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六章 始乱终弃 下
    苏拙体内几种真气乱窜,让他一动也动不得。81中文』网众捕快面面相觑,只看见苏拙汗水涔涔而下,却不知他到底在做什么。洛谦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分开众人一瞧,嘴角不禁笑了起来:“牛德贵?”

    苏拙无暇搭理他。洛谦四下扫视,似乎明白了什么,笑道:“牛德贵,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地上两个死人又是怎么回事?”

    苏拙依旧不答,洛谦“哼哼”冷笑,道:“我看你这次就算巧舌如簧,怕也是说不清楚了!”他忽然想起段丽华,眉目一凛,问道:“牛德贵,小依姑娘呢?”

    苏拙有心开口,但体内正是天人交战。洛谦怒道:“牛德贵,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说着伸手抓苏拙肩膀。谁知这一掌下去,如握火炭,洛谦忙收回手掌,惊疑道:“怎么回事?!”

    苏拙脸上泛起一阵青气,嘴角也流出一丝黑血。洛谦心头一跳,骈指在苏拙胸口天突、璇玑、中庭等穴一路点下去。他指力不俗,劲力透过穴道,在苏拙经脉中一震,如收起一道闸门,阻住了汹涌的真气。苏拙脸色稍稍好转,洛谦没有停手,抓起苏拙臂膀,顺着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阴心经、手少阳三焦经几条经脉诸穴,依次点下。

    点完几十个穴位,洛谦也已经满头大汗。他喘了口气,道:“我封住了你几处大穴和经脉,阻止毒气攻心!”

    苏拙得他援手,缓过一口气来,哑声道:“多谢!”

    洛谦哼了一声,道:“不必!你给了我那枚戒指,现在就当我还你的人情!小依姑娘呢?”

    苏拙叹了口气,反问道:“你一直在唐府附近,没有看到她么?”

    洛谦茫然摇头,忽地面色一变,厉声道:“她不见了?你居然把她一个人丢下了?”

    苏拙无心与他斗气,转身返回屋里,小心地从史乾坤喉咙上拔下那根子午夺命针,擦干净上面沾染的黑血,凑到烛光下,仔细观瞧。洛谦跟在身后,不解地问:“你这是做什么?”

    苏拙摇摇头,若有所思。洛谦又问:“有什么现?”话一出口,洛谦自己都有些惊讶,不知自己为何这么问。眼前这个人明明是个猥琐的市井奸商,还是霸占段丽华的恶棍。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他能解释自己的疑惑?洛谦摇摇头,莫名其妙。

    苏拙依旧没有回答他,小心将针收起,抬头问洛谦:“你抓到人了么?”

    洛谦知道他在说那三十四个钦犯,皱眉道:“说来奇怪,那些人似乎平地消失了一般!”

    苏拙眉头一皱,讶然道:“消失了?”

    洛谦点点头,道:“我的人始终守在唐府外围,根本没有现他们出来。我从你手里拿到那枚戒指后,便派人潜进唐府。谁知道整个府里再也找不到半点人影。那些粗莽汉子,就如同幽灵一般,消失了!”

    冷风一吹,烛光摇曳,让人无端背脊寒。苏拙道:“会不会是宅院里还有什么密室暗道,你们没有现?”

    洛谦断然道:“绝无可能!实不相瞒,这几年我找了各种借口,将唐府上下几乎都搜遍了,根本没有密室暗道!”

    苏拙长长叹了一口气,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本以为凭借那枚骷髅戒指,洛谦应该可以将人抓住,给唐墨一点麻烦。谁知道事与愿违,钦犯没有抓住,段丽华也不见了,再加上已经出的好几条人命,还有那个双面人。一切都像隐匿在这深沉的夜色中一样,让人看不透,摸不着!

    苏拙又问:“洛捕头,陈廷的那个表妹是怎么回事?”

    洛谦一时有些不适应苏拙的思维,愣了一愣,看看地上的尸身,这才现其中一人正是陈廷。洛谦道:“你是说那个被唐墨始乱终弃的女子?”

    “始乱终弃?”苏拙疑惑道。

    洛谦道:“哦!虽然并没有证据证明她是因为唐墨而死,可是我始终认为,一定是唐墨将她辜负了!”

    苏拙道:“到底怎么回事?”

    洛谦道:“这女子叫做婉娘,是陈廷的表妹,二人也算青梅竹马。谁知道几年前唐墨来到成都府,与陈廷相识之后。这婉娘就移情别恋,与唐墨勾搭上了。谁知道好景不长,就在一个多月前,婉娘忽然就死在了城外鉴心庵里。现在看来,一定是唐墨要准备娶现在这位夫人,自然要把婉娘出掉了!今晚这位听说有些来头,哼,我看下场也未必会有多好!”

    苏拙瞪了洛谦一眼,洛谦心里“咯噔”一跳,暗道:好凌厉的眼神!苏拙叹了口气,问道:“洛捕头,那位婉娘是怎么死的?”

    洛谦道:“尸体是鉴心庵的尼姑现的,我赶过去时,婉娘尸体挂在院子里的大树上,是上吊而死。仵作检查过,尸体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并没有其他伤痕。因此断定,她是自缢身亡。可是我却现,她脖子上的勒痕根本就是在死后形成的。而且婉娘脸色如常,没有上吊而死的面色青紫肿胀的现象。她是死后被人吊上去,伪装成上吊自尽的!”

    苏拙神色一凛,道:“这个死状的确有些奇怪!凶手找到没有?”

    洛谦摇摇头,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人已经死了一夜。一点线索也没有了,抓到凶手谈何容易?不过,我始终觉得此事是唐墨所为!只有他有杀人动机!”

    苏拙疑惑道:“可是,我听史乾坤说,唐墨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

    洛谦叹了口气,道:“没错!婉娘死的那天晚上,唐墨正与曹府尹和何将军一起在唐墨新开的春水楼喝酒庆祝,场面很大,有几十个人都可以作证。也正因此,我始终拿唐墨没有办法!”

    苏拙奇怪道:“我听说那鉴心庵是城外的一座很小的尼姑庵,香火不旺。婉娘为什么会去哪里呢?如果是他杀,为什么凶手会把尸体挂在鉴心庵的大树上?”

    洛谦显然对这些问题也难以解答,只得摇了摇头。苏拙忽然抬头道:“洛捕头,可否借一匹马。我要去鉴心庵看看!”

    洛谦道:“马是现成的,就在门外,我与你同去!”

    苏拙摇摇头,道:“你刚刚说,春水楼是唐墨开的?唐墨明日要在春水楼设宴,城里凡是有权有势的人物将会悉数到场。我劝你提前带人前去布置!”

    洛谦若有所悟,道:“你是说,明天春水楼会生大事!”

    苏拙摇头:“我不知道!可是我有一种不安。如果今天在唐府出现的那三十几个人真的是三十六洞府的头领,那么他们绝对不是来喝一顿喜酒这么简单!群魔聚,必有阴谋。今天他们忽然消失,不得不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