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三章 挖坟 上
    苏拙看着老妇走远,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惆怅。他叹了口气,道:“小依,我们今晚就在这间空屋里将就一晚吧。这里至少比风餐露宿强多了。”

    段丽华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苏拙如何猜不到她的心思,便安慰道:“有我在,你怕什么!”说着率先进屋。

    段丽华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一步也不敢远离。两人走进一间房间,屋里收拾得很干净。苏拙点起油灯,屋里多了几分人气。苏拙打开包袱,忽然道:“小依,你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

    段丽华一愣,却坚决道:“不!这屋子里这么吓人,你还要我一个人出去?”

    苏拙无奈笑道:“我要做些事情,你这么看着,只怕不大好吧。”

    段丽华看见他将包袱里的东西摆在桌上,有几绺胡须和头发,还有些水粉等等,不由得笑道:“我道你要做什么,原来是想乔装改扮啊!你来参加心上人的婚礼,也不至于连脸也不敢露脸吧?”

    苏拙被她一阵抢白,唯有苦笑,道:“说来话长,只不过我这乔装改扮,并不是没脸见人。”

    段丽华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更要留在这里了。这乔装就跟梳妆打扮是一样的,你一个大男人,笨手笨脚,怎么能没有我帮忙呢?说吧,你想要装成什么人?”

    苏拙没办法将她赶出去,只得放弃,说道:“从金陵出来的时候,我就计划好了。我要扮作川南的一个大富商,名叫牛德贵。这人也受邀参加这次婚礼,因此,想混进去,就很容易了。”

    段丽华担忧道:“可是如果真的牛德贵也去了,你这个假的岂不是就露馅了?”

    苏拙笑道:“这个你不必担心。牛德贵这人很少在外露面,结交的人不多。而且他绝对不会露面的!因为他前一阵正被我的一个朋友整治得不轻,与其来这么远喝一场喜酒,不如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看好自己的银子!”

    段丽华随手翻看桌上的一堆东西,忽然拿起一个棉布包,说道:“看来你要扮的还是个胖子。快脱衣服吧!”

    苏拙没想到她一点也不避讳,只得接过那棉布包,解开上衣。段丽华一点回避的意思也没有,看着苏拙脱下上衣,不由得愣住了。原来苏拙健壮的胸膛上,居然是伤痕累累。段丽华从没见过,一个人身上会有这么多伤疤。其中最显眼的,要数左胸上一处箭创,只比心房高了两分。若是稍稍偏了一点,只怕神仙也没有回天之力。

    段丽华伸手轻轻抚摸在这处箭创留下的伤疤上,冰凉的手指让苏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苏拙老脸一红,道:“小依,你做什么?”

    段丽华居然有些心疼,道:“要是见到给你留下这处伤疤的人,我一定给你报仇!”

    苏拙蓦地想起卫秀,一时觉得段丽华信口开河有些可笑,又想到过不了几天,卫秀即将嫁作他人妇,莫名地黯然。段丽华体会不到苏拙复杂的心情,绕到背后,帮他把那棉布包绑在肚子上。换上一身宽松的衣服,苏拙倒也确实显出一副大腹便便之态来。

    段丽华又将他按在椅子上,开始为苏拙改脸。包袱里有一张人皮面具,是苏拙托燕玲珑做的。燕玲珑虽能学到其师叶韶的本事,但也装成一个大家都不太熟悉的人,那是再简单不过。段丽华将面具贴合在苏拙脸上,又填上些面粉棉花,过不多时,原本一张俊俏的脸,就变得肥头大耳,络腮胡子。

    苏拙看着镜中的自己,啧啧称奇。他是第一次乔装,难免有些新奇。段丽华笑道:“要是没有我,你哪能这么快就好?”

    苏拙摸摸脸,随口道:“是啊是啊,多谢多谢!”

    “那你办事以后还能少的了我吗?”

    “不能不能!”苏拙信口答道。话一说完,他便醒悟过来,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段丽华笑道:“你既然都变成了大富商牛德贵了,身边怎么能没有小妾服侍呢?我自然就成了你的小老婆,陪你一起去喝喜酒啊!”

    “不行不行!”苏拙连连摇头,“我不是去玩的。那里太危险了,你不能去!”

    段丽华全不在乎,道:“什么危险的事我没见过?我才不怕!”

    苏拙叹了口气,知道拗不过她。忽然抬头看见外面天色已暗,计上心头,道:“好,既然你什么都不怕,那我们就趁着夜色去做一件事。只要你有这个胆量,我就答应带你一起去!”

    段丽华大声道:“好!一言为定,谁反悔谁就是小狗!说吧,去干什么?”

    苏拙狡诈一笑,道:“你记不记得刚才那老人家说,瘟疫是从那个死人之后开始的?而且原来那个郎中也去看过那人的尸体!”

    段丽华忽然打了个哆嗦,顿时后悔起来,颤声道:“你、你该不会是要……”

    苏拙笑道:“没错,我就是要趁着夜色,挖坟验尸!怎么样,你还要不要去啊?”

    段丽华本来是一万个不要去,但听到苏拙这么说,心底很不服气,压住心头害怕,道:“去就去,难不成我还怕了你!”

    苏拙笑了笑,知道她强装镇定,也不再多说。他点燃火把,找到一把锄头,带着段丽华,便向老妇人说的树林边走去。走不多时,果然看见林子边一个小小的坟包,特别显眼。

    苏拙在距离坟包二十多步的地方停下来,沉声道:“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再靠近了!”

    “为什么?”段丽华问。

    苏拙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瘟疫的来源就是这具尸体。而且很有可能不是疫病,而是中毒!”

    “中毒?”段丽华惊道。

    苏拙点点头,道:“你站在这里,再靠近就会有危险了。”

    “那你呢?”

    苏拙笑了笑,道:“我若是那么柔弱,也就不会来这里了!放心吧。”说着迈步走到坟前,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段丽华果真听话地站在原地,这才略略放心。他把火把c在一边,挥动锄头,刨开坟墓。

    尸体埋得很浅,不一会儿就找到了。苏拙小心扒开周围泥土,举起火把凑到近前,脸却忽然煞白。原来他看见土坑中那尸身,在土里躺了三个月,不但没有一点腐烂,而且面目栩栩如生,脸上青黑,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似乎在死死盯着苏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