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三章 风雨山神庙(下)
    苏拙有些佩服段丽华的眼光,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段丽华拍手道:“想不到我居然猜对了,你果然是教书先生!我虽然读书不多,却也认得些字。书里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又说,君子坦荡荡,君子周而不比。孔子也说,君子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看你言行举止,就像个读圣贤书的谦谦君子。而你年纪又这么大了,绝不像那些附庸风雅的公子哥儿。因此我就猜你是个教书先生!”

    苏拙笑道:“还从没有人这么夸过我呢!你说得我都快无地自容了!我们不过刚认识半个时辰,你就说我是谦谦君子?”

    段丽华认真道:“真的君子,就算看一眼,也能看得出来。而那些伪君子,身上本就有一股臭味!”

    苏拙觉得她的说法十分有趣,转念一想,这少女在青楼生活几年,平日里见到的都是些酒色之徒。反而遇到一个正常一点的男人,就觉得很好了。他看段丽华打了个哈欠,想是奔逃一天,确有些倦了,便道:“不早了,你还是早点睡吧!”

    段丽华也确实困了,点了点头,把头低了下去,却依然坐着没动。苏拙恍然,便着地一躺,道:“我也睡了!”

    段丽华忽然大声道:“你就这么睡?一夜下来,非冻着不可!”说着脱下裘袄,盖在了苏拙身上。

    苏拙一愣,原本想凭着自身玄功,将就一晚应该不成问题。谁想段丽华居然又把袄子还给了他,那她又怎么办?他还没想明白,就察觉到一个娇小的身躯也钻进了裘袄。

    段丽华瑟瑟发抖,吸着凉气,有些羞涩道:“袄子一脱,还真有些冷!”

    苏拙虽然穿着一件内衫,却也能感觉到那个半裸的玲珑有致的身躯紧紧贴着自己,慢慢变得燥热。苏拙从没想到会有如此香艳的情形,不但没有生起****,反而有些不安,脸居然开始发烧,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那袄子毕竟只是一件衣服,自然盖不住两个人。段丽华羞涩了一阵,见苏拙不动,索性拉起他的胳膊,自己则钻到了苏拙怀里,让他胳膊正好搂住自己。如此一来,裘袄正好可以盖住两人。

    段丽华羞道:“天太冷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你可不能想坏主意!”

    苏拙苦笑道:“我苏拙虽不像你说的那么好,却也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段丽华笑道:“哦!原来你名字叫做苏拙!那我就叫你苏先生吧!”

    苏拙微微低下头,正看见段丽华扑闪着大眼睛,仰头看他。她如小鸟依人一样,紧紧贴在苏拙怀里。这感觉着实奇怪至极,苏拙这时候反而没有了旖念,却有一种温馨。

    段丽华又道:“苏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方才的问题。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破庙里?”

    苏拙看着少女清澈如水的目光,便不想隐瞒什么,说道:“我在赶路啊!”

    “年关将近,你要赶去哪里?”

    “入蜀!”

    段丽华皱眉道:“我听你的口音,不像蜀地人士,为何要赶去蜀地?”

    苏拙叹了口气,道:“我去蜀地,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有个做镖师的名叫马真的朋友死了!”

    “原来你是去吊唁的!”

    苏拙微微一笑,道:“也可说是吧。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死前曾寄了封信给我。”

    “信上说什么?”

    “信里面只有几个字:千万不要入蜀!”苏拙沉声道。

    段丽华有些惊愕,问道:“他让你不要入蜀?!”

    “没错!”

    “可是你却偏偏要入蜀!”

    “是的。”

    段丽华很聪明,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道:“好吧。那另一个原因呢?”

    苏拙叹了口气,道:“另一个原因是还有个朋友要成亲了!”

    段丽华笑道:“原来你还是去喝喜酒的!”

    苏拙微笑道:“酒是要喝的,不过却不一定是喜酒。”

    段丽华看看他的脸,忽然笑道:“你这个朋友一定是个女的!”

    苏拙有些愕然,段丽华又道:“而且她一定还是你的心上人!”

    苏拙着实有些惊讶,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段丽华道:“你刚才说她要成亲的时候,那个眼神忽然就软了下去……”

    苏拙奇怪道:“有吗?”

    段丽华笑道:“你自己当然不会察觉!除非你有短袖之癖,不然你说的这个朋友一定就是你的心上人!”

    苏拙哑然失笑,却不知怎么接话。段丽华忽然小声问:“她叫什么名字?”

    苏拙知道她口中的她是指谁,叹了口气,道:“嗯……你就叫她秀姑娘吧!”

    段丽华又问:“她美么?”

    苏拙一时居然有一种段丽华在吃醋的错觉,却依然点了点头。段丽华又问:“比我如何?”

    苏拙一怔,如实答道:“不如你。”

    段丽华似乎有些高兴,说道:“唉!自己的心上人,却要跟别人成亲了……你可知道那男的是谁?”

    苏拙摇头道:“不知道,只是听说他姓唐。”

    段丽华一口大人腔调,说道:“放心吧!不管他姓糖还是姓盐,我帮你一起去教训教训他,给你出这口气!”

    苏拙心里还想着卫秀,并没有深思段丽华的话,脱口道:“好!”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他补充道:“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快睡吧!”

    段丽华打了个哈欠,眼睛已经快睁不开了,又嘟囔了几句,模模糊糊听不分明。苏拙再低头看时,她已经睡着了。他不禁哑然失笑。

    枯柴发出几声哔啵响声,篝火渐渐小了,只留下一片红通通的余烬。庙外冷雨已经停了,但却飘起了雪花。雪花似乎把万物声响都掩盖了,整个世界变得一片静谧安详。

    苏拙听着段丽华均匀的呼吸声,却有些睡不着。这少女从内到外,都是一个吸引男人的尤物。听她大谈君子之道,觉得她像个女秀才,而看到她被恶奴追得无处躲,又会觉得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而此刻她就这么躺在自己怀里,又让人觉得她只是个乖巧的小女孩儿。

    段丽华忽然发出一声梦呓:“你身上真暖和,跟爹爹一样……”

    苏拙隐约听见了,皱眉苦笑,暗想:我真有这么老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