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九章 环环相扣(下)
    段丽华这声大喊,果然把几人都震住了,不敢上前。苏拙随手打开一格半露的抽屉,从里面拎出一个绸布口袋,笑道:“田锋,这是什么?”他随后一抖,里面叮当作响。

    田锋道:“那、那是我的钱袋!”

    苏拙笑道:“哦?这是你的钱袋?这钱袋像是用做衣服的边角料做的。可是这样材料的衣服,我却没见你家里有人穿着啊!倒是许灵酒家的掌柜,穿的正是这样一件袄子!”

    田锋一愣,支支吾吾:“这、这……”

    那妇人道:“锋儿,你快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田锋低头不语。苏拙道:“我来说吧。昨天傍晚,田锋去许灵酒家买酒,顺手偷了掌柜的钱袋。晚上又把酒给田钟喝了,让他陷入昏睡。半夜抱起田钟,送到私塾门口。后来又找到一只田钟穿的鞋子,在地上沾些湿泥,假装成田钟自己跑出去的!”

    田锋的妻子忽然喊道:“胡说!胡说!你凭什么说是我男人干的!”

    苏拙道:“其实很简单,你用来做假的那只鞋子,并不是田钟脚上穿的。在这个家里,能轻易找到鞋子,又不惊动他人的。除了孩子的父母,也就是田锋你了。而田钟也说,昨天晚上睡觉前,你给他喝了一小碗酒。再从你放在外面那双脏鞋,推断出这一切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田锋忽然大喊道:“不对,不对!我没有偷钱!”

    苏拙笑道:“那这钱袋,怎么会在你这里?”

    田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段丽华冷笑道:“你倒是说啊!这钱袋不是你偷的,难不成它长了翅膀,飞到你手里不成?”

    田锋居然真的点点头,道:“没错!它就是飞到我手里的!”

    苏拙眉头一皱,道:“你继续说。”

    田锋再也无法隐瞒,道:“昨天傍晚下雨,我想打点酒回来,暖暖身子。于是我就去了许灵酒家,谁知道店里却没有人。我喊了两声,只听见许掌柜的声音从后院传来。我们都是老熟人了,他便让我自己拿酒。我提了一壶酒,将酒钱放在了柜台上,便走出了酒店。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小巷,忽然这钱袋就这么掉进了我的怀里。我前后看了看,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我有些奇怪,但是天实在太冷,便匆匆赶回家。到家里,把这包袱打开一看,才知道里面居然是很多铜钱和碎银子,另外还有一封信和一张纸条!”

    苏拙道:“把信拿给我看看!”

    田锋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苏拙,道:“那张纸条,就是母亲看见的那张。这信里说,如果我不按照信里的要求做,就要说我偷钱。我被逼无奈,只能按照信里说的,用酒将弟弟灌醉,半夜抱到了私塾门口。又找了只鞋子,假装他是自己走的。再将那张纸条,放在了弟弟的床上。我确实是没办法啊!信里说,一定不会伤害弟弟,我才这么干的。我真的没有坏心……”说着居然小声抽噎起来。

    苏拙低头将信看完,内容与田锋所说大致相符。段丽华站在他身后,道:“这信的笔迹,与刘庭那封信很像啊!”

    苏拙点点头,道:“这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段丽华道:“既然田锋也是被人设计,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苏拙笑道:“自然是去给许掌柜还钱去了啊!”

    田锋道:“先生,我这个……”

    苏拙会意,道:“放心,做这件事的人只不过是跟你开了个小玩笑,你不会有事的!”

    田锋等人这才放下心来,千恩万谢将苏拙两人送出门外。走在清冷的街道上,段丽华不由得赞道:“苏先生,你可真神了!一进屋,就知道田锋有鬼!”

    苏拙笑道:“我可没有这么神,只是隐隐猜到到底怎么回事而已。我想这件事不过就像一场恶作剧一样,并没有多复杂,因此很自然就想到幕后那人能利用的,估计也就那么几个人。”

    段丽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如今田家小孩儿和许掌柜的钱袋都找到了,那刘先生的妻子在哪里呢?”

    苏拙道:“你猜猜看!”

    段丽华果真沉思一阵,道:“田钟在刘庭家找到的,钱袋则在田家。难道,刘庭的妻子,会在许掌柜的酒店?”

    苏拙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说着就来到许灵酒家。店里许多酒客还没散,一是在安慰许掌柜,二来也想看看到底是谁偷了钱袋。苏拙拎着钱袋进门,许掌柜眼睛一亮,立时迎上前,道:“啊呀,这就是我的钱袋啊!想不到先生果然给我找到了!”

    苏拙将钱袋给他,道:“你仔细数数,看看有没有少了。”

    许掌柜拎了拎,笑道:“不用数了,我拎一下重量,就知道了,一定不会少的!”

    旁边酒客道:“这钱袋到底是谁偷的啊?”

    苏拙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许掌柜,钱袋已经找回来了,但我却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许掌柜连声道:“好好好,先生有什么问题,只管问我!”

    苏拙道:“昨天傍晚,田锋可是来找你买过酒?”

    许掌柜点点头,道:“没错,我让他自己拿。事后我看见他把酒钱就放在柜台上。”

    苏拙道:“那个时候,还没有打烊,你怎么会不在店里了?”

    许掌柜道:“嗨!我也没有离开,就在后院。那时候天也不早了,又下着小雨,早就没有客人。因此我就没在前面招呼,到了后院。只因这两天正在酿酒,我得照顾着酒房的火候。咱这儿的酒,都是我自己酿的,味道一流……”

    苏拙打断他,继续问道:“你一直都留在酒房?”

    许掌柜道:“不瞒你们说,昨天那会儿我是撞鬼啦!”

    众人“啊”地一声惊呼。苏拙道:“怎么撞鬼?”

    许掌柜道:“昨天我刚走到后院,忽然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可是到处找,却又找不到。就听那个声音跟我说,这两天不要再去管灶上煮的酒糟啦,否则,我的银子就会不翼而飞。我哪里会相信这么邪乎的事情,就没管他。谁知道一进煮酒房,居然听见有女鬼的哭声。我有些害怕,匆匆看了一眼火候,没什么问题,就赶紧跑到前厅。谁知道,我的钱袋果真就不见了!抽屉里只剩下那张纸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