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十章 连环计
    众人听得莫名其妙,又有些毛骨悚然。苏拙却道:“你可不可以带我去酿酒的屋里看看?”

    许掌柜抱紧了钱袋,道:“这钱袋已经丢了一回,我可不敢去了,还是过了这两天再说吧!”

    段丽华道:“这世上哪有鬼?是别人在耍你呢!赶紧带我们去看一眼吧!”

    许掌柜拗不过两人,只得在前面带路。众酒客心里好奇,也跟在后面。经过酒店后面的院子,进到一间小屋。屋子中央是一座大灶,占去大半的地方。灶上支着一口大锅,锅盖里咕嘟咕嘟响,还冒着热气。灶膛里有些余烬,使得屋里暖烘烘的。

    一酒客笑道:“老许,你这么煮,这一锅高粱还酿个屁的酒啊!”

    许掌柜叹气道:“赔一锅高粱,也好过丢了这些银钱好啊!”

    苏拙伸手,示意众人噤声。他侧耳聆听一阵,忽然向着草堆而去。众人瞧得奇怪,只见苏拙掀开一片枯草,里面居然现出一个人来。这人是个女子,手脚都被布条捆着,嘴里也塞着布团,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有人奇怪道:“咦,这不是私塾刘先生的娘子么?怎么被绑在这里啊?老许,这是怎么回事啊?”

    许掌柜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急道:“这、这、这,跟我没关系啊……”

    “跟你没关系?难道她自己把自己绑到你家来了?”旁人笑道。

    苏拙解开那女子手脚的绑缚,问道:“你可是刘庭的妻子?”

    那女子点头道:“是!”

    段丽华满脸不可思议,道:“苏先生,她怎么会在这里?”

    苏拙笑道:“这间屋子里很暖和,她当然会在这里。否则在别的地方关两天,只怕要冻死了!”

    段丽华道:“不,我是问,她是怎么被绑在这里的?”

    苏拙道:“那就要问刘夫人了。”

    女子答道:“前天傍晚,我在家里烧饭。忽然就不省人事了,醒过来时,已经被绑住了手脚,丢在草里。我还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许掌柜的店里。后来,有个黑衣人来过两次,就那锅里煮的高粱喂了我两口。可是他既不跟我说话,也不许我喊叫。只是说,时候到了,自然会有人来救我。”

    苏拙点头道:“我明白了,现在我们就送你回家吧!”

    许掌柜送三人出门,道:“这位先生,你可千万要帮我给刘先生解释解释啊。这件事真的与我无关……”

    苏拙笑着点点头上路。刘庭的妻子丁良毓也是个知书达礼的女子,忍不住问道:“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抓我?”

    段丽华不等苏拙开口,牵着丁良毓的胳膊,说道:“丁姐姐,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来说给你听!”

    苏拙也笑道:“好啊!你且说说看。”

    段丽华道:“前天傍晚,有个人忽然将你打晕,捆了手脚,趁着夜色丢到许掌柜店里。他对你并没有恶意,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因此才将你丢在暖和的屋子里,还来喂你吃的。之后那个人便以你为要挟,让你丈夫刘先生写了两张纸条,送到了许掌柜的柜台上。还要他代为照顾田家的小儿子。当然刘先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为了救你,不得不做而已。到昨天傍晚,那个人又偷出许掌柜的钱袋,将刘先生写的一张纸条放进去。趁着田锋买酒回去时,将钱袋丢给他。而后以偷钱为名,逼迫田锋把他弟弟抱到了刘先生家门口。如此就形成了一个连环计!苏先生,我说的对吗?”

    苏拙赞许道:“一点也不错,我说得也不一定有你好!”

    段丽华满脸喜色,丁良毓却道:“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呢?”

    段丽华也奇怪道:“是啊,这一点我也始终想不明白。这个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丁姐姐从家里掳走,却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气,做这么多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呢?”

    苏拙笑道:“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要想了。等到时机到了,自然一切谜题都会解开!”

    段丽华撅着嘴,道:“苏先生,你一定知道。快告诉我嘛!”

    苏拙依旧笑道:“佛曰,不可说……”

    段丽华满脸不乐意,皱眉苦思。正说着话,几人已经走到了塾馆。敲开门,刘庭见到妻子果然安然返回,高兴地大叫起来。丁良毓忙将两位恩人请进屋。刘庭也道:“天色也不早了,不如二位留下来吃晚饭吧!内子的手艺,可是没的说的。”

    苏拙笑道:“如此,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丁良毓道:“我看你们也是赶路的行人。这镇上没有客栈,不如今晚就住在我家,如何?”

    刘庭道:“是啊是啊!家里还有一间房间,被褥都是齐全的。二位正好住!”

    苏拙和段丽华对视一眼,尴尬地笑笑。丁良毓看出其中含义,忙道:“笨蛋,两位恩人不是夫妻!今晚你就与苏先生一起睡,我便与段妹妹睡了!”

    苏拙笑道:“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刘庭夫妇说着便去后厨忙活起来。段丽华一脸坏笑,看着苏拙,道:“苏先生,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苏拙愕然道:“失望什么?”

    “自然是今晚我不去陪你了啊!”

    苏拙笑道:“胡说八道!”说着坐在刘庭写字的椅子上,随手翻看刘庭的书法。

    段丽华走到苏拙身后,伸手为他揉捏肩膀。苏拙有些受宠若惊,道:“我多年漂泊惯了,从没有这般享受过。小依,你可别让我养成坏毛病!”

    段丽华手上却不停,笑道:“那你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苏拙笑道:“那我就给你点提示。设计这一切的人,显然是一直在给我们提示的。他自己可以写信,为什么那两张纸条非要由刘先生来写呢?就是让我们顺藤摸瓜,找到田家小子。而那两张纸条,都是算准了时间,在我们经过的时候,故意让我们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段丽华若有所思,忽然笑道:“苏先生,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哦?你可真聪明!”苏拙由衷赞道。

    段丽华道:“不,是您教的好!不如,你就收我做徒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