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九章 剧毒煎熬
    这下也有些出乎周青莲的意料,他忽然说道:“苏拙,到这边来!”

    苏拙剧痛难忍,精力一松,原先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那股逆气,也反噬回去,与后来生出的几股真气纠结在一起。他实在难以行动,颤声道:“周、周前辈……我……我实在痛得极了……你难道……不能过来么……”

    周青莲道:“我若是还能动得了,还会被关在这里么?”话语中满是自嘲口气,他又道:“你如果不想送命,就赶紧爬过来!再迟上片刻,我也救不了你!”

    苏拙无奈,只得奋起全身力气,一点点向声音的方向爬去。短短一段距离,苏拙居然挪了许久。他身上流出的汗,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水迹。此时天光已经渐渐亮起来,隐隐可见小屋里面有一个人影轮廓。苏拙费尽力气,终于爬到周青莲脚边。

    周青莲伸出手,握住苏拙手腕脉门,沉默半晌。苏拙几乎已要痛地晕厥过去,仍然没有听到周青莲说话。他颤声道:“周、周前辈……”

    周青莲显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中了这么多毒?”

    苏拙想不到自己还能苦笑出来,但这笑容比哭还要难看。幸好周青莲看不见他的表情。周青莲道:“如果我没看错,你体内至少中了四种毒了!”

    话音刚落,墙角忽然传来一声女子冷笑:“哼哼,五毒中四,这小子当真命大!”

    苏拙吃了一惊,这才注意到,周青莲身后居然还有一个中年女子。这女子半靠在墙上,瞧来有些虚弱。一缕阳光照进来,苏拙恰好瞥见她侧脸,猛地吓了一跳。这女子侧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痕,将原本清秀的面容全破坏了,显得诡异至极。

    周青莲叹了口气,道:“芙瑶,你就少说一句吧!”芙瑶显然就是这女子的名字,只是不知道她与周青莲是什么关系。周青莲又对苏拙道:“四种剧毒一起发作,这种情况,我从未见到过。你只有先自行封闭奇经八脉的**道,以防剧毒攻心!”

    苏拙见周青莲也没有好办法,不禁有些泄气。他照着周青莲的方法,在几处**位上轻轻点过,封闭住经脉。这法子,洛谦已经使过一次,救了苏拙一命。但是时间一长,**道自解,真气反而会比先前来得更凶猛。

    苏拙经脉中刻骨之痛稍稍缓解,坐起身调息一阵。周青莲虽然看不见,但也猜到苏拙在做什么。他等苏拙调息完毕,问道:“你体内现前已经有了三种剧毒,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法子压制下去。但这次又中了黄尘,将所有毒性全勾了起来。”

    “黄尘?”苏拙不解地问。

    周青莲解释道:“黄尘是你刚刚所中剧毒的名字!”

    苏拙道:“就是明月点的那几柱香?”

    周青莲疑惑道:“香?不错,黄尘之毒的确最适合做成檀香,点起来,不知不觉就让人中毒!”

    苏拙深有同感,道:“好厉害的毒!这黄尘究竟是什么来历?”

    就听墙角那女子冷哼一声。周青莲叹息道:“这五种剧毒分别名为白刃、青木、黑水、赤血、黄尘。都是我多年前发现的,无意中传给了别人。这人在十几年前依着自己对草毒物的学识,到滇黔一带创立了南青囊门。这五种剧毒每一样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让人受尽煎熬而死。没想到你身中四种剧毒,还能活下来!”

    苏拙将自己运用地狱道的心法,压制毒性的法子跟他说了。周青莲沉吟半晌,道:“这内功心法果然奇诡,我也是闻所未闻。不过这法子或许能去除一样毒性,却无法根治几种剧毒。只因这五毒相生相克,很难压制。白刃性属金,作用在手太阴肺经。青木性属木,作用在足厥阴肝经。黑水性属水,作用在足少阴肾经。赤血性属火,作用在手少阴心经。黄尘性属土,作用在足太阴脾经。白刃毒剧烈,中者如利刃加身之痛。青木发作缓慢,往往中毒者并未察觉,过得几个时辰,才感到不适,可是已经无救。黑水毒非要沾水,才能毒得死人,但是防不胜防。赤血猛烈,如烈焰焚身,中毒者血液几乎沸腾。黄尘厚重,难以断根。这五毒奇就奇在,与一般肠穿肚烂的毒药不同。五毒并不会残伤肢体,而是在经脉中生起一股逆气。吸练武功之人,会被这真气扰乱自身内力,直至毒气攻心。而不会武功之人更难抵挡,逆气一往无前,流遍经脉而死!”

    苏拙倒吸一口凉气,忽然想起经历的种种痛苦情形,与周青莲所说若合符节。他喃喃道:“这么说来,我体内已经有了白刃、青木、赤血、黄尘这四种毒了!”

    周青莲点点头,说道:“不错!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中的,不然……”说着叹了口气。

    苏拙道:“前辈不知,我却似乎已经知道了!”

    “哦?”周青莲有些好奇。

    苏拙道:“在成都府北面一个村子里,我曾经挖出来一具尸体……”

    周青莲忽然“啊”了一声,讶然道:“原来你也到过那个村子!”

    苏拙忽然想到,脱口道:“原来那老妇说的郎中,就是前辈您!我早该想到的!我听说你将那具尸体挖出来后,就匆匆离去,便想到尸体肯定有问题。于是我也挖了出来,发现那尸体不但没有腐烂,更奇怪的是,似乎尸体身上的血液还没有流干!”

    周青莲接口道:“没错!那正是中了赤血毒的症状!而且这血液中的毒容易传染,闻到气味就会染病。那村里的瘟疫,就是因此而来!我身上没有解药,无济于事,只能进城寻找始作俑者!”

    苏拙道:“我体内的赤血,便是那时中的。紧接着我遇到对头,被他兵器上的利刃所伤,后来的症状,便与中了白刃毒一模一样!不过当时这两样剧毒中的不深,并没有当场发作。后来我在马真家中,发现了一张书页,无意中沾到手上。青木之毒,就是那时候中的!此时三毒齐发,几乎要了我的性命。我只有用内功压制下去。这么看来,马真就是死于青木毒,而陈廷一定是死于黑水毒!”

    墙角那女子又忍不住冷哼道:“你现在想明白了,又有什么用?你现在已经是个大毒罐子。封闭**道虽能解一时燃眉之急,却没法根治。你不过是在等死罢了!”

    她的话虽然不好听,却也是事实。苏拙叹了口气忽地灵机一动,道:“周前辈,你方才说五行相生相克。既然一种毒性能诱发其它的毒,那么自然也能压制另一种剧毒。如今我已中四样剧毒,若是再中了黑水之毒,岂不是无药自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