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一章 妖女 上
    今年立春很早,但此时仍旧春寒料峭。初七刚过,有的人还在等着上元佳节,似乎只有看花灯、猜灯谜、闹过元宵,这年才过得完整。而有的人,却早已在远方的路上漂泊。甚至有的人,连除夕也没有过,就已经独自上路。

    苏拙不由得开始怀念隐居玉笥山的三年,虽然也是独自一人过年,但总还是能喝顿好酒,睡个好觉。也不至于要在除夕之夜,居然要丢下一屋子的好友,不辞而别。

    然而他又不得不走。不论是华平、燕玲珑还是卫秀、段丽华,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次顺利化解了唐墨的危机,江湖再次回归平静。然而苏拙却高兴不起来。他看到了隐藏在这平静背后的暗潮汹涌。可是在除夕之夜这样日子,苏拙又怎么忍心破坏他们的好心情?

    或许这就是智者千虑。越是接近真相,越能感到无处不在的压力,让人窒息。苏拙不想让身边的好朋友看出自己的反常,因此,只能选择离开。

    而让他这么着急的直接原因,则是华平一行人带来的那两个消息。华平说,他们由水路入蜀,却在半路遇到一件奇怪的事情,因此耽搁了。几人乘着大船,抵达泸州境内时,在江边发现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子,便救了起来。但这人没有活到郎中来,指着自己连说了几声:“高……高……”便一命呜呼了。几人因为心急赶来与苏拙会和便没有查探到底怎么回事,只是将那人择地安葬,耽误了两天。

    不过他们也因此听说了两个消息。

    第一件事,大理国皇帝向大宋进贡天竺古佛。这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自从当年太祖南征,挥玉斧,以河为界,停止南侵。大理段氏感念太祖仁德,具表自称藩属。大理人人信佛,每年都会向朝廷供奉佛宝。不过今年进贡的天竺古佛,传闻是由释迦传人迦叶祖师亲自开光,距今已有千年。这尊古佛相传一直供奉在天竺的那烂陀寺,后来岁月变迁,这佛宝也历经劫难,不知所终。不知为何,居然流落到了大理国,秘密藏在金襕寺迦叶殿中。

    如今大理国又要将它进贡大宋,实是一件盛事。然而,进贡的队伍到达泸州时,整队人马几十人却忽然消失了!一时间,江湖上议论纷纷,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朝廷也被惊动,派出人手前来详查。

    第二件事,传闻当年在少林寺被圣手书生萧水墨盗走的修罗卷,再度出现!而且传闻这卷经书出现的地方,正是泸州!

    华平和燕玲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丝毫没有在意。可是苏拙却是心头一沉。当年萧水墨盗走了地狱道和修罗道两本书。地狱道最终被夺回来,可是修罗道从那时便消失了。无论是卫潜,还是李宣、唐墨,手上都没有这本经书。

    多年来,苏拙始终没有放弃对这本书的寻找。这不仅因为当年对怀善的承诺,更因为这本书危害实在不小。经过朱贵、李宣和唐墨等人的事情,苏拙已经隐隐猜到,这本书的下落,或许与那个神秘的八部天龙组织有着密切的关系。

    如果那消息不假,岂不是说明八部天龙正在泸州,而且定然与天竺古佛一事有关联?

    想到这里,苏拙如何能坐得住?他立时动身,没有惊动旁人,连夜出城,直奔泸州。

    苏拙从回忆中醒觉过来,忽然神色一凛,向身后看去。然而山道上并没有人。山路狭窄,两边都是立壁,除了几个窄小石窝,并没有藏身之处,因此绝无可能有人藏在身后。苏拙叹了口气:莫非自己连日赶路,精神也疲乏了?可是这感觉是如此真切,一出成都府城,便感觉有人跟着,可是一回头,不要说人了,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他摇了摇头,翻过山头,远远就可以看见泸州城的青石城墙。入了春,又经过几个晴天照耀,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站在山腰空旷处,几乎能感觉到暖风吹拂脸颊的惬意和煦。苏拙赶了一段山路,身上微微出汗,便脱了厚重的外套,系在腰间。

    前面不远是一条溪流,从山顶流下来,到此处已显出宽阔,一直蜿蜒到城中。苏拙走上前,坐在水边大石上,掬起一捧溪水,喝了一口。果然清冽甘甜,令人精神一震。他又捧起水,洗了把脸,当真沁人心脾,神清气爽。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叮玲玲”清脆悦耳的声响。接着便听见一个女子开口唱道:“小溪水哗啦啦流嘞,情哥哥你慢慢走嘞,小妹妹我把花儿摘,编个环儿头上戴嘞,情哥哥你回头看一看,看我到底美不美嘞!”歌声嘹亮悦耳,更兼泼辣热情,与中原女子含蓄温婉绝不相同。

    苏拙怔了怔,循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溪流下游处,一块大石上坐了一人。两人离得并不远,只是方才那人被树枝遮掩,苏拙竟没有看见。这时那人扒开树枝,向苏拙看来。

    苏拙这才看清,那人居然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这女子细眉大眼,脸蛋小小的,鼻子和嘴也小小的,肤色极白,如瓷娃娃一般。她头发并没有绾起来,而是用五颜六色的丝线,扎成了许多条小辫,就那么自然地披散在肩头。

    只看了一眼,苏拙就知道,这女子并不是中原人士。她一身碎花衣服,也与中原人不同。虽然春寒料峭,但这女子却似乎并不怕冷。上衣领子开得极低,把雪白的脖颈都露了出来。两只袖子也只齐胳膊肘,露出一段欺霜赛雪的小臂。下身围了一条齐膝的皮裘短裙,两根玉葱般的小腿伸在溪水中,正在戏水。她手脚腕上都戴着银质镯子,手脚一动,镯子上的铃铛便“叮玲玲”响起来,如奏乐一般,煞是好听。

    苏拙从没瞧见过这般打扮的女子,居然看得走了神。那女子满眼含笑,一点也不像中原女子般羞涩,大声喊道:“喂,你看什么?”说话的时候,双脚拍水,击打起一片水花。

    苏拙一怔,回过神来,顿时发现自己失礼,尴尬道:“实在抱歉,是我冒犯了!”

    那女子“咯咯”娇笑,道:“你们汉人说话,都是这么文绉绉的吗?说了半天,别人也听不懂,岂不是跟放屁一样?”

    苏拙又愣了愣,居然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得微笑。那女子又道:“喂,你方才弄脏了溪水,是不是得赔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