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三十一章 五读书生
    骑来的那匹马还拴在道旁的树林里,这让苏拙暗自庆幸了一番。他跨上马背,甩响马鞭,向城中疾驰而去。高大的城墙在明媚的阳光下,显现出巍峨的轮廓。苏拙在城门口问明了春水楼的方向,刚刚进城,便遇上了一个他没想到的人。

    疾驰的骏马在街心人立而起,站在马前那人却没有丝毫惊慌。苏拙却已吓出了一身冷汗。等待看清眼前这人,他不禁喊出了声:“曲姑娘!”

    曲梅虽然没有穿夜行衣,但依然是一身黑衣。她神色也依然很冷漠,说道:“我时间不多,跟我来!”

    她说着就闪身进了旁边一条巷子里。苏拙知道她这个时候出现,定然有不寻常的事。而且曲梅是卫秀的贴身护卫,若是没有曲梅在身边,卫秀便没有了任何的安全保障。因此苏拙没有丝毫的犹豫,下了马跟在曲梅身后。

    曲梅在一个小茶摊上坐下。苏拙看见桌上已经摆了一壶茶,显然她已经等了许久。苏拙坐下便问:“曲姑娘在这里等我?”

    曲梅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我时间不多,只能长话短说。”

    苏拙便不再开口。曲梅道:“昨夜主人说酒宴上出现的那三十多人很可疑,便让我想办法盯着。席散后,所有客人都走了。我发现那些人全都穿上了衣甲,装作了总督何将军的护卫,离开了唐府!”

    苏拙眉头扬了扬,道:“怪不得洛谦的人没能发现那些人的踪迹,原来何将军本就是他们一伙的!”

    曲梅又道:“主人得知这个消息,便告诉了我你的消息,让我务必将这个消息告诉你!”

    苏拙点点头,道:“卫姑娘果然聪明,一眼就看出了整件事情的关键,就是三十六洞府的那些首领!”

    曲梅霍然起身,道:“话已经带到,我该走了!”

    苏拙忽然问道:“等等!唐墨到底是什么人?”

    曲梅脸上神色变了变,居然又坐了下来,反问:“你问他做什么?”

    苏拙苦笑一声,道:“只是对卫秀嫁的人有些好奇罢了!”

    曲梅冷然道:“唐墨是成都府青年俊杰,家资万贯,文采风流。他既能附庸风雅,与文人墨客打成一片。也能在这城中开酒楼、药铺、米店、布庄,置办家业。也能曲意逢迎,与达官贵人称兄道弟。难道这些还不够?”

    苏拙道:“当然不够!”

    曲梅讥笑道:“可我却觉得这些足够了。至少比你好上太多!”

    苏拙微微一笑,似乎对她的嘲讽浑然无觉。他道:“从你刚才的话语和神情,我就能猜到,你一定知道什么,却不愿意告诉我!”

    曲梅叹了口气,说道:“告诉你又能怎样?主人已经与唐公子成亲,我劝你还是莫要再做痴想!”

    苏拙冷哼一声,道:“你不愿意说,难道我自己查不出来么?”

    曲梅嘴角扬了扬,道:“苏拙,你不必激我。我就算把唐墨的底细告诉你,你也奈何他不得。你记不记得四书生?”

    苏拙双眉一挑,讶然道:“四书生?当然记得!难道……”

    曲梅道:“四书生身份神秘,武林中只闻其名,不知其人。首位弈星圣人孟书田,三年前随卫潜而死。第三位妙手书生萧水墨,也在少林寺死在你的手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人身份更加神秘。”

    “他就是唐墨?!”苏拙道。

    曲梅点头:“没错!唐墨号称五读书生,在四书生中排行第二,自幼嗜书如命,博览群书。因为被人并称四书生,我们四人曾有过一次聚会。唐墨曾说过,若是哪个地方没有书,他绝呆不住一个时辰!他号称五读,一读诸子典籍,二读史家刀笔,三读庄老佛释,四读诗词歌赋,五读武学奥妙。只要他读过的书,便都能记在头脑中!”

    苏拙冷笑道:“他如此才学,不去考科举,当真可惜了!”

    曲梅也冷笑:“苏拙,此人之才比你尤有过之,你有什么不服的?”

    苏拙若有所思,道:“这世上让我服的人,只怕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他一个藏头露尾之人,算得什么!”

    曲梅方要讥讽几句,忽然面色一变,脱口道:“这么快!当真阴魂不散!”

    苏拙奇怪道:“你在说谁?”

    曲梅道:“自从跟随主人来到城中,便有人在暗中跟踪我。至今我也没能查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苏拙也不禁变了神色,道:“能跟踪你曲梅一个多月,还能不让你发现他的身份。这人果然不简单!”

    曲梅道:“不光是我,望月楼上下主事之人,全都在监视之下!”

    苏拙眉头耸地更高了,道:“看来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而且这群人,都很不简单!”

    曲梅霍然起身,道:“我该走了!”

    苏拙点点头,忽然忍不住问道:“卫秀,她还好吗?”

    曲梅怔了怔,回头道:“不好!”说完便消失在街上人流中。

    苏拙并没有察觉到监视曲梅的人,封闭经脉,不但封住了他的内力运行,也让他警觉降低了许多。他在原处坐了半晌,一会儿想到唐墨的身份,一会儿又想起卫秀,接着又想起失踪的段丽华、神秘的双面人、女尼明月。直到茶摊老板来问他,还要不要茶。苏拙才醒觉过来,他看看时辰,猛然想起春水楼之约,霍然起身。茶摊老板吓了一跳,苏拙已经跨上了马。

    春水楼离得很远,靠近北郊一条大河旁边。这里环境清幽,也没有多少人家。来这春水楼的,也不会是普通客人。苏拙远远将马停下,看见春水楼前已经是嘉宾云集。许多人站在楼前空地上,临水眺望。此时并没有春水景色,却也有寒冬的壮丽。

    苏拙已经不再是“牛德贵”,很难在混进去,只能远远看着。午时已到,唐墨和卫秀如约现身。两人真如一对夫妻,将前来的客人请进楼中雅间。就在这时,大道上行来两趟车驾。曹府尹和何将军同时到来。

    最后到的,向来都是最尊贵的宾客。唐墨与卫秀站在门口,躬身相迎。曹府尹在前,先下了车。何将军一队人跟在后面。苏拙一眼就看见何将军后面那一队护卫,个个粗莽凶狞,赫然正是昨晚见过的三十六洞府首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