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三十一章 故人相见
    卫秀也不禁变了变脸色,瞬间明白了一切,目光变得阴寒无比。卫胜丝毫不以为意,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二位来得好快啊!”

    苏拙冷然道:“卫胜,你有什么话最好现在就说吧!”

    卫胜却依然笑道:“我不过是一个等候二位的招待,主人还没到,哪里轮到我说什么?”

    卫秀一言不发,迈步进了花厅,捡个座坐下。卫胜看看苏拙,道:“我妹妹都已经坐下了,难道苏先生还不敢坐么?莫非几年不见,苏先生胆子变得越发小了?”

    苏拙知道他在激将,冷哼一声,挨着卫秀坐下。卫胜端起酒杯,道:“来,我先敬二位一杯!”

    苏拙却不拿酒杯,道:“卫胜,你不用故弄玄虚了!想不到你居然与李宣勾结在了一起!”

    卫胜仰头将酒饮尽,道:“苏先生这句话可说错了!李公子是卫某的恩人,恩人有命,卫某自当遵从!”

    卫秀冷哼一声:“不过是沆瀣一气罢了!”

    卫胜并不动怒,这倒是让苏拙有些意外。想不到三年不见,卫胜居然也脱了当年的火烈性子,城府深了起来。卫胜道:“当年拜二位所赐,我被皇城司抓去,过了几个月生不如死的日子。不过,若不是受这一劫,我也不会有幸结识李公子!”

    苏拙冷笑道:“如此倒是因祸得福了!”

    卫胜知道苏拙在讽刺他,冷然道:“苏拙,当年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受此磨难。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算的!”

    话音刚落,花厅门口已经站着一人,在如此深秋依然摇着折扇,正是李宣。他微笑道:“卫公子,怎么能对咱们的客人说这种话呢?”

    卫胜站起身,恭迎李宣。李宣走到席上坐下,看了看桌面,佯怒道:“卫公子,你怎么不好好招呼客人喝酒?”

    卫秀道:“李宣,不要惺惺作态了!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我们已经放了人,你什么时候放人?”

    李宣故作惊讶,道:“哦!对了,我倒是忘了,原来叶韶居然是卫姑娘的生身之母。若不是卫公子告诉我,我一直都蒙在鼓里呢!当年大漠之中,苏先生和卫姑娘也不引荐引荐,当真见外!”

    苏拙道:“叶前辈轻功绝顶,又精于易容变化,李宣,你是如何抓到她的?”

    李宣道:“苏先生是怀疑,叶韶到底是不是在我手里?哼哼,跟你说说也无妨。三年前,叶韶就受了内伤,一直无法痊愈。就算周青莲那个瞎子,也有治不好的伤。她也就一直需要一味特殊的药材,长期服用。因此我便让朱贵帮我找人。没想到这人倒也聪明,居然想到利用四海盟的人脉,果真打听到叶韶的下落。我去的时候,她正好内伤发作。不要说绝顶轻功了,就算还手之力也没有。不过你们肯为了一个还不知真假的消息,就把魏夫人和李宏放了,倒也让我有些意外!”

    苏拙道:“人已经放了,也请你把叶前辈放了吧!”

    李宣摇摇头,道:“李婵,也就是魏夫人,是我的族姐。李宏是我的族弟。他们二人都是李氏宗族,也是我的亲人。不过想要换叶韶,恐怕还有些不够吧?”

    卫秀怒道:“你还想要什么?”

    李宣淡淡道:“苏先生知道我想要什么!”

    苏拙笑道:“不见到叶前辈安然无恙,你也休想见到你要的东西!”

    李宣双眉一挑,沉声道:“苏拙,我奉劝你把东西交给我!那东西,可不是你这种人有本事拿着的!”

    苏拙“哦”了一声,道:“是么?我倒不觉得。那东西我随身带着三年了,也没见有什么危害!”

    卫秀茫然道:“你们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

    李宣道:“卫姑娘,我劝你还是不要问的好。知道得越多,死得也越快!”

    卫秀冷哼一声,道:“我倒想试试看,到底会不会死得很快!”

    苏拙对李宣道:“李宣,废话少说!叶前辈人呢?”

    李宣笑道:“只要我看到了东西,你也会见到人!”

    苏拙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枚铁牌,巴掌大小,呈六角形状,面上有流云图案,背后刻着一个“天”字,正是李宣的身份令牌。卫秀从未见过此物,眼睛紧盯着铁牌。而卫胜坐在一旁,脸色却忽然变了变。这一番变化,自然逃不过苏拙的眼睛。

    李宣双目放光,伸手想要拿铁牌。苏拙让过,道:“李宣,难道你还想抢么?”

    李宣冷冷笑了笑,道:“你往楼下看!”

    苏拙与卫秀走到窗前,向下看去。只见楼下停着一辆马车,旁边那个领他们上楼的伙计举着火把,照亮车门。车门打开,叶韶从车内探出半个身子。卫秀再见母亲,心绪难平。苏拙转身对李宣道:“你先放人!”

    李宣淡淡道:“苏拙,你说这话岂不好笑?难道有这么做生意的道理么?”

    苏拙握紧铁牌,道:“哼,李宣,你可知道,我早在查银票案时,就已经想到你会亲自出马了!”

    “那又如何?”李宣微微有些愕然,不知苏拙为何忽然转移话题。

    苏拙道:“既然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大敌,你觉得以我的性格,会不做准备,就来么?”

    李宣面色一变,脱口道:“你说什么?!”

    卫胜道:“李公子,别上了他的当!我在四周已经布好人手。若是他有后援,一定逃不过我的眼线!”

    苏拙冷笑道:“卫胜,想不到你还是如三年前一样不长进!李宣,你可还记得皇城司?你们设计,给我惹上了皇城司这个麻烦。可是你们两人都是朝廷一等一的要犯,我想皇城司对你们一定比对我更感兴趣!光是南唐后人几个字,就足以让他们忙活了!其实昨天晚上,我就对皇城司代总捕方白石说出了实情。这个时候,皇城司的人和秦雷的手下,早已封锁了金陵。李婵和李宏根本是插翅难逃。至于你们两人,恐怕也有一番麻烦吧!”

    “你!”李宣愠怒道,“苏拙,你果然不简单!不过卫姑娘同样也是朝廷钦犯,难道你不怕连累她么?”

    卫胜也大声道:“苏拙,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休想走出这座览江楼!”说着一拍双手,花厅外冒出十几人,个个手持强弓劲弩,瞄准着苏拙。

    卫秀冷冷望着这二人,轻声对苏拙道:“不用管我!”

    苏拙也相信,凭着卫秀一介女流,能建立起望月楼这样的组织,一定不会有事。但他仍忍不住提醒道:“照顾好自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