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三十章 鸿门宴
    苏拙吃了一惊,抬眼向卫秀望去。只见魏府的管家从她身边走来,径直走到自己面前,低声道:“苏先生,有人托我向您捎句话。如果想见一位姓叶的夫人,就请到览江楼一叙旧情!”

    管家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苏拙却定定地看着他的背影,一时呆住了。卫秀又喊了一句:“放他们走!”声音冷然。

    秦雷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道:“这位姑娘,你说什么?”他见卫秀与苏拙同来,口气也缓和了一些。

    卫秀冷冷道:“我不想说第三遍!”

    秦雷也有些恼火,沉声道:“姑娘,你不要胡闹!”

    忽然,从正厅几个角落下几名黑衣人,蒙着头脸,目中闪着寒芒。虽然只有几人,却全无惧色。曲梅落在卫秀身前,冲秦雷冷然道:“我家主人让你放了这两人,你没听见吗?”。

    秦捕头,你且先放了他们两人吧!”

    秦雷双眼瞪得如铜铃,大声道:“苏拙,你疯了!这两人是朝廷钦犯,岂是说放就放?”

    华平和燕玲珑也来劝:“苏拙,这两人手上那么多人命,已是十恶不赦。再说,你苦心设计这么多天,不就是想要抓住这两人么?怎么忽然要放了他们?”

    面对众人的疑惑,苏拙却是有口难言。他从方才的震惊中,已经明白过来。约他去览江楼的,一定是李宣,他才是李氏宗族的首领。而听话中口气,似乎叶韶已经落在了李宣的手里,他要用叶韶的性命,换取魏夫人和李宏两人。以李宣的毒辣,对付叶韶绝不会手软。管家对卫秀说的也必然是这句话,只是苏拙不明白,李宣如何知道叶韶就是卫秀的生母?

    魏夫人隐隐看出场上微妙形势,有些明白过来,冷然笑道:“秦捕头,我想你还是让我们走的好,否则你的朋友恐怕会很难办了!”

    秦雷看看魏夫人,又看看苏拙,一时拿不定主意。苏拙又道:“秦捕头,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请放了这两人!”

    秦雷重重叹了一声,怒道:“苏拙,你竟然说出这种话!”苏拙面色黯然,却听秦雷大声道:“把路让开,放他们走!”

    苏拙一愣,目露感激神色。秦雷兀自有些生气,不想看他,口中却道:“犯人跑了,就算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去追。可是你这样一个朋友没了,恐怕这辈子也追不上了!”

    众捕快虽有不甘,也只得让开一条道路。魏夫人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提着行李,大步向外走。苏拙忽然道:“魏夫人,你苦心教导令郎,想要他能担当国仇重任。可是你在有没有想过,他懂得那么多道理,还会跟你这样一个母亲走吗?”。

    话音刚落,魏周礼的儿子轻轻挣脱了母亲的手,大声道:“母亲,苏先生说的对!士当知礼义廉耻,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读的书中,从来没有人教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母亲,你走吧。我留下来,听凭官府发落!”

    他年纪虽轻,口气却是大义凛然。坚定的神色,让人丝毫不怀疑他会代母顶罪赴死。魏夫人却是十分恼怒,反手拍在儿子脸上,“啪”的一声,重重打了一个耳光。她打过之后,又后悔了。看着儿子满眼含泪,眼神却是无比的坚定。她终于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带他走了。魏夫人长叹一声,转身就走,再也不顾儿子。

    苏拙又道:“魏夫人,麻烦你跟你的朋友说一声,我已经送出人情。他想要的东西还在我手上,希望他不要轻举妄动!”

    苏拙说的自然就是李宣一直在找的那块铁牌子。魏夫人头也没回,径直出门。李宏警惕地看着众人,慢慢后退,终于跟上魏夫人,飞身而走。屋内众人望着两人消失在夜色中,又看看留在原地的少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苏拙暂时顾不得其他,拉起卫秀的手,道:“我们走!”

    众人不知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有些纳罕。苏拙走到门口,忽然又折回来,问华平:“朱贵让你找的女子是不是姓叶?”

    华平纳闷道:“似乎是的!”

    苏拙叹口气,道:“现在也不能再瞒你们了!燕玲珑,你师父可能有危险……”说完轻声交代两句,转身与卫秀急匆匆走了。

    燕玲珑目瞪口呆,还不能从方才苏拙的话中回过神来。师父不是早就死了么?他为何又说师父有危险?他方才问是不是姓叶,难道师父姓叶?一堆疑问缠绕心头,让她平日里的机智此时化为乌有。

    华平也隐隐感觉到自己做了一件极大的错事,胸中如压巨石。他忙按着苏拙方才的吩咐,着手准备。秦雷也吩咐手下,分头追踪李宏和魏夫人的下落。一时间,所有人都忙了起来。

    苏拙拉着卫秀,冲进魏夫人留下的马车,问道:“你可知道览江楼在哪里?”

    卫秀早已慌了神,闻言道:“往北走!”顿了顿,又补充道:“览江楼是江宁府西北角一座有名的酒楼……”

    苏拙看见她慌张的神色,伸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别慌!我们要赴的,可能是一场鸿门宴!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自乱阵脚!”

    卫秀被他手用力握紧,忽然感觉一股坚强的力量,心也跟着定了下来。她感激地看着苏拙,重重点了点头。苏拙点点头,甩起马鞭,抽在马臀上。那马嘶鸣一声,奋起四蹄,向北而去。

    马车在空旷的街道上狂奔,发出一连串的得得声响,在暗夜中响彻云霄。苏拙卫秀二人各自想着心事,谁也不说话。马车跑了足有半个时辰,才赶到览江楼。

    此地十分偏僻,连人家也没有多少。一片平地上,猛的矗立起一座八角高楼,十分壮观。站在楼上,可以远眺江面,故名览江楼。

    苏拙扶卫秀下车,览江楼门口早有一人等着。他见了两人,问也不问,说道:“二位请上三楼,酒菜都已准备妥当。”

    苏拙卫秀对视一眼,大步走进楼中,在那人的带领下,直上三楼。整个览江楼里,灯火通明,照得十分亮堂。然而却一个人也没有,似乎整座楼全被包了下来。

    三楼最大的一间花厅大门敞开,里面摆着一个大圆桌,桌上各样美味佳肴,应有尽有。门口站着一人,看到二人前来,满脸堆笑。

    苏拙卫秀二人却是皱了皱眉,原来门口那人居然是卫胜!苏拙恍然明白过来,为何李宣会知道叶韶是卫秀的生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