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二十一章 临死之际
    **看秦雷没有穿官服,还当他是来寻欢作乐。秦雷没好气道:“少啰嗦,快说,吴清流在什么地方?”

    那**故作茫然,笑道:“什么吴清流,宋清流的,我可不认得!”

    秦雷怒道:“现在是官府办案!**子,你若是故意隐瞒,休要怪我不客气!”

    他声若巨雷,不但把**吓了一跳,交大厅中其他人也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一哆嗦,颤声道:“是是是,我,我这就带你们去……”说着向后院而去。

    苏拙微微一笑,跟了上去。醉仙楼后院有数间独立小院,清幽雅致。**径直带到最靠里的那一间,颤声道:“就在这里……”

    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端着一个放着酒壶的托盘,碎步从院中走来。**问:“吴掌柜休息了没有?”

    那侍女背着光,道:“方才我给吴掌柜送茶时,他还没有歇息!”

    李宏笑道:“这个吴清流,不但会找地方躲,还会享受。这种地方,真是神仙住的地方!咱们快进去看看。”

    **带着几人穿过花园,来到阁楼前。房门紧闭,窗户却透出光亮。**轻轻扣响房门,唤道:“吴掌柜,吴掌柜!官府的捕头来找您啦!”

    喊了半天,却不闻有人应声。苏拙眉头一皱,道:“吴掌柜真在这里?”

    **忙点头:“是啊是啊,今天傍晚他特意要了这间院子……”

    苏拙心中不祥之意渐浓,伸手用力一推。房门应手而开,而屋内情景,则让几人大惊失色。只见客厅中,趴卧着三人,一对夫妇和一个七八岁的孩童。

    苏拙箭步上前,看见地上那男子正是白天在钱庄见到的吴清流。他瞪着双目,嘴唇和手指还在抽搐,然而已经发不出声音。而他的妻儿已经断了气,身上却还是热的。

    苏拙惊道:“人刚刚断气!”

    李宏瞬间反应过来,惊呼道:“凶手还没走远!我去追!”声音刚落,人已经出了屋子。

    秦雷也怒道:“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真不把我秦雷放在眼里么!”说着招呼手下捕快,封锁醉仙楼,分散搜查。

    那**早已吓得瘫软在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苏拙面色冷峻,看着地上一家三口,越发心寒。吴清流拼着最后一口力气,手指颤抖,似乎想要说什么,开始在地上比划。地上铺的是大理石,光滑如镜,吴清流自然无法画出字来。

    苏拙双眉一挑,看见吴清流先划了一横。然而他似乎看到无法在地上留下痕迹,又反复划横。划了三四遍,终于放弃,又划了一竖。到此时,吴清流已是油尽灯枯,再也难以写下去。他手指颤抖着,又划了一撇,终于气力不济,停在半路。

    苏拙叹了口气,伸手轻轻合上吴清流依旧大睁的双眼。地上那几道比划,虽然没有留下痕迹,在苏拙心里却深深烙了印。

    就在这时,秦雷和李宏相继返回。秦雷懊恼道:“醉仙楼已经封锁了,可是里面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嫌疑!”

    李宏也喘口气道:“我一直追到大街上,可是外面人流极多,看来也很难找寻凶手的踪迹了。”

    苏拙叹息道:“这条街上三教九流,各种人都有。凶手想躲,只怕我们永远都找不到他!”他看了看三具尸体,道:“三人后颈处都有一块红色淤血斑痕,看来是致命伤!”

    李宏道:“他们是被人击断了颈骨而亡的。这情形似乎与王永福的死状有些相似!看来可以断定,凶手就是同一个人。而且这人一定是个指力功夫的高手!”

    苏拙沉吟道:“凶手是同一人,这一点可以肯定。不过指上功夫的高手么,却不一定!”

    “为何?”秦雷问。

    苏拙手指伤痕,道:“这印记不圆不方,不像是指印。而且练金刚指、断骨手和象蛇拳都有一个共同点。练习者为了增加指力,常年锻炼,必然造成指节粗大。而王永福身上两处痕迹和这三人的伤痕,与正常人指节大小相若。”

    秦雷道:“既然不是这几种功夫,又会是什么功夫造成的呢?”

    苏拙喃喃道:“或许我们都想错了……”

    秦雷忽然瞪着一旁吓呆的***道:“不管怎样,醉仙楼的**一定有问题!吴清流躲在醉仙楼的事,只有她最先知道。如果不是她给凶手通风报信,凶手如何能知道?甚至,她可能就是凶手!”

    **已经吓傻了,平时的伶牙俐齿,这时候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苏拙皱眉道:“如果真是她报信,凶手早就会赶来杀人。**也会将尸体移走,摆脱自己的嫌疑。而方才的情形却是,凶手不过比我们早来了一步!至于**就是凶手,那就更不可能了。刚才吴清流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想在地上写下凶手的线索。如果**就是凶手,吴清流何必费这么大力气?直接指一指就可以了。”

    秦雷和李宏都吃了一惊,李宏忙问:“他写下了凶手的名字?在哪里?”

    苏拙叹口气,伸出手掌比划方才几个笔画,道:“地上没法留下痕迹,我就看见他画了这三笔。”

    秦雷茫然道:“一横一竖,又一撇,这是什么字?”

    李宏双眉一挑,道:“这不是个才字么?难道说,吴清流想提醒我们,凶手的名字中,有个才字?”

    苏拙摇头道:“没这么简单。吴清流当时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这个字很有可能是没写完的!”

    秦雷沉思半天,道:“没有写完……那这个可能性就多了……有可能是木字,也有可能是林,还有可能是李字!”他忽然看向李宏,似乎发现了什么重大线索。

    李宏一惊,道:“秦捕头,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凶手?”

    秦雷没有说话,眼神却有些怀疑。苏拙摇摇手,道:“李捕头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哪里有时间到这里杀人?”

    秦雷也不会当真怀疑到李宏头上,丧气道:“光凭这三个笔画,如何能确定到底是什么字?吴清流也死了,线索当真要断绝了么!”

    就在这时,忽听得外面有人呼唤:“苏拙!苏拙!”一男一女走进屋内,正是华平和燕玲珑。

    苏拙看见两人,眼睛一亮。燕玲珑进门就道:“苏拙,你倒逍遥,居然躲在青楼里……”

    她话说了一半,瞥见地上的死尸,立时住嘴。华平道:“程涵明日就会进城了!”

    苏拙微微一惊,道:“这么快?”

    燕玲珑接着道:“比你想象的快得多!程明度两队人,根本就是程涵的开道前卫,已经在昨天进了城。程明度也已经发现了乌衣巷根本没有一个姓萧的人家!”(未完待续。)