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五章 始乱终弃 中
    苏拙一时看看陈廷尸体,一时又看看史乾坤,心中惊疑不定。史乾坤已由最初的震惊缓了过来,看着这个不速之客,也终于认出他就是在喜宴上出现的牛德贵。史乾坤霍然起身,道:“牛老板,你怎么会在这里?陈廷是被你杀死的!”

    苏拙不怒反笑,道:“史老板,陈廷一直在跟你喝酒。你说别人是会怀疑我,还是怀疑你?”

    史乾坤怒道:“胡说!我与陈廷相交多年,为什么要杀他?”

    苏拙“哼哼”冷笑,道:“可是你与唐墨交情也不浅!今晚陈廷当众给唐墨难堪,说不定你为了给唐墨出这口气,而将陈廷毒杀!”

    史乾坤脸涨得通红,来回疾走几步,喘着粗气,怒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苏拙接着道:“这种事,我想你也是经常干的吧?你还记不记得一个月前,你曾经邀请万里镖行的镖师马真师傅来你这店里做客。而马真第二天就暴毙而亡。这件事,你也脱不了嫌疑吧?”

    史乾坤闻言一惊,双手捏紧了拳头,颤声道:“你到底是谁?这件事……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

    苏拙冷然道:“这么说来,你果然与此事有关!”

    史乾坤赶忙摇头,脸也变得惨白。他搓了搓双手,低头道:“不、不、不……”连说了三个“不”字,忽然抬头,道:“马师傅是被……”他刚说了上半句,下半句竟已经卡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

    苏拙一怔,瞧见史乾坤诡异的神情,脸上肌肉纠结僵硬,眼镜一眨也不眨。他心一沉,抓住史乾坤肩膀,大声道:“马师傅怎么样?”连问了两遍,史乾坤也无法再回答了。苏拙也看见史乾坤的咽喉上,正插着一枚极细的银针。这针如此之细,简直比头发丝还要细。难怪苏拙没有发现,这针是何时射进史乾坤咽喉的。过了一会儿,银针扎的地方,流出一缕黑血。

    身后的院子里,忽然传来一个阴冷至极的声音:“朋友,他中了我的子午夺命针,早就到地府报道了。你问什么,他也不会回答你了!”

    这声音嘶哑难听,如夜枭低鸣,又仿佛从地狱传来的厉鬼索命。可是对于苏拙来说,这声音却是熟悉至极。他没有回头,冷冷道:“你为什么要杀他?”

    院子里那人桀桀笑道:“朋友,有人想要你的命!这个人嘛,只不过是正巧被我听到他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苏拙缓缓放下史乾坤的尸体,霍然转身,眸子闪着厉芒,瞪着院子里那人。不出他的所料,院子里的人头戴斗笠,全身裹在宽大的黑布斗篷里,手中握着一杆比他人还高的哭丧棒,棒顶的一串铃在夜风中叮当作响,发出丧钟一般的声音。而这人看见苏拙的脸,却吃了一惊,身子晃了晃,讶然道:“是、是你!”

    苏拙看着这个神秘的双面人,一步步逼近,冷冷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双面人将手中哭丧棒握紧了些,道:“我是地府的勾魂无常,你的阳寿已尽,还是乖乖跟我走吧!”他说着话的时候,声音似乎从院子各个方向传来,让人恍然如置身地狱一般。

    苏拙厉声喝道:“装神弄鬼!无常鬼,你应该后悔!”

    “后悔什么?”双面人话音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他见过苏拙如疯魔时候的模样。那样子,简直比恶鬼还要恐怖几分。

    苏拙道:“你该后悔,方才那枚子午夺命针没有射在我的咽喉上!现在我有了防备,你已经在没有杀死我的本事!”

    “是么?”双面人虽然不信,可是说话声音中已经显示了他色厉内荏。

    苏拙冷笑:“那你不妨试试看!”话音刚落,人影已在原地消失。

    双面人吃了一惊,手中哭丧棒不及举起,苏拙已经站在了面前。双面人胸口空门大开,苏拙右手骈指一点,正点在了双面人胸口膻中穴!双面人一半黑一半白的脸上,透出不可思议之色,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膻中是人体死穴,中者不死也要重伤。谁知双面人却并没有倒下去,甚至连一口血也没有吐出来。苏拙微微一惊,就听双面人桀桀笑道:“你想用杀人的办法杀死地府的使者么?笑话!”说着手中哭丧棒朝着苏拙头顶重重砸下。

    苏拙飘身后退,躲过这夺命一击。他心中恍然,冷笑道:“原来你已经练到了换宫移穴的境界,我倒是小瞧你了!你虽然能移走穴位,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把头颅也换了!”说着足尖点地,又向双面人冲去。这一次出招,尽往对方头脸咽喉上招呼。

    双面人手中哭丧棒挥舞如风,竭力将苏拙挡在七尺之外。然而他棒舞得快,也快不过苏拙的步伐。三招过后,苏拙离他已经只有六尺。又过三招,距离只剩下二尺。双面人手中的哭丧棒此时已经成了累赘,然而他无法舍弃兵刃,棒交左手,右手从腰间掣出一把闪着蓝光的匕首,向苏拙斜刺而去。

    苏拙冷笑一声,一手握住双面人右手腕,内力催动。双面人手腕一软,匕首掉落。苏拙另一手抄起匕首,已然抵在双面人咽喉。双面人只觉喉间寒意森森,忽地厉声叫道:“你的同伴呢!”

    苏拙一愣,手中匕首顿了顿,停在双面人咽喉两分处。双面人额上冷汗涔涔,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道:“你的同伴哪里去了?那位漂亮的姑娘?”

    苏拙恍然,沉声道:“你把她怎样了?”

    双面人厉声笑道:“上次你杀了我两个小鬼,我只能再物色新的小鬼了!那位姑娘聪明伶俐,做个白无常,想来不差!”

    苏拙声音越发阴冷,道:“你如果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叫你鬼也做不成!”

    双面人有恃无恐,脸上狞笑,瞧见苏拙分神,左手哭丧棒忽地一横,将苏拙逼开,接着足尖地,如幽灵一般飘然后退。他张开宽大的斗篷,如风筝一般,迎着夜风,飘至半空。苏拙双眉一挑,刚要去追。谁知道胸口一窒,全身一时如热火灼烧,一时又如利刃刺割。原来方才激斗一阵,牵动了本已压制下去的剧毒。

    苏拙额上豆大汗珠连连滑落,偏偏经脉中再也聚不起一点内劲。他眼睁睁看着双面人越飘越远,隐隐传来对方冷笑:“你永远也别想找到她了!”

    苏拙双目中红光一闪,脚下踢出一枚石子。那石子带着劲力,激射向半空,后发先至,重重击在双面人胸口。双面人气息一岔,猛的摔落下去,掉在屋脊,扯下大片青瓦。他知道苏拙的厉害,不敢停留,忙翻身而起,一纵一纵,消失在暗夜中。

    苏拙眼看他去远,忽然听见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外面火光一亮,有人喊道:“什么人?”接着就有人踹开书画店大门,一群手持火把的捕快冲了进来。他们看见地上的尸体,无不大惊,纷纷拔出腰间钢刀,将苏拙团团围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