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一章 谁道风波起 上
    苏拙跟在人群之后,忽然瞥见屋里那几十个汉子手上,原先看见的那枚骷髅戒指,此时却已经都不见了。8『1『中文『网他暗暗奇怪,就听洛谦道:“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

    那一队捕快拔出腰间佩刀,冲进屋里,把屋里大汉团团围住。那些人面面相觑,浑不知生何事。曹府尹上前道:“洛谦,你说的什么朝廷钦犯,就是他们?”

    洛谦答道:“是的,大人!”

    曹府尹目露疑惑,看向唐墨。唐墨笑道:“府尹大人,这些人都是我在江湖上的朋友。因为举止粗俗,因此才安排在这间屋子里,怕打扰了大家的兴致。”

    曹府尹点点头,显然更愿意相信唐墨。洛谦冷哼一声,道:“大人,不要听他狡辩!我得到确实的消息,这些人就是朝廷通缉多年的要犯,三十六洞府的头领!”

    “什么?!”不光是曹府尹和众宾客,连苏拙也吃了一惊。难道这屋里的真是当年掀起一场巨大风浪的那些人?虽然他觉得洛谦此人不像信口开河的人,但他的说法仍旧让捉感觉惊骇。这些人是多年的逃犯,居然敢如此堂而皇之地到成都府里大吃大喝?苏拙眼前又闪现出那枚戒指上滴血骷髅的狰狞面目,久久挥散不去。

    唐墨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洛捕头,你说他们是谁?三十六洞府的头领?别开玩笑了!这些人要是朝廷钦犯,还敢来我这里喝喜酒?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曹府尹点点头,道:“洛谦,我看你是真疯了!这些人要是朝廷钦犯,会在这里等你来抓?”

    洛谦冷笑道:“大人,我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就是钦犯!他们在这里被抓,只是因为他们中间有人向我投案自了!”

    苏拙微微一惊,略略数过,果然屋里只有三十四人。如果有一个人向洛谦自,另一个人就是荒村那具尸体的话,正好就是三十六人!

    曹府尹根本不相信洛谦的鬼话,不耐烦道:“那你快把人证带来!”

    洛谦喊道:“把人带来!”

    两名捕快押着一个虬髯大汉上前。洛谦道:“唐公子,你看看这个人你是否认识啊!”

    唐墨向那人看了一眼,皱眉道:“这人似乎有些印象,却记不得名字了!”

    洛谦道:“唐公子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人昨天不还在您府上做客么?”

    唐墨道:“哦!洛捕头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昨天他随朋友前来,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怎么会到洛捕头那里报什么案,这我就不知道了。”

    洛谦哼哼冷笑,道:“看来唐公子是真的不知道了!聂金兀,你给大家说说看吧!”

    那个叫聂金兀的大汉始终低着头,小声道:“我叫聂金兀,是三十六洞府中落石洞的头领……”

    他话还没说完,唐墨哈哈一笑,道:“洛捕头,这个人你是从哪儿找来的?”

    洛谦皱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唐墨笑道:“洛捕头,我这人懂得不多,可是也知道,谋逆大罪是要株连九族的,而且绝无可能减免罪责。这个人自称是三十六洞的头领,岂不是犯了谋逆罪?既然如此,他横竖都是死,为什么偏偏会向你投案自呢?”

    苏拙点点头,唐墨说的不错,这个聂金兀不管招不招,都要死。按着这些人的性子,是绝不会做损己利人的事情的。

    洛谦也没想到唐墨会这么问,张口结舌,居然不知道如何作答。那聂金兀忽然抬起头,瞪着洛谦,口中道:“你……你……”然而刚说了一个“你”字,就再也说不下去。

    洛谦脸上神色变了几番,最后看见聂金兀举止奇怪,上前拍了拍他肩膀,问道:“喂,你怎么了?”

    聂金兀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挺挺倒了下去,身子“砰”一声砸在地上。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过了许久,才有人小声道:“死……死了?!”

    许多女宾吓得扭过头去,不敢再看。唐墨轻轻一笑,道:“洛捕头,这是什么意思?这个人怎么死了?”

    洛谦无暇理会他的嘲讽,蹲下身检查聂金兀尸体。然而看了半天,尸体上既无伤痕,也没有中暗器。而且这人生前身体健壮,也没有隐疾,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死了?

    众人当真大惑不解,苏拙站在旁边,轻轻叹道:“不用看了,他是中毒死的。”

    所有人都一愣,洛谦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看到的那个满脸市侩猥琐的商人。他冷哼了一声,对苏拙的话,很是不以为然。段丽华见大家不相信,心中为苏拙不平,大声道:“我家先生说他是中毒死的,他一定就是中毒死的!”她一着急,居然忘了自己假扮的身份,一开口就叫先生。

    洛谦回头看见是段丽华,一股怒火硬生生压了下来。他起身看看“牛德贵”,似乎怎么也想不通,像段丽华这样的女孩儿,怎么会如此维护他。他斜蔑着苏拙,道:“你说他是中毒死的,有什么依据?”

    苏拙指着尸体右手,说道:“你看他右手拇指食指指肚有一点淡淡的青色,像是树叶的汁液染上的。可是这个季节哪里有新鲜树叶?因此我猜,那一定就是死者中的毒!”众人在旁静静听着,不由得重新打量起这个市井商人,似乎从前认识的那个人忽然变得陌生。就连曹府尹和唐墨也满含深意地看了苏拙一眼。

    洛谦冷笑两声,道:“你一个生意人,居然能看出这死者是被毒死的?!真是笑话!”

    苏拙淡淡笑了笑,并不想与他争辩。他轻轻将右手笼进袖子中,似乎生怕别人看见他右手手指上,就有两点青色痕迹,与聂金兀手上的一模一样。洛谦见他不说话,又冷笑道:“你说他是中毒死的,我却偏偏说他是在这里被人暗算而死!”

    段丽华没有苏拙的涵养,顿时火冒三丈,怒道:“你这人真是太狂妄了!”

    苏拙拉住段丽华,笑道:“小依,不要说了。”

    段丽华还想争辩两句,听到苏拙的话,虽然心里有气,终究不再说了。谁知洛谦看到段丽华居然如此听苏拙的话,心里更加来气。他压着怒火,对曹府尹道:“大人,这人死得不明不白,我怀疑是这里的人下的毒手!因此我想,这里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谁都不能离开!”

    曹府尹听着他说,脸色越来越难看。等洛谦说完,曹府尹骂道:“放屁!洛谦,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如果再无理取闹,你老子的面子我也可以不顾!快带着你的人滚出去!”

    洛谦还要争辩,无奈自己的人证已经死了,再也无话可说。他怒视唐墨一眼,冷冷道:“唐公子,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唐墨笑道:“如此最好,洛捕头辛苦!不送!”

    洛谦恨恨地带着人,抬起地上的尸体,无奈地走出唐府。曹府尹看着众捕快走远,歉然道:“唐公子,真是对不住,是我管教无方,让这个浑小子来搅了一场喜事。”

    何将军始终没有说话,此时冷哼一声道:“曹大人,你的这位捕头都快骑到你头上了!”

    曹府尹讪讪而笑,道:“谁让他老子有些来头呢?连我也不敢动他啊!”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小川的微信公众号“一入江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