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二章 谁道风波起 中
    旁边有人问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曹府尹叹了口气,道:“他老子是洛阳的神捕,有皇上的御赐金牌,谁能不给他几分面子?有这个洛谦在手下,我非要少活十年不可!”

    “怪不得……”众人小声嘀咕。81中Δ

    何将军道:“曹大人,咱们把人家好好一场成亲之礼给搅黄了,还有脸留在这里么?”

    曹府尹大声道:“谁说搅黄了?咱们两个证婚人在此,唐公子与卫姑娘已经礼成,就差送入洞房了。大家都可以作证!”

    众人齐声叫好,唯有苏拙皱起了眉头。唐墨笑道:“多谢诸位!今日之事,错都在唐某。明日中午我将携内子在春水楼设宴,向大家陪罪。希望大家到时一定赏脸!”

    “好!”曹府尹先行叫好,“我一定到!”

    他既然已经话,其他人当然不能驳了唐墨的面子。一场喜事,闹成这样,谁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喝酒,相继告辞离去。唐墨站在门口送客,一点也不肯失了礼数。苏拙与段丽华跟在史乾坤和陈廷身后,也向门口走去。

    唐墨冲史乾坤拱手道:“史兄,明日一定早点来!”

    史乾坤笑道:“自然自然!”他这么说着,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那姓陈的文士,冲他使眼色。

    那人似乎很不耐烦,又架不过史乾坤催促,只得拱手向唐墨道:“唐公子告辞!”

    唐墨不等他说完,伸手按住他手,冷然道:“陈兄,我可受不起你这一礼,不送!”

    苏拙心中嘀咕:“这姓陈的不知道与唐墨有什么怨仇,偏偏要在今天难,只怕以后也难以缓和。”他无心与唐墨告辞,闷头向外走。谁知道唐墨却认得他,喊道:“牛老板,今晚可真让唐某刮目相看了啊!”

    苏拙无奈,知道他在说认出死者中毒一事,只得陪笑道:“牛某不过是胡乱猜的!而且洛捕头也将我奚落了一顿,实在是生平丑事,不值一提!”

    唐墨双眉一挑,眼珠转了转,道:“哦?是吗?我倒是觉得牛老板一语中的,比那个洛谦不知高明多少!”

    段丽华一听,顿时觉得这个唐墨还有些眼光,气鼓鼓道:“本来就是!”

    唐墨眼光在段丽华脸上一扫而过,又重新落在苏拙那张假脸上。他目光凌厉,宛如利刃,直插进苏拙心底。这感觉让苏拙很不自在,只得陪笑道:“牛某不胜酒力,唐公子恕罪!”

    唐墨笑道:“那牛老板今晚可要好好休息了啊!”说着将两人送出门。

    苏拙走过街角,口中喃喃自语:“他难道看出来了?”沉吟片刻,他忽然回头向唐府内望去。这里看不到唐墨送客的身影,然而,在夜色中,却能远远看见唐府内的一幢小楼上透出的烛光。苏拙似乎能看见卫秀就站在楼上,正凭栏遥望。

    “不知她此刻在想着谁……”苏拙叹了口气,大步向前。段丽华一路小跑跟着,问道:“苏先生,你为什么不去找秀姑娘问个清楚?”

    苏拙道:“问什么?”

    “问她为什么不要你,而要嫁给那个唐墨!”段丽华大声道。

    苏拙回头看向这个一晚上都在为他打抱不平的女孩儿,心里又感动又温暖。别的人都有马车,很快走了干净。街上无人,苏拙便道:“卫秀想说的话,我已经都知道了,何必再去问?再说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办。”

    段丽华茫然道:“秀姐姐说什么了?我怎么没听到?”

    苏拙耐心解释道:“卫秀不是寻常女子,心气比男儿还要高。可是她今晚却说自己是唐夫人,这就很奇怪。若是不了解她的人,自然不明白其中深意。可是但凡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种话绝不会从卫秀口中说出来!因此,她说这句话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没办法不这么说!她必须要顺着唐墨的意思!”

    段丽华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要做的重要事情,就是要去查清楚,为什么秀姐姐必须听唐墨的!”

    苏拙笑道:“你真聪明!”

    段丽华笑道:“你们才聪明。我知道了,你们这叫心有灵犀!一个人即使什么也不说,只要一个眼神,对方也能知道其中的含义!既然如此,我们更应该回去,找秀姐姐问清楚,她到底有什么苦衷!”

    苏拙却摇了摇头,道:“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去做!”

    “什么事?”段丽华奇怪地问,却见苏拙停下了脚步,指着前面说道:“他!”段丽华一愣,顺着他目光向前望去,只见前面街道上站着一个高大人影,比苏拙还要高了一头。那人看见二人停下,反而缓步向这边走来。方头靴踏在青石砖路面上,出冰冷的声响。

    月光昏暗,段丽华看不清人脸,略显惊恐地喊道:“你是谁?”

    苏拙笑道:“洛捕头为何去而复返?在这里是专程等我们吗?”

    那人没有理会苏拙,缓步走到近前。果然是洛谦!段丽华见到他就来气,问道:“好狗不挡道,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苏拙苦笑道:“小依,怎么能这么跟洛捕头讲话?”

    段丽华气呼呼地扭过头去。洛谦却似乎一点也不生气。他道:“这位姑娘,你知不知道,几个臭钱,不值得你这样委屈自己。”

    苏拙和段丽华都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洛谦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而洛谦似乎根本没有看见一旁的苏拙,满眼只是段丽华。他说道:“姑娘,你是出水的芙蓉,千万不要辜负了自己啊!”

    段丽华皱眉道:“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莫非在唐府被气糊涂了?”

    苏拙却笑道:“出水芙蓉……这个比喻真好!小依,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比喻?这么一说,你的确可以配得上出水芙蓉这个词!”

    段丽华惊喜道:“真的?!”

    洛谦见同一句话,从苏拙口中说出来,段丽华就那么高兴,气得肺也要炸了。他恶狠狠瞪着苏拙,道:“你叫牛德贵?”

    苏拙笑道:“你认得我?”

    洛谦冷笑道:“我并不认得你,不过我要查你却很简单。牛德贵,我知道你们这些市井奸商有几个臭钱。但是你别幻想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更没有权力胁迫这位姑娘!我希望你不要……为难这位姑娘……”

    他说到最后,底气居然有些不足,好像是在请求苏拙一般。苏拙目露笑意,心中明亮。段丽华气道:“你这人真是有眼无珠!”

    洛谦一怔,道:“我怎么有眼无珠了?”

    段丽华道:“你还敢说你不是有眼无珠?我与先生明明是……”她猛然醒觉,只得改口道:“我问你,在唐府,我家先生说那人是中毒而死。你为什么偏要说他不是中毒而死?”

    洛谦张口结舌,深深叹了口气。苏拙却笑道:“洛捕头不是不知道那人是中毒。可是他不能说!”

    洛谦眼睛一亮,而段丽华却迷惘了,问道:“为何不能说?”

    苏拙道:“那人只有昨天在唐府呆过,今天来这里只不过片刻功夫,没有沾唐府的一水一饭,怎么会中毒?若照实所说,洛捕头反而成了下毒的嫌疑人!更何况唐墨已经先制人,让大家对那个聂金兀的话产生了怀疑。如果洛捕头贸然承认聂金兀是被毒死的,大家便要怀疑,整件事情根本就是洛捕头设计,想要诬陷唐府藏匿逃犯。这个罪名太大了,洛捕头担不起。而且他要与唐墨做对,只能说那人是在现场中了暗算。这个道理,洛捕头明白,唐墨明白。就连那个曹府尹也想到了。因此谁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小依,你懂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