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三章 长夜漫漫
    苏拙听见这声人语,顿感头疼,心中暗想:你来了我才真是有了大麻烦。口中却苦笑道:“见了卫楼主,即使有什么烦心事,也都烟消云散了!”

    卫秀的身影果然从窗口透进来,她缓步进门,眼睛在苏拙脸上看了一眼,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她似笑非笑,道:“我看苏先生见到了我,是更头疼了!”

    苏拙笑道:“哪里哪里,卫楼主说笑了……”

    卫秀忽然面色一寒,冷然道:“苏拙,你少嬉皮笑脸的!我们的账是不是该好好算算了?”

    “什么账?”苏拙故作不知。

    卫秀柳眉一竖,怒道:“苏拙,你不要以为我真不敢对你怎么样!”

    苏拙见她当真生气了,也收起笑容,叹息道:“卫姑娘,这次欺骗你的确是我不对……”

    苏拙听她口气,似乎还没想通其中关键,略略放了心,道:“我哪里会有什么阴谋?”

    卫秀恼道:“你休想隐瞒!那几本六道轮回经分明是在你手上。而金刀镖局的镖,就是一本经书。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苏拙笑道:“等时机成熟了,我一定将整件事第一时间告诉你!作为交换,江湖名册的事就这么算了。毕竟那本名册只在我脑袋里装着,你就算杀了我,也拿不到了。”

    卫秀盯着苏拙有些狡黠的眼神看了一阵,心中越发来气,忽然冷笑道:“苏拙,你以为我查不出来么。我卫秀可不像方白石那么好骗!我知道你是不会将名册给我的,不过从今往后,凡是你苏拙要去的地方,必然会有望月楼的人招呼!凡是你苏拙要做的事,必然会有望月楼的人从中阻拦!咱们走着瞧!”说着扭头就走。

    苏拙深吸一口气,头疼不已,只怕今后麻烦事要越来越多了。卫秀不会武功,缓步走远。苏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也跟着走出这间屋子。

    此时已是深夜,醉仙楼经过这么一闹,早已是人去楼空。一群卖笑女子,倚栏而立,冷冷地看着苏拙走出大门。她们不敢说什么,如果眼神可以伤人,只怕苏拙已经是千疮百孔了。苏拙好不容易安然走出了醉仙楼,却忽然不知何去何从。

    假银票的案子,压在他的心头,无比沉重。与此案有关的人,一个个被杀,也几乎将所有线索都切断了。苏拙站在灯火阑珊的街头,也不牵马了,环抱双臂,信步而行,心中却在想着方才发生的命案。

    原本陷入僵局的谜案,因为一个酒杯,似乎又有了一丝希望。苏拙将藏在袖中的酒杯拿出来,细细端详。方才他灵机一动,将酒杯与尸体的伤痕对比,果然有些相似。苏拙已经可以确定,凶手正是掷出这酒杯为暗器,击杀了吴家三口。

    然而奇怪的是,现场却没有留下酒杯摔在地上的碎片。难道凶手还有时间收拾干净不成?苏拙皱着眉头,脑海中不断构思凶手杀人的场景。一个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推翻。到最后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苏拙双眉一挑,喃喃道:“除非,凶手身手之快,能在酒杯落地之前,就上前接住!”想到这一层,他似乎对这一手法,隐隐间有些似曾相识,然而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不过这等身手,江湖上能办到的人已经不多了,而且都是一些成名人物。可是这些人却似乎都与天下钱庄没什么关联啊!苏拙不禁又叹了口气,虽然想到杀人的手法,但却依旧无法解开凶手的身份之谜。

    就这么想着心事,漫步而行,不觉长夜将尽,东方天际现出一点红云。深秋的清晨,颇为寒凉。苏拙虽有神功护体,但心神不属,也感到寒气透体而入,忍不住打起了寒颤。他这才回过神来,搓了搓手臂,默晕玄功,体内真气流转,出了一身大汗,终于暖和了起来。

    苏拙这才发现自己信步乱走,已不知走出多远。抬眼四顾,忽然发觉周围有些眼熟。细细看了一圈,原来自己走到了城东天下钱庄那个惨死的伙计的住处。

    苏拙站在小屋前,看到屋门虚掩,门框上已经结了一层蛛网。这人孑然一身,死了也没有家人收尸。苏拙叹了口气,忽然想起那天李宏发现尸体的情形,心中灵光一闪。他还记得李宏说过,他向南搜索,而那伙计向北搜索,发现了尸体。

    左右无事,苏拙索性顺着门前道路向南走了十几步,却闻见一阵恶臭,原来前面就是个茅房。他捏住鼻子,看见一个人手拿草纸,急匆匆奔进茅房,不久就传来“嗯嗯啊啊”呻吟。

    苏拙摇头苦笑,正想回转,忽的心中一动,豁然开朗。他紧皱眉头,放弃往回走的念头,连恶臭也不顾了,反而又向茅房走去。站在茅房门口,苏拙一边心算,一边再向南走几步。路边有个茅草丛,苏拙猛然想起尸体脚底粘着的青草,随即跨进草丛。

    苏拙在草丛中直直向前,走了二百多步,越走越偏。忽然看见一条水沟,散发着异味。许多人家的脏水全倒在沟里,将水也染浑了。苏拙扒开水边草丛,果然发现地上有一滩黑印。若是旁人,一定猜不到这是什么。然而苏拙眉头却舒展开来,脸色沉重,喃喃道:“原来是这样!我终于知道了……”

    正沉思着,忽听马蹄声“得得”由远及近,苏拙抬头看去,就见秦雷使劲鞭打马臀,向这里跑来。苏拙心一沉,果然听见秦雷喊道:“苏拙,不好了!”

    苏拙快步迎上去,问道:“难道是程明度出事了?”

    秦雷点点头,道:“程明度等人行事小心,我们三人查了半夜,才发现他们的落脚之处。可是等我们过去一看,他们居然已经都被杀死了!”

    “什么?!”苏拙大惊失色。

    还不等细问,又一个捕快骑着快马赶了过来,见到秦雷,翻身下马,道:“秦捕头,魏府有情况!今天魏夫人似乎要带着儿子回娘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