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六章 高僧 下
    苏拙故作奇怪道:“我们为什么要帮你去抢古佛?”

    玉娘嘻嘻笑道:“你方才也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咱们联手与丐帮几个恶丐大战一场,难道还不算朋友么?帮朋友办点小事,莫非你都不愿意?”

    苏拙笑道:“这尊古佛是大理国进贡给大宋皇帝的。就算我们抢到手,也不会有人敢接手。就算它是价值连城,在我们手上,也不过是一文不值!”

    玉娘忽然笑了笑,鄙夷地看着苏拙,道:“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可知道那帮乞丐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苏拙一愣:“莫非也是为了古佛?”

    玉娘道:“不但是丐帮,还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帮派,都已经悄悄地来到了泸州城。想来都是为了古佛来的!”

    这倒着实有些出乎苏拙的意料,他不解地问:“这些人难道真要为了一尊佛像,公然与朝廷作对么?”

    玉娘笑道:“如果不是这尊古佛这么吸引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据传说,那尊古佛有着极大的魔力,可以使人武功大进,青春永驻!”

    苏拙一愣,随即哂笑:“这等可笑的说法,也会有人相信么?”

    无我却忽然正色道:“空**来风,未必无因,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这尊古佛的确有莫测的威力。不过你们方才说,与丐帮起了冲突?”

    苏拙点了点头,问道:“那又如何?”

    无我表情忽然变得凝重,说道:“丐帮向来都是死缠烂打闻名。你们虽然侥幸胜了,但他们必然如附骨之蛆一般,缠上你们的!”

    话音刚落,远处官道上已经出现一伙人影。他们个个破衣烂衫,手拿竹杖、破碗,一副乞丐打扮。苏拙三人见了,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

    苏拙看了看玉娘,道:“看来你是因为古佛跟他们起的冲突了?你为了一尊古佛,就得罪上了丐帮,值得么?”

    玉娘道:“单凭那一个青春永驻的好处,难道不值得让我去抢吗?”

    苏拙一怔,女人的爱美之心,的确是世间最大的动力。他终于点点头,道:“的确值得!”

    话音刚落,那伙乞丐已经将亭子团团围了起来。瞧人数足有几十人,打头的正是那两个去而复返的独眼丐和长须丐!

    乞丐本是一帮乌合之众,谈不上纪律约束。但这几十人站定,居然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足见丐帮帮众并不是普通乞丐可比。众人谁也没有先说话,似乎是在比禅定功夫一般。但是比禅定,谁能比得过无我和尚?苏拙练习六道轮回三年,也就学佛三年,就算比不上无我,也不遑多让了。

    果然,众乞丐已有些沉不住气。那独眼丐分开众人,沉声道:“我果然没有猜错,你们就是冲着古佛来的!”

    玉娘冷笑道:“你们何尝不是要来抢古佛的呢?”

    独眼丐厉声喝道:“丐帮想要的东西,一定会拿到手!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痴心妄想,妄图与我们作对!”

    无我忽然笑了,说道:“丐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莫非丐帮不再行乞,要改成拦路抢劫了么?”

    长须丐冷哼一声,却什么话也没说。苏拙暗暗奇怪,这人是八袋长老,地位远在那独眼丐之上,怎么反而话很少?独眼丐有了这么多帮手,气焰又嚣张起来了,盯着无我看了一阵,道:“和尚,你又是什么人?如果不是跟他们一伙的,我劝你赶紧回庙里念你的经去!”

    无我全没将他放在眼里,对苏拙道:“苏先生,本来此地风景宜人,正是待客之所。可惜无端来了几条狂吠的野狗,坏了这景致,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喝酒去?”

    苏拙微笑道:“一切但随大师做主!”

    那独眼丐却勃然变色,怒道:“和尚,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辱骂我丐帮弟子?看来不教你瞧瞧爷爷的手段,你便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他话音一落,众丐帮弟子齐发一声吼,似乎在呼应他的话一般。

    无我也沉声道:“娄不知,你枉自活了一把年纪,真是越发不知天高地厚了!难道你忘了你的那只眼睛,是怎么瞎的了么?武三两,你身为丐帮的执法长老,也不知道对这丐帮的败类严加管教吗?!”他声音也不甚大,但却远比众人都要更威严。

    苏拙始终微笑旁观,想不到无我居然认得这两个老丐。原来这独眼丐叫娄不知,而长须丐名叫武三两。他对娄不知到底不知什么不感兴趣,却很想知道武三两身上什么物事有三两重。苏拙笑了笑,看见武三两满脸粗糙的大胡子,心想,或许这一部大胡子就有三两重了!

    两个老丐被一个后辈如此羞辱,如何忍耐下去?武三两低头沉吟不语,娄不知却已经把手一挥,道:“丐帮弟子听令,布阵!”

    众丐将手中竹杖一振,“笃笃笃”之声不绝于耳。这声响不但整齐,而且还似乎包含着一种独特的韵律。苏拙的心也似乎随着这敲击声,一起跳动一般。他早闻丐帮有一门棒阵,据说威力无比,想不到今天头一回见,就要领教一下这棒阵的威力了。

    娄不知对武三两道:“武长老,不如你来主持这阵法,如何?”

    武三两却摇摇头,道:“娄兄弟,我总觉得此事有些欠妥当……”

    还没开战,丐帮内部就先有了分歧,这可如何是好?玉娘“咯咯”直笑。娄不知颇为不满,瞪了武三两一眼,上前两步,大声道:“众弟子听我号令,上前!”

    众丐上前三步,手中竹杖几乎已要伸进亭中。苏拙苦笑道:“听说丐帮有一套棍法,是从与野狗打斗中总结而成。虽然俗气,威力却是不小。而这棒阵乃是就是由这路棍法演化而来。看来今天咱们要被他们当作野狗,痛打一顿了!”

    无我却轻蔑一笑,道:“区区小阵,何足挂齿?亭中狭小,不如到外面舒舒筋骨!”说着也不见他起身,已经飞了出去。

    苏拙无奈摇头,忽然握住玉娘手腕。他知道玉娘使毒的手段一流,但武功却是不敢恭维。那无我既然难以照顾她,这苦差事也只能落到苏拙头上。他拉着玉娘,紧跟在无我之后。三人站在空地,成三角之势。群丐如影随形,又将三人围在阵中。

    只听娄不知喊一声:“先打狗爪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