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八章 环环相扣(中)
    苏拙皱眉道:“尊夫人不见了?”

    刘庭点点头,道:“二位请跟我来。”说着又将二人领回书房,从抽屉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苏拙,道:“前天傍晚,我在书房写字,到了平常晚饭的时间,却没有听见内子呼唤,反而听到女儿在哭。我忙跑到后堂,谁知道却找不到内子。屋里只有女儿一人,灶台上则放着这封书信。”

    苏拙低头看信,字迹果然与刘庭的有些不同。只见信的开头与那两张字条如出一辙,写着:想要找回妻子,则……后面要做的事,就要复杂得多了。首先是写好这两张字条,在昨天傍晚,放到许灵酒家的柜台上。而后就是在半夜子时,准时打开门,把田钟抱进屋,好生照看,却不能让外人知晓。

    苏拙越看,越觉得奇怪。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完全猜不透写这封信的人到底有何意图。段丽华当然更是一头雾水,道:“这个人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知道,小男孩半夜会出现在门口?那两张纸条都放在许掌柜的柜台上,为何有一张又到了田家?”

    苏拙道:“我想,这一切一定都是有人静心策划的布局。不过,从小田钟的情形看来,这人似乎并没有想害人。因此,我想尊夫人一定也会平安无事的。”

    刘庭已经失了方寸,愁道:“但愿如此啊!可是,可是你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不会……”

    段丽华道:“原来你刚才是担心夫人的安全,才不敢承认的啊!我倒是有些错怪你了。不过你放心吧,既然我们能找到田家小孩儿,我们也一定能找到你妻子的!”

    刘庭谢道:“如此就多谢了!唉……”

    段丽华牵起小男孩的手,道:“苏先生,那我就带着他回家了!”

    苏拙道:“我跟你一起。”说着两人向刘庭告辞。临行前,苏拙忽然回头问道:“刘先生,尊夫人叫什么名字?”

    刘庭一愣,答道:“内子姓丁,闺名丁良毓。”

    苏拙点点头,一言不发就走了。那叫田钟的小男孩果然顽皮得很,一路上跑前跑后,丝毫没有急着回家的迹象。苏拙始终皱眉沉思,段丽华看着孩子,又看看苏拙模样,忽然笑道:“苏先生,你说的毫无关联的地方,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苏拙一愣,都快忘了自己说的那句话了,说道:“哦?你说说看,明白了什么?”

    段丽华道:“苏先生,你且听我说的对不对。田家小孩儿失踪、许掌柜银子被盗,现在还有刘先生妻子失踪,这三件事看起来根本毫无关联。可是其中却又隐隐约约有些某种联系。田家和许掌柜说中的纸条,把矛头指向了刘先生。而在刘先生家里,我们就真的发现了田家的小孩儿。我总是觉得这里面有些奇怪,似乎……”

    “似乎我们的所有行动,都是在别人算计好的!”苏拙接口,说出了段丽华的疑惑。他继续道:“我们似乎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段丽华道:“没错!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苏拙笑道:“你能想到这一层,已经比许多人高明了!”

    段丽华听见他夸奖,笑出了声。她看见苏拙脸上淡淡的笑容,眼珠一转,忽然道:“苏先生,你一定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不对?”

    苏拙却摇摇头,什么也不说。他看见小田钟跑前跑后,忽然问道:“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先生家里?”

    男孩儿听见别人问话,倒也知道回答,只是依旧摆弄着手里的玩意,头也不抬,说道:“我也不知道,睡了一觉醒过来,就到了那里。”

    苏拙又道:“那你还记不记得,昨天夜里谁抱你起来的?”

    男孩道:“不记得。昨天晚上睡觉前,哥哥给我喝了一碗又辣又苦的水,我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苏拙笑了笑,段丽华忽然“啊”了一声,道:“又辣又苦的水?!那不就是酒么!”她中午为了敬苏拙,喝了一大口酒。那滋味着实难以忘怀。因此听见男孩这么一说,段丽华顿生同感。

    苏拙心里明白,不由得笑了起来。段丽华也跟着笑了,手向前一指,道:“那里就是了!”

    苏拙看见前面一个小院,青砖瓦房。早上见到的那妇人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她看见田钟,喜极而泣,上前一把抱住儿子,一边哭一边打孩子屁股。苏拙和段丽华两人看着这重逢场面,也有些感触,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家里其他人听见动静,也赶了出来。那妇人哭了一阵,起身道:“多谢先生、多谢姑娘。你们真是大好人啊!我祝你们好人有好报,白头到老!”

    两人一愣,段丽华脸一红,低下头去。苏拙淡淡笑道:“大嫂你误会了。她是我妹子!”

    妇人也有些尴尬,旁边一个黑壮青年道:“娘,还不赶紧把恩人请进家里坐坐!”

    妇人忙道:“你看我,脑袋都要糊涂了。”说着朝旁边老实巴交的丈夫道:“还不快去倒茶!”

    段丽华忙道:“不用麻烦了,我们还有事……”

    苏拙拉住她手,道:“小依,不如我们就进去坐坐吧!”

    段丽华会意,不再多说。两人被请进屋,苏拙四下看了看,院子里有三间瓦房。一间是厨房,一间大的是夫妇二人的住处,对面一间则是大儿子和媳妇的住处。苏拙坐下后,指着门口一双棉鞋,道:“这是谁的鞋子啊?”

    那黑壮青年道:“哦,那是我的!”

    苏拙笑道:“你就是田锋?”

    那人点点头,苏拙又道:“你昨夜出去做什么?”

    田锋一愣,目光闪烁,道:“我没有出去啊?昨夜一直在屋里睡觉!”

    “哦?”苏拙笑道,“那你那双鞋子上,为何沾满了湿泥?如果不是你昨夜冒雨外出,如何沾得这一脚泥?你昨天晚上又为何要给你弟弟喝酒?”

    这时那对夫妇端茶进来,正好听见苏拙的问话,不由得狐疑地望着田锋。田锋低下了头,一言不发。苏拙起身,径直走进田锋那间屋子。田锋和媳妇忙上前道:“你这人怎么随便闯进来!”

    段丽华双臂一张,护在苏拙身后,大声道:“都不要动!我家先生在查案子!谁也不能打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