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三十六章 唐门遗孤 上
    周围是一片浓重得化不开的黑暗,苏拙在这片黑暗中睁开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是眼睛看不见,还是周围的确都是黑暗。他甚至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这里难道就是阴曹地府?原来地府中就是这样的一片漆黑。

    然而地府中却出现了一点光亮。这光亮陡然出现,让苏拙的眼睛一时睁不开。他满满适应了这光亮,便向有光的地方走去。他不知道光那边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过去。忽然黑暗中又响起了声音:“苏拙、苏拙……”

    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苏拙加快了脚步,向那团光亮跑过去。

    洛谦满心欢喜,不住喊着苏拙的名字。那老郎中却是脸色难看,他行了一辈子医,还从来没遇到死人复生的情形。他觉得洛谦一定是疯了,说出胡话来了。他推开洛谦,手指搭在苏拙左手脉门上,脸色却变的奇怪至极。他又将昨日做的检查,又重复了一遍,脸色越来越难看。

    “莫非是昨天看错了?”老郎中在心里想。但这话绝不敢说出口,可又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愣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洛谦没有他那么多想法,只觉满心欢喜,开口喊道:“苏先生、苏先生……”

    喊到第十九声,苏拙忽然睁开了眼睛。围在周围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不过有一点他们是知道的,这人当真死而复生了!苏拙哑着嗓子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洛谦喜道:“这里是医馆,你果然命大,居然真活过来了!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你是办不到的!”

    苏拙经历生死轮回,仿佛脱胎换骨。他嗅了嗅鼻子,道:“原来在医馆,难怪有这么浓的草药味道!”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又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洛谦道:“差不多已经是巳时三刻了!”

    苏拙面色一变,惊道:“我已经躺了一天一夜了?”

    洛谦点点头,道:“我险些以为你已经死了!”

    苏拙霍然起身,道:“快走!”

    洛谦茫然道:“去哪儿?”

    “找出真正的主谋!”

    “真正的主谋?”洛谦有些不解,“主谋难道不是那个双面人吗?”

    苏拙走到医馆门口,猛然顿住脚步,皱眉沉思。洛谦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苏拙道:“小依到现在还下落不明,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洛谦道:“我已经派人全城搜索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小依姑娘!”说起段丽华,洛谦明显担心了起来,底气也没有那么足了。

    苏拙想了片刻,又看了看方向,迈步便走。洛谦知道他去的方向正是唐府所在的那条街,他忙喊道:“苏先生,我这里有马,可是你得先告诉我,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苏拙将那枚从双面人身上搜出来的戒指扔给洛谦,道:“这戒指暗淡无光泽,显然已经搁置了许久。如果那双面人真的是组织三十六洞府的主谋,将这枚戒指时刻带着,戒指不会这样的!”说着已跨上了马背,策马而去。

    洛谦呆呆看着那枚戒指,茫然若失。等到他醒悟过来,苏拙已经去远。马只有一匹,洛谦只得迈开双腿,追赶而去。

    苏拙骑着马,一口气奔到一家唐氏药铺门口。前天夜里,他就已经看见了这间药铺,却没有注意。这里离史乾坤的书画店只有一街之隔,离唐墨的府邸则更近了。而且这间药铺也正是唐家的产业,还是全城最大的药铺。

    不过此时的唐氏药铺更是扎眼。周围的店家都开始张挂对联,唯独药铺仍旧没有动静。不光如此,门店里的伙计也不知去向,店堂里一个人也没有。

    苏拙看见通向后院的小门,没有丝毫犹豫,便进了后院。后院里依旧没有一个人影。院子里有几间大屋,占地颇广。正中一间屋子,大门虚掩,从里面散发出浓重草药香气。

    苏拙推门而入,屋顶几扇大天窗透下的光,将屋里照得透亮。这是一间堆积草药的仓库。一堆堆晒干的草药捆成捆,整齐地堆积在一起,只留出几条供人行走的小道。苏拙向大屋里走去,穿过小道,赫然看见前面柱子上捆着两人。一个有些虚弱,已经抬不起头来。但苏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正是叶韶!另一人还有些精神,看见苏拙,双眼一瞪,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可是嘴里绑着布带,开不了口。不是段丽华还是谁?

    苏拙刚要上前,忽地警觉陡生,忙向旁边一闪。一枚银针擦着他侧脸而过,扎进药草堆中,隐没不见。苏拙忙回过身,就见一个黑衣人站在小道另一头。他用黑布蒙着脸,只露出一双阴邪的眸子。

    但是苏拙还是一口叫破了他的身份:“唐墨?!”

    黑衣人眉头皱了皱,显然是有些不敢相信。苏拙冷笑道:“我早知道是你,何必再藏头露尾?”

    黑衣人终于揭下覆面黑布,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庞,赫然就是唐墨。他冷冷笑道:“想不到你居然能找到这里!”

    苏拙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枚银针,道:“那天晚上,史乾坤刚要说出实情,就被这根银针射杀。虽然这银针上有剧毒,但我还是闻到了针上有一股浓重的草药香气。那双面人那么快就赶到了史乾坤店里,说明他所在的地方离得不远。后来又从周前辈口中得知,提炼五毒,需要大量的药材。因此,我很容易就想到了药铺。而这附近最大的药铺就是这家了!”

    唐墨冷哼一声,道:“苏拙,我的确低估你了!想不到几种剧毒都毒不死你!”

    苏拙冷笑道:“你不仅好奇我为什么没有中毒而死,还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猜到你的身份的?”

    唐墨脸上阴晴不定,显然被苏拙说中了心事。苏拙道:“其实昨天在春水楼,所有人都中了毒,唯独你完好无恙。从那时起,我就确信,你才是幕后的主谋!而那双面人,不过是个替死鬼而已!”

    唐墨眉头一扬,道:“就这样么?哼哼,我昨天一直自己拿着酒壶倒酒,说不定我那壶酒碰巧没有毒药呢?”

    苏拙笑道:“我从不相信碰巧的事,而且双面人身上少了一件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夜叉令牌!”

    唐墨脸色陡变。苏拙道:“其实早在我进城之前,就已经觉得你这个人有问题了。经过这两天,更加确信了我的猜测。被你绑在那里的一个是我的同伴,一个是卫秀的生母。我想,这你都知道吧?卫秀就是因为这样,才不得不同意嫁给你!而你之所以要娶她,当时是想掌控望月楼!若是能顺带除掉我,自然是更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