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六章 怪事连连(下)
    一人道:“还要什么证据?这里的人互相都认识,难道还会偷钱不成?只有你们这些外乡人,才会干这样的事情!”

    苏拙笑问道:“难道你见过很多外乡人吗?”

    那人一怔,强道:“我这辈子都没出过镇子,到哪里见外乡人?虽然我见得不多,可是我却知道,你们外乡人都奇奇怪怪,不是做贼,就是犯法!前两天那人就是,你也一样!”

    苏拙皱了皱眉,笑道:“看来这位大哥对我很有成见啊!不过刚才店里这么多人,有谁看见我和我妹子靠近这柜台了?”

    众人一愣,摇了摇头,沉默不语。苏拙又道:“既然我们根本没有靠近过柜台,难道这抽屉里的钱会长了翅膀,飞进我的口袋里不成?”

    众人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苏拙对那掌柜道:“掌柜的,您叫许灵?”

    那掌柜点点头,道:“门口酒幡上写的许灵酒家,就是我的名字命名的!”

    苏拙从柜台上拿起一把黄铜小锁,问道:“许掌柜,这把锁可是你锁钱柜的锁?”

    许灵点点头,道:“没错没错,我刚刚就是看见锁摆在了台上,才发现钱没了!”

    苏拙笑道:“你手里藏的什么?怎么不拿出来给我看看?”

    许灵一愣,支吾道:“什么?我手里没什么东西啊……”然而右手拳头却下意识攥得更紧了。

    众酒客也有些奇怪,问道:“老许,你手里是什么?”

    苏拙一把捉住许掌柜的右手腕,道:“拿出来看看吧!”

    许掌柜只觉手腕上一热,手不自觉地松开了,一个纸团滚到柜台上。众人“咦”了一声,苏拙捡起纸团,展开看去,纸上写了一行字:想要银子,明日中午店里哭!

    有认得字的,跟着读了一遍,却是面面相觑。有人问:“老许,这是什么意思?”

    许灵嗯嗯啊啊,说不出话来。苏拙却笑道:“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什么?”段丽华的声音忽然传来。众人都让开了,只见段丽华果然返回,鼻尖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居然是一路小跑着回来的。她翠生生喊道:“苏先生,我回来啦!”

    苏拙看她兴高采烈,知道她一定有收获,便问道:“看来你收获不小啊!”

    段丽华早就在等他开口问,急忙答道:“我一到那位大婶的家,就把你的话都跟她说了一遍。没想到那位大婶居然以为遇到了神仙,居然给我跪下了,还一个劲求我帮她。”

    苏拙一愣,段丽华接着道:“原来那大婶的小儿子果然是昨天半夜睡在床上不见的,而不是走丢了。她之所以会到那里哭喊,全因为这个!”说着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一行字:想要儿子,上午镇北小路哭!

    苏拙不禁皱起了眉头,将自己手中拿给段丽华一看。段丽华忽然糊涂了起来,惊疑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苏拙摇摇头,沉默不语。段丽华道:“我为了帮那大婶找儿子,问了一些情况。她丈夫名叫田垚,大儿子叫田锋,小儿子叫田钟。不见的那孩子才七八岁,扎个冲天辫,穿一身有些旧的蓝布袄子。”

    苏拙点点头,道:“有趣,有趣……”

    段丽华问道:“什么有趣?”

    苏拙简单将酒店的情形说了一遍,道:“昨晚田家小儿子不见了,许掌柜的钱也被偷了……”

    段丽华插嘴道:“等等,苏先生,你说许掌柜的钱是昨晚不见的?那他为什么到现在才哭喊?”

    苏拙笑了笑,道:“你看柜台上这账本,昨天的账还没算,这是为什么呢?当然是昨天晚上许掌柜发现银子都不见了,这才没法记账。至于为什么到现在才哭喊,当然是因为这张纸上的字让他这么做的。许掌柜,对不对啊?”

    许灵连连点头,道:“先生可真是神仙啊!事情的确是你说的那样!”

    段丽华道:“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苏拙道:“自然从这两张字条上去查!”

    “这字条怎么查?”段丽华不解道。

    苏拙将两张字条平铺在柜台上,道:“你没发现,这两幅字都写得很不错吗?”

    段丽华简直无话可说,苏拙笑道:“你看这两幅字,方方正正的楷体书法。我想,这镇上能写出来的人恐怕不多。”

    段丽华反驳道:“谁说的?这字很简单啊,谁都能写出来。”

    苏拙耸耸肩,道:“不信,你可以找个人问问看啊!”

    段丽华偏不信邪,拉住身旁一个酒客道:“这字你会不会写?”

    那人笑道:“姑娘说笑了。我一个种地的,不过能认得几个大字,哪里会写了!”

    苏拙笑道:“小依,你别不服气,这个镇子这么闭塞,平常很少有外人来。来的时候我看见镇上也只有一间很小的教塾。因此,镇上的人不会写这样的字,也不奇怪。”

    段丽华固执道:“可是,这掌柜也会写字。说不定就是他写的呢?”

    苏拙一指那账本,道:“掌柜的字可没两张纸上的字好看。”

    段丽华终于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是怎么也说不过你的。苏先生,那你说,这字是谁写的?”

    苏拙笑道:“你不记得我刚才说,这镇上有一个塾馆?”

    “哦!”段丽华恍然大悟,“你是说塾馆里的教书先生,就是写这两幅字的人?”

    苏拙道:“没错,很多教书先生都会代写书信。这事儿我也干过。因此教书先生的字都不会差。”

    段丽华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

    苏拙笑道:“想不到你还是个急性子。不过我还有个问题……”说着找到一开始怀疑他的那个酒客,问:“你方才说前两天也看到个外乡人?”

    那人茫然道:“是啊!”

    “这个人长什么样子?他干了些什么?”苏拙问。

    其他人忽然七嘴八舌道:“我知道,我知道。那人瘦瘦小小,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也没干什么,就坐在这里喝了几顿酒,还跟大伙儿拉家常……难道先生是说,就是这人偷了老许的钱?”

    苏拙似乎有些意外,皱眉道:“他就跟你们拉家常?有没有跟你们说他叫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一人道:“话说回来,好像还真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他倒是问了我们的名字,还问家里人都叫什么。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一人插口道:“不过他倒是挺阔气,还请大家喝酒。原来是想跟我们套近乎,让我们放松警惕啊!”

    苏拙摇头苦笑,一时有些事情想不通。段丽华也皱眉沉思。苏拙忽然道:“走!我们去见见那位教书先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