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三章 谁道风波起 下
    段丽华听完苏拙的解释,这才恍然大悟。她笑道:“这么说来,原来是我错怪洛捕头了?”她胸中无半点城府,自知犯错,便立即道歉。段丽华向洛谦笑道:“洛捕头,是我错啦!不过,你与我家先生说话很没礼貌,这我可不原谅你!”

    段丽华如此风光霁月,倒让洛谦有些受宠若惊。他忙行礼道:“姑娘言重了!”说着又看向苏拙看了一眼,有些疑惑,说道:“看不出来,你这个奸商还不算很笨!”

    苏拙只是笑笑,段丽华却又变了脸色,说道:“洛谦,你太过分了!”

    苏拙拦住她,对洛谦道:“洛捕头,有没有兴趣找个地方喝一杯?”

    洛谦冷哼一声,很明显不想接受邀请,眼睛却盯着段丽华。段丽华也哼了一声,道:“我家先生请你,是你天大的福分!你不要不识抬举!”

    洛谦道:“牛德贵,只要你放了小依姑娘,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段丽华柳眉一竖,道:“小依两个字是你叫的么!”

    苏拙摆摆手,笑道:“洛捕头,你错了。我并没有为难小依。总之,这件事以后你自然就明白了。前面有一家铺子,还冒着热气,你要不要来?”说着径直向前走去。

    段丽华紧紧跟在苏拙身旁,回头道:“哼,爱来不来!”

    洛谦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似乎心里什么想法也逃不过苏拙的双眼。他犹豫了片刻,看见段丽华倩影走远,忙紧赶几步,跟了上去。

    苏拙已经在那铺子里坐下。到这个时候还开着的酒铺,客人也不多了。店里的灯火照在青石街上,反而更显冷清。一个佝偻老者为苏拙端上来一壶酒,烫得酒香四溢。又端来一盘花生米,便重新坐在火炉旁边,昏昏欲睡。

    段丽华挨着苏拙坐下,拿起酒杯为苏拙倒酒。洛谦则有些尴尬,不知坐还是不坐。苏拙做了个请的手势,看着洛谦在自己对面坐下。段丽华却不肯为洛谦倒酒,苏拙只能把自己面前的酒杯推到洛谦面前。

    洛谦却并不领情,也不看酒杯,说道:“牛德贵,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苏拙微微一笑,接过段丽华倒的第二杯酒,轻轻抿了一口,开门见山道:“洛捕头,你似乎对唐墨唐公子心存芥蒂啊!”

    洛谦冷笑一声,道:“莫非你是来给唐墨做说客的?”

    苏拙摇头笑道:“我昨天才到这里,从前也根本不认识这个唐公子,我又为何要为他做说客?不过你刚才那句话正好印证了我的猜测。你的确是在跟唐墨过不去!”

    洛谦越发琢磨不透眼前这个看似平庸的牛德贵。他本不想告诉苏拙自己心中所想,却也不屑于撒谎,只得说道:“就算我与唐墨为敌,那又如何?”

    苏拙笑道:“可不可以跟我讲讲,你为什么要针对他?你本是洛阳神捕洛天秋的独子,前途不可限量。可是你却因为针对唐墨,上上下下都得罪了。你到底为的是什么?”

    洛谦双眉一挑,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讲?”

    苏拙道:“因为我可以帮你!”

    洛谦似乎听到最大的笑话,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说道:“你可以帮我?”

    段丽华皱眉道:“你笑什么?!”

    苏拙却不以为意,继续喝着自己的酒,等洛谦笑完,才缓缓从怀中拿出那枚骷髅戒指,扔到桌上。戒指在桌上滴溜溜转了两圈,最终停在洛谦面前。洛谦看了一眼,脸色忽然一变,惊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戒指你是哪儿来的?”

    苏拙心中暗想:看来我猜的没错,这戒指果然不寻常,一定与那三十六洞府有莫大的关系。他不动声色,说道:“你现在还不愿意跟我说吗?”

    洛谦冷哼一声,道:“牛德贵,你知不知道,光凭你身上有这枚戒指,我就可以抓你回去,把你关到老死!”

    苏拙还没有说话,段丽华先气不过,大声道:“你这个人,怎么如此不明事理!我家先生说了要帮你,你居然还要抓他!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洛谦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段丽华会如此维护这个猥琐的“牛德贵”。他心中憋着火气,冷然道:“牛德贵,我劝你如实告诉我,这枚戒指你是怎么来的!”

    苏拙笑道:“也好,我便将自己的猜测说一说。这枚戒指,其实是我从一个死人身上得来的。从今晚的情形来看,这枚戒指想必与三十六洞府有关吧?你还记不记得在唐府的那些江湖汉子?我数过了,那里只有三十四个人,加上你的那个证人和我发现的死尸,正好是三十六人!”

    洛谦惊道:“我果然没有猜错!那些人一定就是三十六洞府的头领!”

    苏拙道:“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唐府呢?唐墨与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洛捕头,现在还有什么要对我隐瞒的吗?”

    洛谦叹了口气,看着苏拙若有若无的笑容,心头有气。但他心中藏的事的确太多,真想找个人倾诉。虽然这个“牛德贵”十分讨厌,却似乎是唯一能理解他的人。洛谦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道:“唐墨是成都府有名的青年俊杰,不但坐拥万贯家财,而且还交友广泛。不但府尹、将军是他的座上宾,连市井小人他也经常打交道。三教九流,似乎没有与唐墨不熟的人。”

    苏拙若有所思道:“这个人似乎的确不简单!”

    洛谦道:“没错,唐墨的确不简单。而这也是我对他起疑心的一个重要方面!唐墨初到成都府时,一文不名。可是短短几年的时光,便有如今的声势。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段丽华哑然失笑,道:“莫非你因为别人比你风光,就怀疑他勾结朝廷钦犯?”

    洛谦正色道:“自然不是这么简单。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唐门?”

    苏拙讶然道:“你怀疑唐墨出身唐门?可是唐门在许多年前就因为率领三十六洞谋反,被满门抄斩了!”

    洛谦道:“你说的没错!可是唐家人并没有全死。对于唐门的女子和一些尚未成年的男子,一律都是发配充军!这些年,我始终在查唐墨的底细。可是他实在隐藏得太好,根本没有一点破绽!”

    段丽华冷笑道:“说不定那个唐墨根本不是什么唐门的人,只是你嫉妒人家,一厢情愿地怀疑他!”

    洛谦有口难言,苏拙却笑道:“小依,你说的有理。不过洛捕头的怀疑,也不是空穴来风!今晚我看见那三十几个人,手上都戴着这样的骷髅戒指。若说唐墨一点都不知情,实在说不通!”

    洛谦哼了一声,似乎根本不需要苏拙的理解,伸手抓起桌上的骷髅戒指,说道:“这枚戒指就是当年三十六洞府首领的信物。只要从那些人身上搜出这戒指,就不怕他们不承认!小依姑娘,你看着吧,我一定会将唐墨绳之以法的!而且只要你愿意……我也会帮你……”

    段丽华一愣,呆呆看着他。洛谦说完那句话,起身就走,那杯酒动也没动。苏拙笑道:“洛捕头,祝你早日捉到逆魁!”

    洛谦冷笑一声,头也不回,大步离去。段丽华愤愤道:“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苏拙笑道:“我倒是觉得洛捕头十分有趣!”他笑了两声,转头看向段丽华,却见她脸色却沉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