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章 相见悲欢 下
    卫秀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苏拙。这张脸虽然很陌生,那双眸子却再熟悉不过。苏拙的眼睛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卫秀身上,听到这句话,顿时心如刀绞。

    趁着苏拙吸引众人注意的空当,史乾坤总算将陈廷按回座位,死死拽着他衣袖,低声劝慰,生怕他在起来说些什么浑话。曹府尹也忙道:“好啦好啦!大家都别废话了,耽误了吉时,我看谁担待的起!”

    旁人也道:“是啊是啊,卫姑娘都发话了,唐公子,还不赶紧拜堂成亲!”众人哈哈大笑,果然都不在管卫秀是何身份。或许对他们来说,一个望月楼主人的名号,已经足够。

    没人再去理会“牛德贵”,毕竟他只是个小人物。苏拙看了看卫秀,依旧难以从那双深邃的眼神里猜出她心中的想法。他仿佛置身冰窟,周围只有无边的黑暗和荒凉。他挤出一个笑容,默默地转身,又坐回座位上。

    不过他没有再接段丽华手中的酒杯,眼睛始终盯着那对新人。傧相高喊:“一拜天地!”

    唐墨与卫秀并肩,向着长天三叩首。

    傧相又喊:“二拜高堂!”

    新人向着唐墨父母的灵位,又拜了下去。

    “三拜婚证!”

    曹府尹与何将军笑嘻嘻接受叩拜。

    “夫妻对拜!”

    两人拜了两拜,众人已经开始鼓掌欢呼。第三拜未拜,外面忽然响起一声喊:“等等!”

    众人一愣,扭头看去。只见一个捕头,领着一群捕快冲进了唐府。这些捕快训练有素,一进府门,四散开来,跑到各处路口,眨眼间将院子包围起来。

    花厅中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何事。曹府尹气呼呼走到门口,一见来人,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破口大骂:“洛谦,你做什么?”

    那捕头不过二十出头,看着十分年轻。他刚指挥手下把守好各处,就听到曹府尹的呼喝,忙跑到门口,陪笑道:“呦,府尹大人,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曹府尹指着他鼻子骂道:“洛谦,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模作样!我今天要来这里喝喜酒,这件事你会不知道?你现在带着人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想要抢婚?”

    唐墨站在他身边,脸色阴沉,盯着洛谦。洛谦被府尹如此喝骂,仍然是满脸堆笑,道:“呦,原来今天就是唐府大喜啊!我真是该死,刚刚进门时居然没看见这里原来是唐府!该死该死……”

    唐墨冷笑道:“洛捕头,敝府你几乎每天都要来两趟。这里的一草一木,恐怕你比我都清楚。你会不知道来的是唐府?真是笑话!”

    段丽华坐在角落,听见几人对话,“噗嗤”一笑。这笑声突兀至极,那叫洛谦的捕头转头看见段丽华也正向自己看来,不知为何,脸上居然发起烧来,忙转头对唐墨道:“哎呀,唐公子恕罪啊!主要外面天这么黑了,我是真没看清啊!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

    他一会儿让别人恕罪,一会儿又说什么“不知者不罪”,真是颠三倒四。段丽华轻声笑道:“苏先生,这是哪儿来的活宝?专门来助兴么?”

    苏拙冷笑一声,道:“他带来的手下个个手按刀柄,你还觉得他是来演滑稽戏助兴的么?这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捕头,一定不简单。曹府尹是他的顶头上司,他要在曹府尹眼皮底下抓人,谈何容易?因此才会这样装疯卖傻。我看他是大智若愚才对!”

    段丽华听他这么说,也忽然对这个滑稽的年轻捕头产生了兴趣。她心里有个信念,苏拙说的,一定就不会有错。可是这个有些玩世不恭的捕头,怎么看也配不上苏拙口中那个“不简单”。

    只听曹府尹道:“洛谦,你到底来干什么?”

    洛谦笑道:“府尹大人,我也不想来打扰了大家的喜庆。可是职责所在,我也不得不来啊!”

    唐墨讥讽道:“洛捕头真是尽职尽责啊!成都府有您这样的捕头,乃是我们百姓之福!”

    洛谦却似乎没有听出他话中讽刺之意,笑道:“唐公子过奖了,执法安民,本就是我们的职责嘛!”

    “好了好了!”曹府尹显然知道手下这个捕头的手段,忙打断他的话头,问道:“洛谦,你快说吧,来这里到底做什么?”

    洛谦道:“不瞒诸位,我乃是收到秘密线报,说有一伙朝廷钦犯偷偷混进了府中!不过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已经包围了这座院子,一定保证大家的安全!”

    众宾客听到朝廷钦犯几个字,不约而同地惊呼一声。曹府尹破口大骂:“洛谦,你放屁!这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里有什么朝廷钦犯?你休要在这里装神弄鬼,赶紧带着人滚!”

    洛谦为难道:“府尹大人,此事事关重大,属下也是没办法啊!唐公子,你府上混进来了很危险的要犯,我想你为了家人的安全,也不会拒绝我的好意,该让我搜查一番吧?”

    唐墨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好好的一场婚礼,就被这人扰乱了。他无心再拜堂,对卫秀轻声道:“你先回去!”卫秀点点头,在婢女的陪伴下,走向后园。苏拙很想追上去问一问卫秀,为什么要忽然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可是卫秀并没有再向他看过一眼,他也终究没有起身,坐在原地,云淡风轻,似乎什么事跟他都无关。

    唐墨看着她走远,对洛谦道:“洛捕头,你来都来了,我若不让你搜,你便又要说我不配合捕快办案!这顶大帽子我可受不起。你想找,那就找吧。不过,若你只是捕风捉影,想来捣乱,只怕府尹大人自会给我个说法!”

    曹府尹也骂道:“洛谦,你如果再瞎胡闹,休怪我不客气!”

    洛谦得了首肯,脸色一变,果然不是先前嬉笑的模样,眼中神采奕奕。他一挥手,喊道:“搜!”话音,一队捕快大步向人群走来。

    众人都摄于捕快威武,都不敢说话。谁知洛谦带着这些人并没有进花厅,也没有找宾客的麻烦,而是从走廊上直直走了过去。众人暗暗纳闷,曹府尹道:“洛谦,你做什么?客人都在这里了,你还到哪里去?”

    洛谦却不理他,走过走廊拐角,猛地推开另一间屋子的门。众人都好奇地跟在后面,苏拙见洛谦推开这道门,忽然想起,这间屋子就在花厅旁边那间屋子。他从雕花阁窗看见的人,就在这屋里。

    洛谦推开门,却没有进去。屋子里嘈杂声顿时静了下来,三十几个大汉眼睛都看向洛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