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三十四章 勾魂大阵 下
    这景象委实诡异至极,如身临地狱。不但众捕快惊骇不已,就连苏拙这种真的到过地狱的人,都有些骇然。当然,苏拙知道自己所经历的地狱,不过是练习地狱道时,脑海中生出的种种幻象。而眼前这却是实实在在的恐怖场景。

    洛谦等人有些不知所措了,面对着一群手无寸铁的人,他们也无法下手。但是这些平日里并不会武功的人,却在中了毒药的情况下,激起了体内的潜力,向众捕快围了过去。

    苏拙站在旁边,看了一阵,发现这些人眼神精亮,又闪现出痛苦之色,并没有那晚见到的那两个无常小鬼一样可怖。他心中恍然:原来这些人只是身中剧毒,身体不受控制,神智仍然没有被夺去。再看那双面人,口中念念有词,手中哭丧棒有节奏地颤动,顶端一串铃铛发出阵阵脆响。

    苏拙心念一动,冲洛谦喊道:“擒贼擒王,先制住双面人!”

    洛谦经他提醒,终于醒悟。他双腿微弯,腾身而起,想要跃过人丛,直捣黄龙,斩杀双面人。谁知道那几个三十六洞的首领,武功尤在,看见他动作,忽地抱住洛谦双腿,硬生生将他阻了下来。

    洛谦无奈,只得震开周围众人,杀出一条路,向双面人前进。双面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铃铛响得更急。被他控制的人越聚越多,将众捕快挤在中间。

    苏拙心知这样下去,只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他刚要挪动脚步,体内便剧烈疼痛,几重毒气正蠢蠢欲动,打算趁他运行内力的时候,攻入他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之中。苏拙手捂胸口,心急如焚。忽地灵光一闪,在鉴心庵中无意说出的那句话又回想起来。

    周青莲说五行相生相克,既然这几种剧毒属性与五行相似,为何不能相克呢?此时自己体内已有四样剧毒,毒气攻心身亡是早晚的问题。与其如此,还不如放手一搏!

    那桌上就有自己需要的黑水毒酒!苏拙眼睛看向了酒宴之上。所有人的目光,全在勾魂阵中的人身上,根本没有人会去注意剧毒缠身的苏拙。更没有人会想到苏拙会再去喝一杯毒酒!

    苏拙强行运起内劲,力灌双腿,再度纵身出去,径直奔到饭桌旁,拾起酒壶,仰头便饮。这一番运动下来,体内剧毒再也收势不住,转眼间流遍奇经八脉。苏拙体内如一方熔炉,各种气流如团团不受控制的烈火,肆意燃烧。而他饮下的那一壶酒,就如一盆凉水,浇在火炉上。

    苏拙忽然感觉经脉中的痛感消失了,这感觉奇异至极,令人无法相信。难道这克制效果发挥得这么快么?他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一声惨呼传来,惊醒了苏拙的沉思。他虽然对自己体内的情形不甚了了,此刻也顾不得许多,只要能运使内力就行。

    他看了一眼双面人,冷声道:“老鬼,我们的账还没算清呢!”说着纵身上前,一掌拍向双面人。

    这一掌,似乎比往常还要迅疾几分。苏拙尚未察觉,双面人却是吃了一惊。他僵硬的脸上无法显出惊骇之情,但一双眸子中却能看出些微的惊恐。他分明看见苏拙身中剧毒,难以行动,这才放心使出勾魂大阵,专心对付洛谦等人。谁能想到苏拙在短短时间内,居然能自行解毒。

    双面人听得身侧掌风疾劲,无奈之下,只能将哭丧棒一伸,点向苏拙。苏拙知道棒上剧毒厉害,并不硬接,稍稍后退,脱出哭丧棒威力笼罩范围。双面人见他退却,也不追击,继续摇动哭丧棒,指挥勾魂大阵。

    苏拙岂能让他得逞?足尖点地,二度冲上。双面人不得不防,哭丧棒又伸了过来。如此三番,哭丧棒上铃铛声一乱,勾魂大阵无人指挥,众人都软倒下来。洛谦等人松了口气,着手收拾那三十几个难缠的对手。

    洛谦则挥舞钢刀,向双面人逼过来。苏拙以缠斗之法,破了勾魂大阵。双面人恼羞成怒,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他举起哭丧棒,凌空疾点,点向苏拙全身关节。

    苏拙冷笑一声:“手下败将,还有什么手段!”说着足尖一点,荡开哭丧棒,凌空劈出一掌。掌风疾劲,刮得双面人斗篷猎猎翻飞。就在此时,洛谦举刀,从双面人身后攻来。这一刀威力惊人,又是趁着双面人毫无防备。

    眼看刀刃已经碰着双面人的斗篷。洛谦忽觉刀下一空,全身劲力陡然一泄。苏拙和洛谦两人面前只剩下一团黑烟,哪里还有那双面人的影子?一刀一掌全打在了空处。

    两人同时看出了对方脸上的惊疑,茫然四顾,寻找双面人的踪迹。忽地黑烟飘过,双面人站在五尺之外,冷然而笑。洛谦不信邪,举刀又上。连劈几刀,总是劈在一团黑烟上,双面人一片衣角也没有沾到。洛谦也从未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形,额上冒出涔涔冷汗。

    苏拙站在一边,紧皱眉头,暗暗寻思:“这是什么功夫?如此奇诡,简直非人力所及了!”他忽地灵光一闪,难道……

    正想着,双面人已经举起哭丧棒,准备还击。洛谦奋起全力,手中钢刀疾刺向双面人胸口。同样的情形再度出现,又是一团黑烟飘过。洛谦刀上的劲力全刺在了空处。

    忽地眼前一花,苏拙捏住了刀背,向前一送。洛谦被他这一拉,身子向前一扑,手中钢刀也顺势向前一听。就听“噗”地一声,那是刀刃入肉的闷响。黑烟中忽地涌出一汩献血,双面人的身形也从黑烟中现出来。

    双面人兀自举着哭丧棒,作势下击。可是他再也无力使出这一招,全身的力气顺着胸口的伤口流出的献血迅速流逝。他满脸不可思议,看着苏拙,口中挤出几个字:“你、你怎么能……”

    洛谦也有同样的疑问。苏拙冷笑一声,道:“你这身法实在太过诡异,我所见过的绝顶的轻功高手,也无法达到这种程度。于是我又想到你善于使毒,这根本就是你的障眼法而已!你喷出黑烟,让我们在一瞬间产生错觉,以为你在眼前消失。而后你大摇大摆走到我们身后,实施偷袭!”

    双面人眼中流出刻骨的恨意,终究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倒地而亡。他一死,那三十几人也如没了魂一般,很快便被制服。洛谦松了一口气,伸手在双面人怀里一摸,果然摸出一枚戒指。这戒指上也有骷髅装饰,可是比起苏拙得到的那枚,更要威严霸气。

    洛谦笑道:“主谋果然就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