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四章 高僧 上
    苏拙面色一变,心道:“这少女怎的恁的歹毒!”想着忽然抬脚,将独眼丐踹飞出去,另一手则抓住了少女手腕。

    独眼丐也想到方才惊险,知道苏拙这一踹,实则是救了自己。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低头退到一边,再不说话。

    那长须丐脸上阴晴不定,沉声道:“阁下果然好身手,何不留下名号,或早或晚,本帮定当登门拜访!”

    苏拙淡淡一笑,道:“苏拙!”

    那长须丐微微一惊,脱口道:“你就是苏拙?!好,好,好……”说着转身就走。

    众人也不知他好什么,但他身为首脑拔腿就走,另外三名乞丐就算再不服气,也只得赶忙跟上跟着就走。苏拙看几人去远,将少女手腕一扔,大步就走。

    那少女愣了愣,忙快步赶上,道:“原来你叫苏拙,居然还骗我!你别走这么快啊……你等等我……”

    苏拙头也不回,冷然道:“你跟着我作甚?”

    少女笑道:“你本事那么高,我当然要跟着你啦!”

    苏拙冷笑:“再高也高不过你这南青囊门的高徒!”

    少女面色微变,随即又笑道:“想不到你也听过南青囊门的名号!”

    苏拙哼了一声,道:“能在寒冬随意驱使毒虫,这本事恐怕除了南青囊门,也不会有其他门派的人会了!我看你们不要叫青囊门了,改叫五毒教最好!”

    没想到那少女居然并没有生气,反而拍手笑道:“苏拙,想不到你不但本事不小,见识也不简单!我早就劝过师姐,让她把名字给改了。可她就是不听!哼,门派由她领导,哪里会有前途?与其跟着中原那些郎中屁股后面吃屁,不如自立门户!这五毒教的名儿,着实不错!”

    苏拙本是生气之下的讥讽,谁知道这女子居然一本正经。他只觉不可思议,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那少女一眼。少女见他回头,嘻嘻一笑,跟上两步,道:“你何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我说错了么?青囊门本来是一群郎中,整天研究经脉药草。可是咱们南青囊门已经与他们毫无关系!滇岭多毒物,我们自然也是每日与毒虫为伍。咱们早就不该叫什么南青囊门了!”

    苏拙长叹一声,大摇其头。他倒不是因为这女子使毒物而厌恶她,而是见她出手狠毒,一出手便是要刺瞎别人的眼睛。如此狠毒之人,绝非善类。那少女似乎看穿了苏拙的心思,娇声道:“原来你是嫌我要那老叫花的招子!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不戳瞎他了。他那眼珠子有多宝贝么?嘻嘻……”

    她说着故意凑到苏拙面前,伸出白白嫩嫩的一段小臂,道:“你闻闻我身上香不香?”

    苏拙只觉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花香飘进鼻中,接着眼一花,脑中一阵眩晕。但这感觉只是片刻,随即便清醒过来。他眼一瞪,伸手抓住少女胳膊,沉声道:“你还想使毒?!”

    那少女吓得花容失色,颤声道:“你、你、你怎么没有中毒?这百花散是我最近调制的,没有可能有解药的!”

    苏拙也暗暗纳罕,为何自己只是眼睛花了一刻,便没了感觉。他只记得方才那一刹那,丹田之中生起一道细流,将那毒烟一股脑卷了去,最后又回到丹田之中。苏拙想起不久前身中唐墨的五毒,由生入死,又由死复生。这一番经历不知为何,竟在丹田中形成一团奇怪的气息,若有实质。

    苏拙冷哼一声,道:“你方才说自己对师姐建议更改门派名号。如此说来,你师姐竟是南青囊门的门主了?我一路来此,并没有听说南青囊门有人在此地活动,你又是如何会到这里?我听说南青囊门行事并不歹毒。我倒要看看,如果把你送回去,你师姐会如何发落!”

    少女这下当真是被吓着了,使劲挣扎,但是如何能挣脱苏拙如铁般的手掌?苏拙拉着她,向山下走去。少女心不甘情不愿,被他拽着。初时还从口袋中抓出一只毒虫,放在苏拙那只手上。谁知苏拙只是内力一震,毒虫便掉落在地。

    少女无计可施,居然放声大哭起来。然而苏拙依旧不为所动,到得山脚,那少女也甚觉无趣,止住了哭声,但脸上却还留着泪痕未干。其实苏拙根本不知南青囊门在何处,更加无暇去到滇岭。他这么做,只是觉得这少女心性不定,须得好好教训一下,方才能让她重归正道。然而方才一时气愤,到了山脚稍稍气消,却又不知该如何结局了。

    苏拙心中犹豫,手上用力便轻了些。少女趁机抽回胳膊,揉着被捏红的手腕,撅着嘴恨恨地看着苏拙。然而她脚下却并没有转身逃走,而是紧跟在苏拙身后。走不多远,只见前面有个亭子,亭中坐了一人。

    苏拙忽然停下脚步,怔怔望着亭中的人。少女一愣,顺他目光看去,只见亭中原来是个和尚。这和尚年纪不大,约莫二十**岁,身着月白僧袍,一尘不染。衣摆随着微风轻摇,说不出的潇洒。他双目微阖,端着一个白瓷杯,在鼻尖闻了闻,深吸了一口气。那神态,仿佛是嗅到了世间最美好的味道。

    接着,那和尚轻轻抿了一口,似在品尝人世间最好的琼浆。但他只喝了一小口,便将瓷杯放下,似乎再也不想去碰它。少女瞧得新奇,哼了一声,道:“喝杯白开水也这么装模作样,真是作怪!”

    苏拙摇头道:“他喝的不是水,而是酒!”

    少女吃了一惊,眼睛瞪得老大,道:“你莫不是欺负我是外族人么?难道和尚还能喝酒?”

    苏拙道:“有不喝酒的俗人,难道就没有喝酒的和尚?”

    少女白了他一眼,道:“你这简直是歪理!你凭什么说他喝的是酒?难道你隔着这么远,就能闻到酒味么?”

    苏拙还没开口,亭子里的和尚忽然“哈哈”笑道:“这泸州的美酒浓烈甘醇,若是苏先生再闻不见,就枉了多年在酒中的厮混了!”他说着站起身,似乎在欢迎二人。

    苏拙一愣,这和尚居然认得自己?而这和尚于苏拙来说,也似乎有些面熟。方才他停下脚步,就是因此。然而到底在哪里见过,苏拙却是一时想不起来。两人走进亭中,苏拙忍不住合十问道:“大师尊号?我们以前见过面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