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五章 怪事连连(中)
    段丽华奇怪道:“苏先生,你怎么知道那孩子不是走失的?那个婶婶哭得那么伤心,难道有假不成?还有,刚刚你为什么问她那孩子是不是很调皮?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苏拙从她手里接过那只小布鞋,道:“答案就在这只鞋子上!”

    段丽华一脸茫然,道:“这鞋子上有什么答案?”

    苏拙笑道:“你光用眼睛看,当然看不出来!你看这鞋子上面有许多磨破的地方,打了许多补丁。”

    段丽华点点头,道:“没错,那又如何?”

    苏拙道:“这么大的小孩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年一个样,鞋子最少一年得做一双。这只鞋也不旧,却这么破了,当然说明这孩子比较顽皮,十分费鞋。”

    段丽华一愣,道:“就这么简单?”

    苏拙点头笑道:“就这么简单!”

    “那你又为什么说这孩子不是走丢的?”

    苏拙继续指着鞋子说道:“你看这只鞋子,鞋底沾满了污泥,而鞋帮上却干干净净,这说明什么?”

    段丽华本以为已经掌握了诀窍,谁知道被苏拙这么一问,又有些茫然起来,问道:“说明什么?”

    苏拙道:“若是一个贪玩的孩子,到处乱跑,把鞋底都沾满了污泥,怎么可能鞋帮上一个泥点子也没有?”

    段丽华恍然大悟,道:“哦!照这么说,这鞋根本不是小孩子到处乱跑,不小心丢下的!而是有人拿着鞋,故意沾了泥,混淆别人的视线!”

    苏拙笑道:“聪明!其实不光如此。今天直到现在,外面才开始解冻。之前地上要么是积雪,要么是冻土,鞋底根本不会留下这样的污泥。只有在昨天傍晚,雨下了半天之后,地上才会泥泞成这样!”

    “也就是说,这鞋子是昨天傍晚被人拿去,在地上沾了泥土,来骗人说小孩子走丢了!”段丽华兴奋道。

    苏拙赞道:“真是一点就透!在我见过的女子当中,你算是第二聪明的了!”

    段丽华满脸笑容,道:“都是苏先生教的好!”

    苏拙笑着摇摇头,道:“其实,我看见那妇人第一眼,就感觉有些奇怪。既然是孩子走丢了,为何不到处去找找,反而坐在路旁嚎啕大哭?再看到这只鞋子,我就更加奇怪了。如果昨天晚上小孩就不见了,为何到今天中午,才到处找?而且又会是谁要制造这个鞋子的假象呢?他又有什么目的?”

    段丽华接着道:“所以你才问她,家里都有什么人?因为只有家里人,才能轻易地拿到这只鞋子!”

    苏拙点头笑道:“没错!”

    段丽华有些生气道:“哼!亏我还那么关心那婶婶,原来她是在骗我们!”

    苏拙摇头道:“她哭得不像是作伪,有可能孩子真不见了。不过,我想,她家里应该会让我们有些发现!”

    段丽华奇怪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她家里?哼,我这就去看看!”

    苏拙忙拉住她,道:“先吃了东西再说!”这时候小二也将饭菜端了上来。段丽华看了一眼,又喊道:“小二,上一壶烧酒!”

    苏拙一怔,问道:“为何要酒?”

    段丽华道:“这么冷的天,苏先生当然要喝几杯,暖暖身子!你出门在外,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

    苏拙苦笑道:“在金陵时,我还有五百两银子。”

    段丽华一惊:“五百两!”

    苏拙道:“可是我一个做捕快的朋友说,那些都是赃银,全部充公。所以从金陵走的时候,我便又成了个穷光蛋了!”

    段丽华满眼怜悯,看着苏拙,嘴里“啧啧”几声,忽然从头上拔下一根绿玉发钗,拍到桌上,道:“那这顿饭算我请你吧!”

    苏拙苦笑两声,低头吃饭。谁知段丽华忽然倒了两杯酒,端起来,说道:“苏先生,我先敬你一杯!”说着一仰头,将慢慢一杯烧刀子灌下肚。酒一入口,她脸上顿时纠结起来,使劲咽下去,又张开嘴,不断吸着冷气,脸颊也浮起两片红云。

    苏拙笑了笑,淡淡道:“不会喝酒,就不要再喝了!”说着端起酒杯,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终于仰头饮尽。

    段丽华果然不再喝酒,低头吃饭。苏拙却若有所思,一杯一杯,慢慢将一小壶烧酒全都喝完。两人没在说话,很快饭菜将尽。就在这时,不大的饭馆里忽然有人喊道:“哎,我的钱呢?”

    这一声喊,立时引起了店内酒客的注意。苏拙和段丽华也转头看去,原来喊的是饭店的掌柜。那掌柜四五十岁,站在柜台里,带着哭腔喊道:“谁偷了我的钱!”

    众人都凑过去,苏拙也想起身去看,忽然段丽华伸手按住他手,道:“苏先生,你说这会不会又像刚刚那个大婶一样,其中有诈?”

    苏拙看她一脸警惕之色,忍不住笑道:“小依,我再教你个道理。如果遇到一件奇怪的事,最好不要管。可是如果同时遇到两件奇怪的事,不妨上前看一看!”

    段丽华“噗嗤”一笑,道:“这是什么歪理?”

    方才苏拙忽然叫她小名,顿时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苏拙笑道:“当然,我这个喜欢管闲事,尤其是奇怪的闲事。”说着走上前去,伸头看见柜台里面一格抽屉拉开,里面空空如也。想必这就是掌柜放钱的抽屉,不知被谁把钱全偷了。

    段丽华也凑上前,苏拙忽然道:“小依,你不是想要去那大婶家里看看吗?不如你现在就去问问,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段丽华不想他果真将这件重要的事交给自己放手去做,十分兴奋,答应一声,便出门去了。饭店里,那掌柜已经开始小声嚎了起来。想来他也是小本经营,这一下丢钱,算是伤了根本了。

    一个酒客道:“老许,这店里都是熟人,谁会偷你的钱?我看,偷钱的一定是他!”说着一指差点戳在苏拙的脸上。

    苏拙一愣,又有人道:“没错,这店里就他一个外乡人,不是他偷的,还会有谁?”

    另有一人附和道:“没错,跟他一起的还有个小姑娘呢?跑到哪里去了?”

    那掌柜一时没了主意。苏拙忙伸手止住众人说话,道:“各位各位,稍安勿躁。你们说我是小偷,总要拿出证据吧?可不要平白冤枉了好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