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三十三章 勾魂大阵 中
    这一情形委实出乎洛谦的意料。他看着仍然站着的何将军,冷笑道:“果然没错!原来你才是背后的主谋!”

    何将军“哈哈”大笑,将刀拔出来,搁在身旁瘫坐地上的曹府尹肩上。他已不想去管这些捕快,凭着身前的三十个人,完全可以将他们收拾了。何将军蹲下身子,伸手在曹府尹怀里一阵掏摸,终于摸出半块玉珏。他接着又狞笑道:“曹大人,我还需要你的亲笔书信一封,怎么样,只要你乖乖写了,我就给你解药!”

    曹府尹这个时候才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戟指何将军,连说两声“你……你……”后面的话却已痛得说不出来。

    洛谦厉声喝道:“何达,你莫非忘了我站在这里么?”

    何达缓缓站起身,盯着洛谦,忽然冷笑一声:“哼哼,我只看见一具死尸!”说着长刀一指,身前那三十四人各挺兵刃,向着洛谦等人包围而来。

    洛谦丝毫不惧,沉声道:“兄弟们,成败在此一举。击破逆党,生擒魁首何达!”

    他钢刀指天,激起众捕快的斗志。两方人眨眼间杀成一片。而站在不远处的苏拙却暗暗心惊。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三十四个人的神情如此熟悉了。这些人分明与那夜见到的双面人两个手下一模一样,除了脸色正常,一举一动惟妙惟肖。莫非,这些人已经都成了那双面人的勾魂小鬼么?

    洛谦手中钢刀斜指着地,脚下如风。他深知擒贼擒王的道理,他的目标也正是何达。然而苏拙却知道,何达绝不会是主谋!何达也不会是那个双面人,两人身材相差太大了。所以苏拙没有贸然出手。他牢记着周青莲的话,若是此时沉不住气,急运内力,只怕就要毒气攻心了!

    然而,他却不得不动手了!因为他分明看见,站在唐墨身旁的卫秀,手捂着小腹,脸色苍白,豆大汗珠滴滴滚落。她显然是在强撑着,她也显然早就看见了苏拙。只是,她显然不想让苏拙看见自己软弱的模样。

    可是,苏拙还是看见了。他顾不得许多,劲随意动,眨眼间就从厮杀的人群缝隙间冲了过去。众人只觉一阵风拂面而过,人影都没有看清。而苏拙已经站在了卫秀身边。他一手揽住卫秀快要支撑不住的腰身,一手握住她脉门。卫秀经脉中传来的跳动,对苏拙来说并不陌生。这种毒气运行的方式,与苏拙体内的大同小异。只是这一股真气,是在足少阴肾经游走。

    苏拙一眼就看见了桌上残留的美酒,又想起了陈廷的死。黑水毒最好的下法,自然就是下在美酒中。不光因为酒香能掩盖黑水毒淡淡的味道,还能加速毒性的运行。当然,美酒对许多人来说,本身就是一味毒药!

    苏拙不及多想,抱着卫秀闪身退出了人群,远远站开。直到此时,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苏拙出神入化的身手,让人骇然。唐墨就在旁边,居然一时大意,让苏拙把人轻易抱走,眼中闪出一道厉芒。

    他看了一眼苏拙的衣衫,顿时恍然,咬牙道:“牛德贵?哼哼,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就是苏拙吧?!”

    苏拙却没空理会他。卫秀已经晕厥,呼吸也渐渐微弱。卫秀不会武功,不懂得内力运行的诀窍,若是没有解药,她一定会步陈廷的后尘。苏拙忽然想起怀中那个小瓷瓶,里面还有周青莲送的解毒丸。

    他毫不犹豫地掏出瓷瓶,将那枚丸药送入卫秀口中。既然自己体内剧毒,光靠这枚丹丸,也是无用,那又何必浪费在自己身上呢?他现在只盼着,解毒丸当真可解百毒,将卫秀救活。

    药效发挥还需要片刻,苏拙手掌轻轻按在卫秀背心,缓缓度入内力,催动丹丸起效。卫秀脸色渐渐有了些血色,苏拙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笑容。然而这笑容,转眼间就僵硬在脸上。他已经能感觉到体内四散冲撞的真气,越发不受控制,一齐要往心房涌过去。

    苏拙凄然笑了笑,轻轻将卫秀放在地上。这里远离人群,不用担心她会收到伤害。而且曲梅也一定会尽快赶到这里的,苏拙对此深信不疑。

    他强撑着身体,连点了几处穴道。可是这个办法已经再难奏效。苏拙终究因为不听周青莲的良言相劝,吃到了苦头。他忍不住自嘲地笑笑,自语道:“神医果然是神医……”

    他抬头看了看唐墨。出乎他意料的是,唐墨并没有因为他抢走了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而出手。唐墨只是站在那里,对着苏拙冷笑。或许他已经看出了苏拙身中无解剧毒,已是强弩之末。四书生无不心高气傲,他们绝不会对一个将死之人下手的。

    苏拙又看向厮斗的人群。洛谦果然不负他所望,手中钢刀舞出一片烂银。恍惚间,阵阵寒光,仿佛九天落雪。何达根本不是对手,连连后退。但洛谦一心想要生擒,一时间也难以得手。然而他的手下却已经略显颓势。三十六洞首领本就武功高强,又是亡命之徒,如今再被控制,失去本性,威力何止强了十倍?众捕快已成待宰之局,间或传来一声痛哼,倒下一人。

    洛谦耳中听见同伴的惨呼,自知无法生擒何达。刀光闪过,何达喊声犹未出口,从左肩至右腹,已经破开一道口子,献血喷出,五脏六腑流了一地。洛谦顾不得拂去刀上的鲜血,转身杀进人群。

    他刀法精湛,疏忽来去。那三十四人身上虽然穿着厚重的铠甲,但洛谦总能将刀插进盔甲覆盖不到的地方。转眼间,便有三四个人倒地,形势瞬间扭转。

    苏拙还没来得及笑,不知从何处忽然飞起一道黑影。耳边响起一阵“叮叮当当”脆响,苏拙心一沉,双面人果然出现了!

    那人依旧头戴斗笠,裹在黑色斗篷中。他站在空地,朝着苏拙看了一眼。他的眼神凌厉而阴冷,似乎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假扮牛德贵的人。双面人哼了一声,道:“这些人夺魂时间太短,终究不堪大用!这笔账全要算在你的头上!若不是你害死我的小鬼,我何必用这些蠢材!”

    他又看向在人群如入无人之境的洛谦,脸上挂着冷笑,自言自语道:“既然三十几个人都拦不住你,我就不妨再找些人手!”他忽地把哭丧棒往地上一顿,大喝一声:“勾魂大阵!”手上凌空抓取,似乎在抓什么。

    可是苏拙分明看见,从他手中,飘出阵阵粉末,飞向楼堂中倒地痛哼的众人。而那些人吸入了粉末,又听见那哭丧棒上铃铛的叮当之声,忽地眼中神色黯然,拔身而起,拖着蹒跚的步伐,向洛谦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