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蜀道之难卷第二章 风雨山神庙(中)
    几个大汉愣了愣,注意力被苏拙吸引过去。那为首的人道:“兄弟,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苏拙笑道:“反正闲来无事,我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半天,也没人来跟我说话,都要闷出病来了。不如咱们一起聊聊天也好啊!”

    那络腮胡子骂道:“呸!谁有空跟你聊天!要是耽误了孙少爷的好事,谁担待得起?”

    “孙少爷?”苏拙问道,“他有什么好事?不如你们说说看,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们找人呢!”

    几人半信半疑,那为首的人终于还是说道:“不瞒你说,我们是遥城县翠红楼的。只因有个姑娘跑了,我们才追到这里来的。她是川陕总督的公子看上的,今晚本该陪孙少爷的。谁知道今早侍女没注意,给她跑了。若是孙少爷发起火来,谁也担待不起。你若是看见了,一定要告诉我们!”

    苏拙明白过来,冷笑道:“我道是什么事,原来是逼良为娼的妓馆奴才!”

    众汉子闻言大怒,络腮胡子骂道:“原来你是消遣我们来着!小娘皮一定是被你藏起来了!”说着举起棍棒,劈头向苏拙打去。

    为首的那人还有些良知,不愿祸及旁人,脱口喊道:“老三,使不得!”然而已经慢了一步。络腮胡子手中的棍子朝苏拙头顶重重砸下。几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看苏拙脑浆迸裂的场面。

    谁知道并没有木棍砸到头骨的声音传来,众人睁眼看去,就见苏拙一手轻轻握住了木棍的一头。络腮胡子脸色憋得通红,不管怎么使劲,那棍子就是打不下去。众人都惊愕地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只见苏拙满脸笑意,似乎根本没有使力气。

    苏拙忽地冷笑一声,潜运内力,握在手中的木棍那一端忽然“呲呲”作响,眨眼间变成了一堆碎屑,飘落到地上。这等景象,这几个粗汉何时见过,一个个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庙外寒风阵阵,众人只觉脊背发凉。火光映照到泥塑神像那张恐怖的面孔,络腮胡子忽然喊了一句:“鬼啊!”丢下手中半截木棍,转身就跑。

    其他人经他这么一喊,更添恐怖,也纷纷丢下木棍,转身逃地一干二净。苏拙微微一笑,看着满地木棍,自言自语道:“正愁没有柴火,就给我送来了!”

    他忽然想起躲在神像背后的少女,哆嗦的声音还没有停。苏拙喊道:“出来吧,他们都已经走了!”

    那少女探出一张苍白的俏脸,紧张地看了看,果然只看见苏拙一人,这才放心地出来。她紧抱着双臂,瑟瑟发抖,站得远远的,疑惑道:“我刚才好像听见他们喊什么鬼。难道这里有鬼?”

    苏拙闻言一笑,道:“这里只有我一人,难道你是说我是鬼么?”

    他这一笑,令人如沐春风。少女居然跟着笑了起来,道:“你笑起来特别像爹爹,当然不是鬼!”说着居然向火堆靠近了些。

    苏拙一愣,暗想,这女子少说也有十七八岁,她爹爹也该四十岁了,难道我有这么老么?他下意识摸了摸脸,这几日连着赶路,没有地方好好梳洗,的确有些沧桑之色。他看看少女浑身湿透,忍不住道:“你穿着湿衣服,会着凉的。不如换下来烤一烤!”话刚出口,就有些后悔了。这女子逃难出来,外袄都没穿。而自己行李中也只有几件换洗内衣。难不成要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

    少女犹豫一阵,终于敌不过寒冷,点点头,道:“那……那你背过身去……”

    苏拙虽不是什么迂腐之人,却也不是好色之徒,闻言转身背对着少女。又捡起地上的木棍,搭起个架子,让少女挂衣服。不多时,便听见背后悉悉簌簌脱衣服的声音。苏拙居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眼前竟浮现出少女那张精致的面孔。

    他忙摒除脑中杂念,故意找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逃到这里?”

    少女一边脱衣服,一边道:“我姓段,名叫丽华,爹爹有时会叫我小依,那是我的小名。后来翠红楼的妈妈又给我取名青梅,那可就太难听了,我不喜欢!不过你,想怎么叫,都随你。”

    苏拙忍不住问:“为什么?”

    段丽华道:“因为我看你像个好人!”

    苏拙无奈笑笑,暗想,我本来就不是坏人,什么叫像个好人?他忽然问道:“你母亲是姓杨还是姓柳?”

    段丽华如见鬼一般,惊道:“娘亲姓杨,可你是怎么知道?”

    苏拙笑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这个依字很难入名。这首诗最后一句是,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我猜你爹叫你小依,是在想你娘亲呢!”

    段丽华似乎这时候才明白,说道:“娘亲在我很小的时候便过世了,爹爹也一直独自一人。几年前,爹爹因为犯了王法,被充军了。我就被充作官妓,卖到了翠红楼。昨天那个孙少爷忽然说今天要来……”她忽然住口不说下去了。

    苏拙疑惑道:“来干什么?”

    段丽华嗫嚅道:“他说来……来……来给我……破身……”说着原本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

    苏拙背着身子,看不见她的表情,却也尴尬无比。这种事让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说出口,的确难堪。苏拙知道自己嘴快,此时忍不住想抽自己两个耳光。

    他尴尬地咳嗽两声,就听段丽华小声道:“好了……”苏拙转身一看,忍不住又回过身去。原来段丽华脱下了湿衣服,却没有衣服换,只穿着一件素白亵衣,双手紧紧抱着裸露的肩头,却遮不住其他地方春光。苏拙忙解下身上的裘袄,背手递给她,道:“穿上吧!”

    段丽华依言接过。苏拙等她穿好,才又转过身。只见少女虽然披上了衣服,却也只能盖到大腿,一双裸露的小腿依然露在外面。苏拙暗想,总不能把自己裤子也脱了给她。因此只能作罢。

    两人尴尬一阵,段丽华看见苏拙脱了裘袄给她,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内衫,关心道:“你冷不冷?”

    苏拙摇头道:“我不冷!”说着坐下,将火头拨旺了些。

    段丽华在他对面坐下,忽然又道:“我可不可以挨着你坐?”

    苏拙疑惑地看着她。段丽华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对着的神像,道:“这山神太吓人了!”苏拙无奈笑着点点头。段丽华欣喜地坐了过来,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一个人在这破庙里?”

    苏拙拨着篝火,笑道:“你看我像什么人?”

    段丽华认真地想了想,道:“你跟爹爹有些像,都是读书人……”

    苏拙有些无奈,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拿自己与她父亲相比较了。段丽华继续说道:“不过你不像个当官的,倒像是个教书先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