看向自己,奇怪道:“莫非你不信我的话?”

    方白石摇摇头,道:“我如何会怀疑苏先生的推测?不但不怀疑,而且这一次深感英雄所见略同!”

    “哦?”

    方白石诡秘一笑,道:“你一定猜不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苏拙四下扫了一眼,也觉奇怪,说道:“这里莫非没人居住?我们说了这么久的话,居然还没有惊动主人!”

    方白石道:“这里是泸州驿馆!泸州府尹原本想把大理国进贡的队伍安排在城中最大的酒楼春雪楼居住,连守卫都已经安排妥当。可是这些信奉佛教的大理国人认为护送古佛应该心存敬畏,更不应该到那花天酒地的地方居住,坚持要到驿馆居住。若不是这样,恐怕也不会让人有机可趁!进贡队伍每到一城,都会有上千的官兵护送。在野外反而不会有危险。反倒是这守卫森严的城中,潜藏着危机与漏洞!”

    苏拙点点头,深有同感,说道:“没错!这次进贡古佛,两国都十分重视,守卫措施自然非同凡响。出了这事,恐怕泸州府尹日子不好过吧!”

    方白石冷哼一声,道:“我到达泸州的第一件事,便是传达圣旨,将庐州府尹就地革职关押。如今泸州暂由我管理,全城捕快也归我指挥!”

    苏拙笑了笑,道:“看来终于有人能够在泸州城中与丐帮一较高下了!”说到这里,他忽然醒觉,惊愕道:“原来驿馆竟然就在邢荣宅子的街对面!”

    方白石道:“这下你应该有线索了吧?邢荣的府邸,居然会在驿馆对面。而且据我查知,他那间院子,是十几天前才买下来的!”

    苏拙惊愕莫名,喃喃道:“看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就是要一举抢夺天竺古佛!”

    他说着转身向院中那一排房间走去,边走边道:“据泸州捕快查访,邢荣来到泸州后,便想方设法将其他门派排挤出去。如今泸州城中,数丐帮势力最大!”

    苏拙跟在他身后,笑道:“邢荣果真不是表面上那么无能!”

    方白石推开一扇门,道:“这里自从出了事,便被封锁起来,谁也不得入内,因此还保持着案发时的样子!”他手指屋里,只见屋中桌椅翻倒,一片狼籍,到处可见大片的血迹,已经变成黑褐色,在银白的月光下,十分刺目。

    苏拙心怀不忍,感叹道:“大过年的,发生这样的血案,真是不吉利!这么多血……看来外界说大理国队伍消失了,并不准确。他们是在这里都被杀了!”

    方白石道:“泸州府尹不敢声张此事,对外便说人消失了。而且更奇怪的是,这些人的尸体,也全都没有见着!”

    “尸体不见了?”苏拙终于知道此案的复杂之处,眉头皱得更紧了。

    方白石道:“大理国的进贡队伍一行共四十五人。这驿馆里加上驿丞便有四十六人。可是事发之后,除了那驿丞的尸体在屋里被找到了,其余四十五具尸体根本没找到。城中捕快已经全城搜捕,依然一无所获。”

    此刻除了沉默,苏拙也想不到有什么话说。他踏进房门,在房中转了一圈。这房间并不大,一眼就可以看遍。里墙边是一排通铺,足够四五个人睡卧。

    苏拙随手摆弄地上的桌椅,又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忽然他快步走进隔壁的房间,也一样翻看了一阵。看完之后,便站在房中,若有所思。方白石看惯了他种种奇怪的举动,此时也是见怪不怪了,开口问道:“有什么发现么?”

    苏拙道:“你没有发现这桌椅很奇怪么?”

    “桌椅?”方白石不解道。他实在没有看出来桌椅板凳有什么奇怪的。

    苏拙指着地上血迹道:“地上留下这么多血,很明显这些人都是被刀割了血管。而且这几间屋子里桌椅翻倒,貌似发生了一场激斗。可是桌椅上并没有刀剑的划痕,这不是很奇怪吗?”

    方白石看了两张椅子,果然如苏拙所说。他点点头,道:“若是打斗,桌椅上怎么会不留下刀痕?而且如果有打斗,也不可能没有外人发觉!”

    苏拙又道:“不仅如此,这桌椅上居然并没有溅着血迹!地上床上的血迹也是流淌之状,而不是喷溅形状。”

    方白羽悚然一惊,脱口说道:“这么说来,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