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三十五章 由死入生
    苏拙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为何如此笃定?”

    洛谦笑道:“你看这枚戒指,正是当年率领三十六洞府造反的唐门族长的信物。他们当年攻破朝廷银库,取黄金锻造了这三十七枚戒指。三十六枚戒指分给三十六位首领,另有一枚戒指,为唐门族长所有,用来号令群魔!”

    苏拙拿起那戒指看了一眼,哼了一声。一名捕快上前对洛谦道:“洛捕头,中毒的人已经相继毒发,只怕……”

    洛谦吃了一惊,道:“好厉害的毒!快,留下两个人看着犯人,其他人将中毒的人送往医馆救治!”

    苏拙面色沉重,只怕这些人不等送到医馆,就要毒发身亡了。他抬头看向卫秀,曲梅果然已经赶到,而卫秀也已经苏醒过来。她看向曲梅,目露询问,轻声道:“找到了吗?”

    曲梅神色黯然,摇了摇头。卫秀微微叹了口气,就听唐墨道:“卫秀,我们走!”说着转身向远处停着的马车走去。

    卫秀犹豫了一下,便跟了上去。苏拙看她远走背影,忍不住喊道:“等等!”然而这一喊,却没有发出声音来,只是“嘶嘶”作响。苏拙心一沉,又张了张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他越是使劲,喉咙里越是干涩,如吞了一块木炭一般。

    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已有另一重感觉涌了上来。苏拙脚步一动,丹田中忽然一阵剧烈刺痛。这感觉从未有过,直疼得他捂着肚子跌倒在地。

    洛谦猛然察觉苏拙倒地,吃了一惊,赶忙抱住苏拙。他急问:“苏先生,你怎么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方才出手如风,神功盖世的苏拙,竟然身中奇毒。

    苏拙想要说话,但已经无法发出一点声音。他看向卫秀远去的背影,伸手指了指。洛谦不明何意,空自着急。苏拙张嘴想要说话,然而这下已经不只是发不出声音了。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舌头不在了,平常最不会注意到的器官,忽然就这么感觉不到了。

    苏拙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砰砰”剧烈跳动,也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恐惧。洛谦看着苏拙痛苦神色,急地大喊起来。然而苏拙定定地看着他,只能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什么声音也听不见。这情形可笑至极,又可怖至极。

    洛谦能看到苏拙眼中流露出的毫不掩饰的恐惧之色。这种眼神,他不止一次地在死囚、刑犯眼中看到。他知道这眼神是对死亡的恐惧。没有人会不畏惧死亡。说自己不怕死的,往往都是不会死的。真正面临死亡,再刚强的汉子也要不自觉地出冷汗,打寒颤。

    若是苏拙的朋友,也许会以为自己看错了。苏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恐惧过,甚至从来没有惧怕过什么。正因为洛谦并不熟悉苏拙,他才能一眼就看出苏拙的恐惧。洛谦虽不知道苏拙正经历着什么,却知道苏拙一定出了事。他呼喊手下牵来一匹马,抱着苏拙跨上马背,向医馆飞奔。

    苏拙躺在马背上,看着路边风景极速后退,渐渐只剩下一片模糊的光影。又过了片刻,这光影也看不见了,眼前忽然全变成一片漆黑。他虽睁着眼睛,却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又过了片刻,马背上的颠簸,忽然也消失了。苏拙仿佛飘在了半空,周围什么也没有,全身一点感觉也没有了。或者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没过多久,他的鼻孔已经吸不进半点空气。沉重的窒闷感让他胸口疼痛。不过这疼痛也没有持续多久,终于什么都消失了。连最后一点意识也消失了。

    洛谦拼命抽打马臀,口中不断呼喊着苏拙的名字。没有人会回答他。苏拙已经沉沉睡去,跌入了一个深长的梦境中。洛谦终于赶到城中最大的医馆,不等伙计招呼,抱着苏拙便冲了进去。

    一个半百郎中让洛谦把人放在病榻上,伸手一搭脉门,脸色却变了变。他又翻开苏拙眼皮,试探了鼻息,起身道:“洛捕头,你送一具尸体来做什么?”

    洛谦吃了一惊:“什么?尸体?你是说他死了?怎么可能,他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就死了?”

    那郎中有些不耐烦,道:“他没有呼吸,没有脉搏,双眼翻白,全身僵硬,身体也在慢慢变凉,这不是死人是什么?”说着再不想搭理他,转身去看其他病人。

    洛谦忽然呆坐在椅子上,茫然若失。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苏拙的死如此难过。就在昨夜,他还十分厌恶苏拙。这厌恶大部分是因为段丽华的缘故。可是苏拙无疑是那种能让所有人着迷,甘心为他付出的人。洛谦从未想象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只见过几面的人伤心。

    他叹了口气,手下的捕快陆续将中毒的人送来医治。然而不出苏拙所料,大部分宾客都已经毒发身亡。倒是曹府尹捡回来一条命。因为旁人不敢给曹府尹灌酒,而曹府尹每次接受别人敬酒,也都只是浅抿一口,所以中毒不深。

    听了手下的汇报,洛谦点点头,挥手让他们回去休息。经历这次事件,城中有是风雨飘摇。洛谦叹了口气,他自己仍旧守在苏拙身边,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所在。他只是那么坐着,什么也没做。一直坐到天黑,医馆的伙计也不敢去赶他走。

    直到第二天清晨,伙计起床开门,还看见洛谦坐在那里,如一尊塑像。今天已经是除夕之夜,到处都洋溢着辞旧迎新的欢腾景象。医馆也不例外,开始张贴对联,悬挂灯笼。但是店里躺着一具死尸,还坐着一个比死尸好不到哪里去的人,实在是晦气。

    昨天那郎中走来,小心劝道:“洛捕头,你这朋友已经死了。你还是节哀顺便,让他早日入土为安吧!”

    洛谦木然醒觉,点了点头,伸手去抱苏拙。手臂碰到苏拙身子,洛谦忽然浑身一震,眼中又射出光彩来,大声道:“大夫,快看看!他还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