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九章 美人如玉
    几人都端起了酒杯。酒是好酒,菜是佳肴。这一顿酒,直喝到天黑。席间,谁也没有再提古佛和修罗道的事。只是说些奇闻趣事。无我和尚妙语连珠,每一开口,苏拙也忍不住放下酒杯,侧耳倾听。

    一坛佳酿,被三人饮尽。每人脸上都带着些红晕,说话也带了醉意。邢荣吩咐下人将他们带到自己的房间。每间屋子也是特意用心安排的,**小院,清幽雅致。

    苏拙向下人道过谢,屋里已经点上了烛火,通透明亮。他反身关上房门,脸色忽然沉了下来,方才的醉意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静静坐在床沿,脑中却波澜难平。

    今天从早到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又喝了那么多的酒。若是别人,早就应该倒头呼呼大睡了。可是苏拙却没有心思睡。而他也知道,今夜无心睡眠的,恐怕不止他一个人!

    月至中天,院子里一点声响也没有。苏拙终于从沉思中醒转过来,看着烛台上厚厚一层蜡油,终于轻轻吹熄,和衣钻进被子里。

    这个夜注定是无法安静的夜。

    并没有过多久,房门“吱呀”一声,被人轻轻推开。苏拙在黑暗中睁开眼,眼神中却充满了迷惘。他闻到一阵淡淡的幽香,这香味他也很熟悉,正是玉娘身上那股少女的清香混合着毒虫毒草的味道。可是这么晚了,玉娘为什么会到他房间里来呢?她难道有什么话想对他说?

    他还没有想明白,被子便被轻轻掀开一条缝。一个滚烫的身子钻了进来。苏拙吓了一跳,随即便已感觉到有人圈住了自己的腰。玉娘的声音在耳边幽幽响起:“难道你睡觉从来都不脱衣服么?”

    苏拙笑道:“若是知道你要来,我会再多穿一件衣服!”

    玉娘哼了一声,道:“莫非你不是男人?”

    苏拙苦笑:“我自然是男人。”

    “难道你不喜欢女人?”她说着,已经用她裸露的胳膊抚摸苏拙的胸膛。

    苏拙叹了口气,道:“我并不觉得我会喜欢男人。”

    玉娘被他的回答逗乐了,“噗嗤”一笑,道:“难道我不是女人么?”

    苏拙答道:“你不但是女人,还是漂亮、热情的女人。”

    玉娘“咯咯”娇笑,道:“那你为什么见了我,像见了鬼一样?”

    苏拙猛地抓住她不安分的手,道:“因为你虽然是个可爱的姑娘,但也是个危险的女人!”

    苏拙话音刚落,玉娘已感觉到他双指在自己肩井**重重点了一下,顿时半身酸麻,动弹不得。她眼中闪出惊愕的光彩,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苏拙把被子裹在了玉娘****的身子上,自己则坐在了桌前。他并没有点亮烛火,窗格中透进来的点点月光,或许更适合当下的气氛。玉娘无法转头,看不见苏拙的表情。但她几乎已经可以猜到,苏拙脸上一定挂着淡淡的笑容。原本感觉有些魅力的笑容,此刻想来,却是如此的讨厌。

    玉娘微带愠怒,道:“苏拙,你这是干什么?”

    苏拙笑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

    玉娘哼了一声,道:“你先把我**道解开!”

    苏拙道:“我生平最怕的,一是别人的感谢,第二就是难缠的女人。所以,跟你说话,还是就这样比较好!”

    玉娘忽然笑了,道:“原来你是怕我?!”

    苏拙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女子也有些捉摸不定了。他又问道:“你到底来找我做什么?”

    玉娘笑道:“哼,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苏拙摇摇头,道:“我看不出来。”

    玉娘道:“原本以为你聪明,想不到你竟也是个榆木疙瘩!我这么晚来找你,自然是因为喜欢你了!”

    苏拙惊得目瞪口呆。玉娘似乎能看到他的表情,笑了笑,道:“我们百夷女子才没有你们中原女子那么扭扭捏捏,喜欢就是喜欢!”

    苏拙苦笑摇头,暗想:难道喜欢就要半夜一丝不挂,爬上别人的床么?他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床沿,道:“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玉娘笑道:“你长得好看!虽说那个无我和尚比你还要漂亮十倍,潇洒十倍,也风趣十倍。可惜,谁让他是个和尚呢?”

    苏拙更是无奈,手掌伸进被子里,按在玉娘光滑的背脊上。玉娘知道他要给自己解**,心里却转起了坏主意。然而苏拙的手掌只是碰到她身子,便立即离开了。苏拙也没有如她所料,给她解**,反而点中她颈中**道。这一下,她不但动弹不得,连声音也发不出了。

    玉娘口中想说:“你居然敢作弄我!”却发不出声音。苏拙当然也并不是想要作弄她。他什么也没说,面色沉凝如水,片刻前听见的轻轻响动又响了一声。他这次没有犹豫,身子已经蹿了出去。

    院子里铺满银辉。夜凉如水,却是一个人也没有。苏拙皱着眉头,追出院外,依旧没有看见什么人。他不由得对自己的耳朵产生了怀疑,虽说他最不应该怀疑的,就是自己的一对耳朵和一双眼睛。

    但他仍旧在心里说:“难道是我听错了?若真是有人,绝对不可能逃得这么快!”

    就在这时,忽听得“咯”的一声,是从屋顶传来的!苏拙霍然回头,果然看见屋顶上有一个黑影。那黑影显然也看见了苏拙,脚尖轻点屋瓦,身子腾跃而起,落在另一间屋顶。

    他的身手快,苏拙动作也不慢。那人刚刚在屋顶上站稳,苏拙已经身在半空,凌空一抓,抓向了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似乎并不想与苏拙交手,足尖一点,倒飞出去。苏拙也如蜻蜓点水一般,身子在屋脊一落即起,指尖始终与那人胸口只离三尺之距。

    两人一逃一追,在诺大的宅院的半空中,在屋脊上,在树梢头,上演着一出好戏。然而这出戏却没有一丝声响。黑衣人固然不愿发出声响,惊动宅院中的其他人。苏拙似乎也没有呼唤援手的意思。只因他心中已经产生了疑惑:以这人的身手来看,要想与自己一较高下也未尝不可,为何他只是逃呢?

    正想着,两人已经越过了邢荣这间大院的高墙。空旷的街道上,只有浮尘飘摇。黑衣人依旧没有停留,又翻进了街对面的一座院子。苏拙自然紧随而入。他越发好奇起来,这人究竟是谁?

    这间院子比起邢荣那间,就要简朴许多了。那黑衣人一进院子,却一反常态,在地上稳稳站住,伸掌横切苏拙手腕。苏拙眉头一紧,身子疾沉,落在黑衣人三尺开外。他并不想与对方交手,只因从方才一招,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苏拙道:“方白石,你搞什么鬼!”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